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基於愛而不是錢財 羅賓失卻繁華終不悔

  基於祖輩的中國情緣,他坐擁豪宅,往來中美政商名流間。然而六四的槍響打亂了這一切,導致大屠殺的人正是每天和他做生意的人……沉思了幾個小時,羅賓走上父親教誨的路——凡事要基於關懷人類的愛,不要基於錢財。


羅賓(左)與許家屯。

間是一九八九年五月,紐約自由女神像旁邊一艘船上,中共港澳工作委員會書記許家屯、安永會計公司(Ernst & Whinney)代表葛倫‧戴維斯博士(Dr. Graham Davies)以及銀行界、商界的投資人士齊聚,他們正在討論即將於天津建造一座購物中心的議題,這個共同投資案已經進入最後簽約階段。

這個投資案的主導是一位定居中土已經三代的英國商人羅賓.戴爾,投資案如果成功,中國將擁有全球最大的購物中心,也會帶給羅賓十億美元的生意。

可是,天安門隨之傳來的坦克槍炮聲,成為對女神像的直接嘲弄,百萬中國學生訴求自由、民主,換來的卻是廣場上的鮮血。

而羅賓,雖然因為支持學運喪失了合約,甚至後來還斷送了他所有與中國的經商事業,但是他的一曲「中國,我們聽見妳的呼喊」,讓我們在六四事件二十年後的今天,還能聽見人類最真摯的愛與關懷。

台灣發跡 進軍香江

羅賓出生英國醫生傳教士家庭,祖父那一代開始就在大陸、台灣定居。雖然他在英國出生,但不到一歲就搬到台灣,從小在台北長大。由於父親當年負責圓山飯店外國領袖、使者的醫療工作,他小時候經常有機會接觸當時的第一家庭,和蔣家孫子一起上學、玩耍。

年少的羅賓非常喜歡音樂,從台灣的美國學校畢業後,他前往美國,在音樂發展上取得了突出的成就,建立了堪稱美國六十年代晚期頂尖樂團之一的SRC,並和The pink floyd、The Who、Ted Nugent、Iggy Pop等樂團往來。

一九七七年,羅賓回到台灣,開始從事進出口事業。後來一家美國公司邀請他掌管亞洲事務,他負責購買台灣大約兩、三百家工廠產品,運送到美國後,再銷售到凱馬特(Kmart)、沃爾瑪(Walmart)以及其他大型連鎖賣場。

由於在台灣經營卓越,一九八四年,美國公司進一步邀請羅賓到香港設立企業總部。羅賓很快就答應了,他說:「當時我很興奮,我知道香港是進入大陸的門戶,而我一直認為我和中國有緣份,我祖父、我父親為中國做出奉獻,我知道我的命運和中國是連繫在一起的。」

紅頂商人 馳騁中西

當時大陸正在走向市場開放,但整個機制還很不成熟,國外廠商和中國作生意,有些訂單甚至等兩年還拿不到貨。羅賓則由於有良好的背景,因此在這一方面無往不利:他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認識了中國駐美國大使的高層。

羅賓想要幫中國發展的熱誠以及實質的商業績效,使他和這位高層的合作越來越密切。他說:「我幫他賣玻璃,我賣一個月的量比他賣一年還多。」憑著這份關係,羅賓輕易地在各個省份建立了他的商業脈絡,他的國際貿易事業在香江蓬勃發展。

羅賓當年在香港商界非常活躍,後來連許家屯都認識他。「我和許家屯關係很好,一九八七、八八年他到美國,我還帶他認識許多美國政商名流,包括Sears、Kmart和杜邦的CEO。」

事業的成功為羅賓帶來巨大的財富,一九八八年,他在香港兩個精華地段──中國銀行大廈和峰頂(Peak)分別擁有一個辦公室和一間豪宅,出門有專屬的司機,整天往來的都是銀行家、政治人物、律師。

基於愛 還是錢財?

一九八九年,六四血案的發生,讓羅賓的中國情緣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學生的民主運動在中國萌芽時,羅賓並未特別注意,他只是覺得「學生很勇敢,卻也有點天真。」可是當天安門廣場前聚集的學生每隔一天就增加一倍,到最後超過百萬人數時,羅賓開始感到震驚。他告訴妻子說:「我們現在看到的畫面在中國的歷史是絕對史無前例的。」

六月四日後,CNN電視臺上的血腥鎮壓畫面,更令他感到錯愕、恐怖。作為往來東西、穿梭自由民主與獨裁中共的紅頂商人,他正面臨人格價值與事業財富的兩難。「我當時陷入思考,我一直在想,導致大屠殺的這些人,就是和我每天做生意的人,就是我服務的那些人,我應該怎麼辦?」

他沉思了幾個小時,決定選擇父親教導給他的路:「凡事要基於關懷人類的愛,不要基於錢財。」

他創作了一首歌曲,「我們聽見你在呼喚中國」(We here you call China)——

        我們聽見你在呼喚中國
        人民需要自由,表達內心的感受
        無論階層高低,人人平等
        人民有基本權利,表達自我
        因為我們堅信自由能讓這塊土地變好
        我們聽到你在呼喚中國,不要害怕
        凡事得之不易,你得付出
        珍惜你追尋的言論自由
        唯有民主才能找到自由

