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Tony Chen 以音樂傳播光明

?"
Tony表示,音樂給人的影響是很強大的,若能正用音樂的話,將對個體以致於整個社會都起到一種向上提升的作用。

  當同輩青年為情所惑,他的音樂卻讓人滌塵脫俗;當他們努力為自己的前途打拚,他卻因為德才兼優,而成為電視台、電影製片廠積極網羅的音樂製作夥伴。

過Tony Chen的音樂創作,很難不被那宛轉悠揚的旋律及所展現出的豐富內涵所打動;Tony所製作的音樂宏偉、大氣而優美,傳遞出一種使人光明向上的力量。聽了他的音樂之後,你可能會好奇的猜想,Tony Chen應該是個四、五十歲,有著豐富人生閱歷及少許鬢白頭髮的中年人吧?!但待某日,當你有機會近距離接觸Tony時,才會驚然發現,那以音樂觸動無數心靈的Tony Chen,竟然只有二十來歲。

十八歲那年,他舉辦了一場個人音樂演奏會;二十一歲那年,他的歌曲配樂在世界舞臺上響起,二十五歲那年,電視製作人深受他音樂中所表現出的純真與高尚境界所感動,譽他為「音樂天才」。

音樂天賦自幼顯露

人生中的道路在冥冥之中似乎自有安排。早在Tony Chen呱呱落地之前,家中就有一臺鋼琴在等著他,因重視教育的父母希望藉音樂來陶冶孩子的性情。在Tony 約莫三、四歲,還未正式開始學習鋼琴前,家人就發現他的節奏感很好,一聽到音樂就會高興地手舞足蹈;小小的身軀跟著節拍擺動,拍拍落在點子上,可一點兒都不含糊。

五歲時,Tony開始學習鋼琴。與生俱來的音樂天賦及用心的習練讓Tony很快就能彈出一手好琴來。一九九三年,Tony才讀小學三年級時,就因為在音樂方面表現優異,而被校方譽為「小音樂家」。雖然升上初中後,曾因功課忙碌而心生懈怠,然而父母的苦心栽培與鼓勵,終究使Tony決心繼續認真習練琴藝;而這日復一日的鍛鍊,也在不知不覺中,為Tony日後的創作之路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創作生涯中學開始

一九九九年,Tony所就讀的中學舉辦一年一度的藝術節比賽,一位會彈琴的同學邀Tony一同參賽,準備來個「四手聯彈」。他們找來一些流行名曲錄音帶來參考,在沒有樂譜的情況下,憑著敏銳的聽力及對音樂的敏感度,在琴上摸索著彈出旋律、找出和弦來;他們把樂曲演繹的相當優美動人,最終還得了獎。Tony自此對音樂配器產生濃厚的興趣,並開始嘗試使用電腦軟件來作曲、配器。

二零零一年,Tony在北京市的「首屆中國青少年藝術新人選拔大賽」中演奏了自己譜曲、配器的創作曲,並榮獲青年電子琴組的優秀表演獎。比賽過後,評委中一位任教於中央音樂學院的老教授主動打電話找上Tony,好奇地想認識這位表現超群、讓人印象深刻的少年。老教授認為,Tony的創作曲意境深遠,很像喜多郎的作品,不像是十來歲的年輕人做出來的,反倒像是三、四十歲、有豐富社會歷練的中年男子所做出來的;他對Tony超齡的優異表現感到十分激賞,還主動傳授了Tony一些配器的訣竅。

二零零二年,也就是Tony高二的時候,他更在學校文藝部主任的力薦之下,首度舉辦了一場個人音樂演奏會,頗獲好評,而這場音樂會的消息也被《北京晚報》報導出來。

赴英留學磨練技藝

為了使自己在音樂技術與作曲專業方面更上層樓,Tony於二零零三年遠赴英國留學,就讀以教學質量聞名的哈德斯菲爾德大學音樂系,主修音樂技術(後來轉學到音樂系)。在那兒,Tony用心研習關於作曲、音樂學、聲樂、指揮、樂理等方面的課程,使得他的音樂天賦獲得更好的開展與冶煉。大學一年級時,他在樂理、和聲、對位法及作曲等課程都拿到A級成績。大學第二年時,他在聲樂演出方面也得到罕見的A級成績;據他的聲樂老師Paul Wade表示,在聲樂方面,這樣的成績一般學生是很難拿到的,而Tony的表現真是「相當卓越」、「一流水平」!

Tony是製作人眼中不可多得的最佳拍檔,曾受邀為新唐人電視台的一些招牌節目與廣告製作了許多配樂,其中包括新唐人電視台中英文新聞的主題曲。

值得一提的是,在哈德斯菲爾德大學就學期間,Tony曾以短短五分鐘的樂曲,深深打動了作曲教授Mathew Adkins的心。他所創作的一首弦樂四重奏《金蓮》,以法輪功學員遭到迫害的真相為背景,希望藉此曲呼喚正義良知,讓更多人關注在中國的這場殘酷迫害:

序曲從悲傷的旋律開始,描繪眾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哀淒;並以悲壯的旋律展現法輪功學員面對魔難仍堅持真善忍信仰的情操。

接著,以平靜的中速倒敘法輪功學員得法後過著平靜的生活,在「無私」的路上幸福的走著。

續而,以快版展現法輪功學員的無私、坦蕩與光明正大。

最後,以慢版表達堅忍的情操,娓娓道出法輪功學員面對魔難忍辱負重、悲壯的行為,對世人的慈悲,以及將走向一個美好、神聖的未來。

據Mathew教授表示,多年來,他曾教過很多的學生,但是從來沒有一位學生所做出來的樂曲,像Tony的作品這般,讓他聽了之後在腦中揮之不去的;他深深被Tony音樂的旋律及內涵所觸動,後來在做學術報告及講課時,還把這首樂曲當作範例來講解。

