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人為什麼不應該仇富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國社會裏,一個家庭要進入中產階級的行列,是相當容易的。人們大學畢業,甚至高中畢業,夫妻二人都有正式的工作,家庭年收入在三、四萬至十萬美元之間,就屬於中產階級之列。進入收入最低的5%,屬於貧困線以下的,一般是單親家庭、或因重病沒有工作的人;要進入收入最高的5%,就要困難一些,家庭收入需要超過十五萬;年收入超過二十五萬,就進入最上層的1%~2%了。


中國人不該仇富,這有社會理智、道義、及歷史教訓的原因。圖為北京一座售賣中的四合院。近年來,北京的四合院已經成為財富和權貴的象徵,其高達一億人民幣的售價,使工薪階層望而卻步。(AFP)

兩千萬和二十萬的住宅

亞特蘭大東北郊區,是華人專業人士聚集的地方。華人集中的地方,一般都是學區好、房子貴的地段。這裏,幾十平方英里的區域內,集中了六、七個高爾夫球場和好幾個鄉村俱樂部。區內有一條叫「舊阿拉巴馬路」、或者「舊州道」(Old Alabama Road)的街道,上有一棟據悉價值兩千萬美元的莊園。知情的人士說,這棟豪宅面積巨大,有長達四百米的羅馬花園、游泳池、網球場,帶噴泉和水榭的湖泊,濱臨區內著名的查塔呼期河,甚至還有個私人的六洞高爾夫球場。

按當地郡政府的房地產稅率來算,這棟豪宅每年的房地產稅就要二十萬美元。這可是納稅後的收入啊!所以說,就算是進入美國家庭最上層2%的家庭,恐怕也買不起這樣的房子。那天開車路過這家莊園,跟太太開玩笑說,親愛的,我們不光是買不起,就是有人送給我們,衝著這每年二十萬的房地產稅,我們都住不起、養不起的。

即使這樣屬於美國富人中的富人、價值上千萬美元的家庭,其街對面鄰居的房子,許多也就在二、三十萬美元之譜,價格差了一百倍。豪宅沒有籬笆和圍牆,只有一道在高爾夫球場旁邊、裝飾性的矮矮石牆,抬腿就能跨過去的。中產階級和巨富階層,就這樣和諧的共處在一個寧靜的社會裏。

仇富心理在中國的滋長

最近浙江杭州發生的大學生被富家子弟汽車撞死的案件,引發了社會仇富心理的普遍滋長。這種心理的存在,固然有其產生的原因,但這種仇恨心理的蔓延,其實對社會有更大的危害。

富裕者,當然是其產業、錢財豐厚,勢力龐大。其財產在正當運用之下,可以給許多人提供謀生的機會,使之能夠維持生計。從而,貧富之間共生互利,組建成一個穩定的社會族群。豪富之人,無論他們有沒有權力,都可以影響許多人。

在中國,波士頓諮詢公司幾年前就報告說,二十五萬戶中國家庭資產達到百萬美元。胡潤說資產超過一千萬美元的中國富豪在二零零四年末已達到了五萬人,超過一億美元的富豪至少有二百人。

「不患寡患不均」與「為富不仁」

仇富的主要原因,人們普遍認為,中國富豪的「第一桶金」,許多是通過違法的、灰色的方式得到的。這種想法可以理解,事實就是這樣的。孔子說:「有國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蓋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但問題的關鍵是,雖然大部份中國的富豪可能都是通過關係得到的,但的確有些人是靠創業致富、靠自己的努力致富的。如果我們不論青紅皂白,普遍的仇恨、敵視富人,那就有失公平的原則。

中國人的仇富,還有一種說法,是說中國的富人為富不仁,形象很差。一個對中國年輕人關於富豪的調查中,李嘉誠和比爾‧蓋茨這樣白手起家、靠自己的智慧創造財富的人,受到中國青年的尊重;海外的富豪,則受到更多的尊重。

其實,當今的人們在引用孟子的「為富不仁」的時候,似乎都曲解了孟子的原意。「為富不仁」並不是說「富者不仁」,而是說有些人為得到富裕發財時,他們不仁,沒有好心腸,唯利是圖。

孟子當年遊說諸侯,推行自己的主張,當時的幾個大國都致力於富國強兵,試圖通過暴力實現統一,孟子的仁政學說沒有實行的機會。當年各國的戰略,和中土目前的富國強兵、國富民窮的暴政政策,其實是很相像的。

仇恨或被誤導、引入歧途

但是,這種簡單的仇恨富人的心理,其實是不健康的,並有可能被誤導、被引入歧途。首先,仇富不能改變現狀,不能改變富人的財富狀況。富人在被仇視的狀況下,就更難為善、行善、會反對抵觸,同時,任何仇恨心理都是惡的,都是會被中共所利用的。

當年,中共就是利用人們仇富的心理,發動了無產階級革命,用武力奪走了許多人的財富。中共新華網最近一篇文章說,為富不仁已成為「社會穩定的一大隱患」,則是把造成貧富分化、高幹子弟、權貴階層通過違法的、灰色的方式得到「第一桶金」的事實,用轉移視線的方法給掩蓋起來了。

孔子在提出「不患寡而患不均」時,還提出了「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的解釋。其中的「均、和、安」的涵義,就是在西方行之有年的機會均等。什麼是機會的均等呢?就是就業、政治、經濟、求學、經商、政府採購、選舉等中所體現出來的民主、自由、平等的理念。

正如許多觀察家們所觀察到的,仇富的確只是一個預警、一種情緒,仇富發展下去,就會連帶著仇視滋生特權階層的體制。這,才是讓紅朝的當政者如坐針氈的;這也是它們試圖讓人們把仇恨的對象,轉到那些傻乎乎的「露富」的人們身上的原因。而真正後面「悶聲賺大錢」的,是不露聲色的。◇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