並邀請三十幾位年輕人,共同錄製了一片MTV。「那是聲援學生追求自由與民主的言論權利,最真誠、最不造作害羞的表達。」

事過二十年 未曾後悔

往後的幾個星期,這個MTV不斷在香港媒體播放,成了當時香港支持天安門受害者的象徵,也傳達出香港人民心中的恐懼,擔心九七後,獨裁政權亦將如此冷血地殺害香港人民。

羅賓對學運的支持,觸怒了北京領導集團,他馬上被列為黑名單,與中國所有的商業往來,全部喊停。不僅如此,他還被警告,他和他的家人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他不得不離開香港,告別了他正值顛峰的中國貿易事業。

羅賓被北京打入黑名單後,雖然美國政府給予他簽證,使他能夠安心在美國居留,但是以前那些政、商「好友」沒有人敢再和他進行商業往來。「他們都知道我有最豐富的經驗,知道我最了解中國市場,可是他們都擔心受我牽累。」

問他是否對二十年前的決定感到遺憾,羅賓說:「不會,從來沒有。它也許是一種天真的行為,但是我很高興我做了它。我的孩子為我感到驕傲,並且,我這二十年來,每天可以安心無愧地睡覺。」
 


羅賓與女兒。


羅賓雙親。

學生母親需要真相

天安門事件二十年了,很多當時對中共暴行義憤填膺的人,如今都已逐漸忘卻這段歷史。「有的人對我說,不要再談天安門了,都過去了。沒錯,對你是過去了,對我也過去了,我隨時可以回蘇格蘭,可是對成千上萬個失去孩子的媽媽而言,這沒有過去,他們需要真相。」羅賓認為,不管什麼事情,「有一天,事實會出來,總有一天,真相要呈現在每個人面前。」

二十年來,中國的市場開放,西方大企業的投資,其金額、規模已經無法同日而語。當年紐約自由女神像旁那份差一步就可執行的合約計畫,那個沒有動工的天津購物中心,如今,誰也不會放在心上。

然而坦克槍彈對自由的褻瀆,恐怕是許多要求生命普世價值的人耿耿於懷的,尤其是直到今日,生命的基本自由在中國仍是許多人遙不可及的夢。「二十年過去了,中國對那些經商的人是比較自由了,但是對許多維權人士、法輪功學員、基督徒、天主教徒、西藏人民等等並沒有自由。」

羅賓雖然曾在中國失去他的一切事業,今天他對中國仍有深切的期許,他希望對胡錦濤說:

「二十年前,我在香港為學生運動發言時,我關心學生生命安全,我並不知道那些政府高層的孩子是不是也在廣場。也許胡錦濤您的孩子就在廣場呢,我不知道。我真正擔心的是這些孩子的安全;然而我也希望您關心我的孩子的安全,這很單純,這是相互尊重。如果中國當政者不要害怕自由的開放,讓人民除了關心自己家人自由之外,也關心別人是否自由,所有中國人都這樣的話,就可以共創一個和平的世界。」◇
 

三代英倫愛心 緊繫中土

羅賓的祖父查理‧戴爾(Charle Dale)是一位醫生,一九二零年代早期參加醫療協助團隊,前往中國南方山區的客家村。一九二五年,他曾應邀到台灣,在彰化基督教醫院幫忙,這段期間他的一位兒子不幸病逝,葬於台南。

他的父親唐諾‧戴爾(Donald Dale)在中國南方,七歲後來被送回英國。他在倫敦學醫,畢業後,四川一家醫院寫信給他,說醫院剛落成,很需要他前來幫忙。當時正值第二次大戰末年,物質缺乏,醫院表示只能提供「十袋米」作為月俸。唐諾‧戴爾卻欣然接受了。

羅賓母親媥妮若波‧戴爾(Penelope Dale)把這段故事記錄在她寫的書中,書名就叫《十袋米》(ten Sackes of Rice)。一九四九年,大陸變色,唐諾‧戴爾一家人透過英國大使館協助,遷往香港,隨後又來到台灣。唐諾接受了馬偕紀念醫院提供的一個職位,所以就在台灣定居下來。

唐諾‧戴爾後來開了一家診所,羅賓表示,父親在台灣行醫三十年,從來沒有向窮人收取任何費用,完全是基於愛心、基於奉獻。

羅賓無疑地繼承了祖父、父親無私奉獻的情操。面對中共的血腥鎮壓,他在金錢與愛的關懷中選擇了後者。

如今,羅賓也輾轉在台灣延續這個英國家族的中土情緣。在歷經事業、名聲、物質利益的繁華與滄桑後,他決心重拾他年輕的最愛──音樂,他要用音樂表達心中對人類、對社會的愛。

「我要寫出最好的歌曲,傳唱世界每個角落,喚起人們心中的愛。每一個人都要從內心決定,他是不是願意關心他的鄰居、他的社會,如果台灣人民都如此,台灣可以從一個小島變成非常美好的地方。」

羅賓的音樂與愛,也收錄在這兒http://robinhoodshow.com/。◇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