創作但求有益於人

許多音樂人都夢想著自己的作品能充分展現自我,在世界舞臺上受到矚目,並且名利雙收,然而年輕的Tony對於音樂工作卻有與眾不同的認知與理想;他認為,音樂人士對於社會是有責任的,是在為社會的文化做貢獻與付出,不能只出自於個人喜好、為表現自我或獲取名利而去創作一些媚俗的東西。

據Tony觀察,現代人在文化藝術創作上,過分強調其娛樂功能,音樂創作等趨向商業化,在某種程度上,成為了放縱心中惡的一面以及賺錢的工具,追求黑暗的內心感受。而這對人的身心和整個社會的導向是非常不好的,尤其那些充斥暴力與色情的影視以及音樂作品。

而修煉法輪功後,對真、善、忍的信仰與追尋,使得Tony在待人處世方面更能夠為人著想、與人為善,「那麼在音樂創作方面,我也要求自己要創作真正對人類有益的音樂,對人負責。」他鄭重地表示。

或許就是這般的純淨心態與理想,使得Tony的作品散發出一種光明、向上的氛圍,而他的配樂與創作曲也屢獲國際表演藝術團體、國際中文媒體及電影製片廠的青睞,成為這些專業團隊積極網羅的音樂製作人才。

二零零五年,Tony為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的演出歌曲《思故國》配器,獲得女高音歌唱家白雪高度的讚賞與喜愛,認為Tony的配樂真是「太美了」!二零零六年,他接著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的《夢醒》、《辭舊迎新祝願歌》等歌曲配器,女高音歌唱家姜敏對於他的配樂效果感到特別驚訝,認為他的配樂為演唱者製造了相當好的氛圍,使演唱者能發揮得特別好!

同年,Tony受邀為神州電影製片廠所製作的大型歷史片《震撼》量身打造電影配樂;他根據已有旋律,用不同的手法,為電影中的不同場景、人物、主題來製作配樂,細緻地為劇中每一個主要人物編寫主題曲;他的配樂把電影主題、劇中人物、和故事情節都烘托的相當鮮明生動,讓人聽了蕩氣迴腸,能更深刻地領略劇中所要傳達的意涵。後來他也繼續受邀為電影《永遠》製作配樂。

超越情執追求至善

雖然年紀輕輕,在音樂方面就有如此非凡的成就,Tony對於生命的態度卻是謙卑的,對於音樂的理想則是崇高的。他表示,現代很多音樂人追求激情,花很多時間在描寫自己在情感中的掙扎,宣洩情緒等,「那樣的音樂,表現的含意常常是因為無法得到自己想要的,而埋怨別人,抱怨自己的不如意,那不是很自私?為什麼不做出完全為別人設想的作品來呢?不是更好嗎?」

早年,他也曾做出類似那樣以抒發個人情感為主的東西。但隨著修煉上的昇華,Tony逐漸認識到,激情不是很好的狀態,理性、平和而穩定,才是一種理想的境界,而他的作品風格,也從年少時脫俗中帶著一種飄流、滄桑感,轉而昇華為一種平和、穩定而更加明朗、光明的風貌。

Tony認為,音樂給人的影響是強大的,若能正用音樂的話,將對個體以致於整個社會都起到一種向上提升的作用。

他說,歷史上一些讚頌神的音樂、歌曲一直流傳到現在,經久不衰,並不僅僅因為其技法高超,而是因為其表現的主題崇高,所表現的內涵可以維護道德、淨化心靈,讓人聽了之後會感到非常舒服、內心平靜而祥和;「而這樣的音樂正是我想努力的方向!」

Tony期許自己不斷在技藝上精進,在心性上提升,創作出更多能淨化人心、使人向上、向善的歌曲。◇


多元長才,樣樣傑出

除了在音樂創作、配器、聲樂方面表現非凡外,Tony還有更為多元的長才。在北京大學二零零三年中學生藝術周專業測試中,Tony被評定為影視編導一級,在北京市二零零三年藝術特長生統一測試中,被評為戲劇等級二級。他曾為電視、電影擔任配音工作,也曾主持廣播及電視節目。

前大陸名演員、現任新唐人電台節目主持人及製作人的姜光宇在談到Tony的配音表現時表示,Tony的音質優美而音色富於變化,聲音充分體現了中國男子的陽剛和沉穩。「在不同題材的處理上,Tony的聲音能自如的充分表達不同的思想感情和不同的題材特點,而對於一個配音演員而言,這一點相當難達到的。」在姜光宇看來,Tony在配音方面已經造詣深厚且潛力無窮;「假以時日,他必定會成為一個高超的配音大師。」姜光宇說。◇

製作人眼中的音樂天才

二零零八年初,新唐人電視台的王姓節目製作人在製作新唐人全球華人系列大賽節目,為傳播正統文化而努力時,希望找到一位能夠長期合作的作曲家。在聆聽了數十位作曲家的作品後,王製作人發現,Tony的音樂作品在內涵與音樂表現上都相當出色,於是積極連繫Tony,邀請他為《東方神韻》節目量身打造配樂。

王製作人說,Tony的付出對他幫助非常大,「遠遠超乎我原先對配樂方面的期待。」他說,Tony音樂的色彩風格具有打動人心靈深處的意境,能表現出藝術的純真與高尚的境界,給予人啟迪。在他看來,Tony真是位不可多得的「音樂天才」!◇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