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面對「新瘟疫時代」的來臨,人類怎能不憂心!(Getty Images)

作家拙老是位資深醫師,其論述向來為國際間醫界所重視。AH1N1新流感蔓延,拙老甚為憂心,在為防疫奔波之際,不忘著述以警醒世人,讓人明白真正防疫養生之道。

哈伯太空望遠鏡回頭看我們所生存的地球,在我們的銀河中,地球是一顆充滿生機而且四分之三滿布海洋的蔚藍色星球。四季分明,板塊隔離,多元生物各自繽紛,每一種生物的「基因庫」也各自擁有其天賦的穩定性。

  這是上天賜給地球上生存的各種生物最大的恩典!這是何等不可思議的奇蹟,而其中所蘊含的「大自然的智慧」又是何等奧妙啊!古聖老子參悟道機即讚歎不已,而諄諄教誨世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呵護大自然「生態系」的和諧及平衡,人類才能長治久安,也是人類在地球村生存及延續生命的不二法門!

藥物濫用 人類恐面臨無藥可醫

  二次世界大戰後,人類雖然發明了「抗生素」,及時醫治了許多傳染病,拯救過無數寶貴的生命,但是由於人心不足,食髓知味,急功好利,再加上病人對藥物濫用,包括:醫師的浮濫開藥,藥廠的浮濫推廣和藥局的浮濫販售,結果促成了各種病媒體——細菌、真菌、黴菌及病毒等微生物的頑劣「抗藥性」,其後遺症是,人類將來罹病恐怕會面臨無藥可醫的窘境!


藥物濫用的結果促成了各種病媒體——細菌、真菌、黴菌及病毒等微生物的頑劣「抗藥性」。(Getty Images)

  更可怕的是,許多先進國家在農業中使用大量的「抗生素」,以提高家禽及飼養動物的生產力,問題是如此一來,很多飼養動物會染上「頑劣抗藥性的細菌」,諸如:金黃色葡萄球菌、綠膿桿菌、大腸桿菌-VRE等,而動物食品轉而將這些頑劣抗藥性的細菌傳給人類,不但導致惡性的循環,更嚴重地激發了「新瘟疫時代」的來臨,絕非危言聳聽。

  事實上,美國馬利蘭大學莫里斯教授最近指出,在雞的飼料中,竟然發現目前「藥石罔效」的「大腸桿菌-VRE」。對多數抗生素已具有抗藥性的細菌而言,「萬古黴素」(Vancomycin)是唯一的剋星,可是如今,不但香港已發現對萬古黴素也產生抗藥性的金黃色葡萄球菌而奪命,連動物的飼料中竟然也出現此菌,結果使人類提前面對「新瘟疫時代」的來臨,怎能不令人憂心!

新流感病毒 跨越族群免疫防護網

  隨著時代的進步,現代「物質文明」的科技進步一日千里,加之由於分子生物學及基因工程學的崛起和蓬勃進展,歐美等許多先進國家紛紛將「基因改良」的生物科技引進農業,改良玉米、大豆、番茄等農作物的生產力;起初是引進異種植物的基因,到後來甚至於引進異種動物的基因、異種微生物的基因,完全打破了目前各種生物原先「基因庫」的完整性及穩定性。

  這些生物科技及遺傳基因的研究者和科學家們喪心病狂,自以為是「上帝」,肆意基因改造,任意在異種間基因組合,不啻擾亂了大自然的和諧及生物圈生態的平衡,在不知不覺之間破壞了大自然賜給人類和家禽、家畜生存存活的天賦最大恩典,那就是「生物屏障」的族群免疫防護網。

  析言之,植物界的疾病只傳播給植物,動物界的疾病只傳播給動物。更進一步詮釋,即是人類的疾病只傳播給人類,家禽(雞、鴨、鵝……)的疾病只傳播給家禽,而家畜(牛、羊、豬……)的疾病只傳播給家畜;可是一旦基因改良的生物科技使用不當或泛濫,即會誘發畸形異種動物、植物和微生物間胡亂的不當基因嵌入、基因組合,將會促使病媒體——細菌、真菌或病毒的基因庫的穩定性失控。在基因突變及自然淘汰下,將會激發新型突變種細菌或病毒產生,屆時不論人類或家禽、家畜的免疫力恐怕會失效;由於這種新型突變細菌或病毒的感染力超強,恐怕會掀起「全球性瘟疫」大流行,人和家禽、家畜恐無法倖免,將會造成全球人類的大浩劫,一發不可收拾!

  A型H1N1新流感病毒人畜不分,豬和人均遭受該病毒波及,在「惡性循環」下,危險因子益加嚴峻,更增加防疫的困難度,而帶來社會的不安及人類經濟衝擊的損失,更是無以復加,直令我等醫療人員在臨床上不斷反省省思,「誰令執之?又誰令致之?」恐怕人類本身難辭其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