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香港民主之父李柱銘險遭暗殺事件曝光

?"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八日,香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宣佈告別二十三年的立法會議員生涯,讓年輕的一代接棒。他強調化成灰都不會放棄追求民主,遺憾的是民主夢及回鄉夢遙遙無期。(新紀元)

六四前夕,港媒爆出始終堅持捍衛香港民主的前立法會議員李柱銘去年成為暗殺目標的消息。雖然李否認中共幕後主使暗殺活動,但一般認為,殺害八千多萬中國人並且持續侵犯中國人基本人權的中共政權,其「清白」備受質疑。

港六四遊行前一天(五月三十日),媒體爆出了前立法會議員李柱銘去年成為暗殺目標的消息。李柱銘回應案情表示,不願多講,拒絕透露詳情,並斷言不相信「共產黨是幕後主謀」。

事件發生在去年八月十四日,警方在路障截查車輛時拘捕內地懷槍殺手,起獲一柄手槍和五發子彈,其後再拘一名本地男子,兩人早被落案提堂。案件下月十六日在高等法院開審。

媒體一直沒有報導事件,直到今年支聯會每年進行的六四大遊行前一天,才把消息捅出。時間上體現出敏感性,對準備參加六四悼念的民主派人士或會起到一種心理障礙。

捍衛港人民主權益

有香港民主之父稱號的李柱銘於一九八五年被委任成為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的成員,六四事件發生之後,他與司徒華一起退出草委會,但未獲草委會直接批准,中共有關部門反而高調宣布解除二人之草委資格。

李柱銘主張對香港行政長官職務進行普選,反對政府借二十三條立法來限制市民應有的自由。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七日,李柱銘在立法會就《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進行有關禁制機制的小組討論上,譴責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為求通過法律,對所有的質疑都表示沒問題。他更開門見山要求葉劉淑儀保證在二十三條通過後,法輪功不會遭到取締。

二零零四年三月四日,時任立法會議員的李柱銘與另外兩名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和李卓人出席由美國國會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屬下的東亞及太平洋事務小組舉辦的首次就香港民主進程聽證會。

而此次聽證會的目的向國際社會解說香港狀況,及表達港人爭取民主的訴求。其中李柱銘的發言,批評「董建華政府的劣質管治,讓港人認識到一個民主和問責政府的重要性。」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五日,李柱銘與一眾立法會議員獲中央政府邀請出訪廣東省,這是李自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後首次獲准進入內地。李柱銘回港後發表「民主派已經跌入北京設下的圈套」的言論。


李柱銘(中)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華府會晤美國國務卿賴斯等人後對媒體表示,香港若無民主,中國一國兩制的統一政策不會得到台灣的歡迎。(中央社)


李柱銘(中)與議員單仲偕(左)及陳偉業(右)於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一日,到美國反映港人對政制方案的看法,在白宮前接受媒體採訪。(AFP)

著文改善人權 卻被砲轟漢奸

一直以來,身為大律師的李柱銘,多次捍衛香港的人權自由,有理有據地提出理性討論或質疑,但多次遭到中共方面的漫罵回應。而在他的政治生涯中,讓他感到備受壓抑,倍感難過的一次相信是在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七日,李柱銘在訪美期間,於《華爾街日報》發表題為〈中國奧運機遇〉(China's Olympic Opportunity)的文章,呼籲時任美國總統布殊應該利用奧運舉行前十個月,促使中共改善新聞、集會及宗教自由。

文章發表時間正是香港區議會選舉及香港立法會議席補選前夕,文章發表了一星期後,李柱銘在二十五日回港出席立法會會議時,在親中陣營引發軒然大波。會議上民建聯創黨主席曾鈺成炮轟李柱銘及扭曲文章原文意思,將direct engagement(直接參與)曲解為「直接干預」,還有將press for(促使)曲解為「施壓」,及後會上被香港親共陣營指責為「漢奸」、「走狗」、「吳三桂」。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劉建超在文章發表後,不點名指:「中國人權問題上,不需要外界所謂的壓力;有人去推動外界向中國施壓,是沒有道理的,亦不會取得任何結果。」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譚耀宗稱李柱銘等同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所說,是典型藉外國勢力干預;工聯會立法會議員王國興形容李等同引清朝旗兵入關的吳三桂;人大常委曾憲梓批評李「瘋狂到極點」,除了指他是「漢奸」之外,更說「李是盲的、啞的還是聾的,竟看不到中國的發展?」

自由黨立法會議員周梁淑怡也應和,李柱銘會破壞泛民主派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的關係。政務司司長唐英年暗指李柱銘不應將奧運政治化。而正準備參加立法會補選的匯賢智庫主席葉劉淑儀宣稱,即使國家有需要改善,應自己好好協商,而不是透過外國人的壓力向自己國家施壓。

事件中,李柱銘斥責親中陣營斷章取義,表明絕不會為事件道歉,他重申自己沒有呼籲杯葛北京奧運。他又說,如果為中國大陸人民爭取人權也被批評為「漢奸」,他寧願永遠做「漢奸」。

香港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對於事件中多位「有份量」人物都指李柱銘是漢奸,感到傷心之餘也覺荒謬,指這種批評令香港文明社會蒙羞,他又說:「如果李柱銘這種人是漢奸,我也是漢奸,我不介意是漢奸。」

李柱銘在他的政治生涯中,一直都堅持捍衛香港的民主、自由、法治,敢於站在公義良知上發聲。至於他今次堅決認為中共與針對他的暗殺行動沒有關係,也許是出自於他的君子性格,但中共並非一般的政府而是極權。中共是否幕後主謀,相信很難找到證據,除非涉案人爆料,否則很難查。不過,對於一個殺害了八千多萬中國人,並且在目前仍然在每天嚴重侵犯著很多中國人的基本人權的中共政權,它「清白」備受質疑。

何俊仁遇襲 中共是幕後黑手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九日,香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遇襲後,被送往醫院救治。(民主黨提供)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日星期天下午五點鐘,香港立法會議員、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律師參加了反銷售稅遊行後,步入金融區中環鬧市的一間麥當勞速食店吃東西,歇腳。突然闖入四個頭戴鴨舌帽的青年壯漢將何俊仁推跌在地,手執棒球棍向他暴打五分鐘,和何同時進食的民主黨朋友林子健上前阻止,也遭到毆打。

事件發生後,特首曾蔭權罕見地誓言即使追到天涯海角也要緝凶到案。據何俊仁本人和民主黨所稱及媒體一致的看法,此暴力案無關任何個人的私人恩怨及政治活動,應是與他的律師樓業務有關,當中,最引人關注的是澳門賭王何鴻燊家族的爭產案。

不過,事隔兩年,一位化名阿祥的特務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時任中聯辦台灣事務局副部長何志明曾向透露何俊仁遇襲的原因:「你知道何俊仁被人打成豬頭炳,我都不想,但中共你這樣反它們,當然中共政府都要做一些事情,不想你們在這裏做反共的顛覆基地。不過好彩,你知道我們做事都有分寸,小懲大戒,只是給一個信息給他,你知道他又支持法輪功,搞甚麼聲援人權律師,(反對中共)活摘器官呀,你知個個律師都不肯出頭,就只有他一個, 你知道我們都不能不做事情。」

六四二十周年剛過去,旅居美國紐約的評論作家曹長青在〈六四的教訓〉一文中第一段寫道:「六四屠殺二十周年了,理性回顧這場運動,我們可以看出,它並不是由於激進、理念太清晰、訴求太高而引來鎮壓,恰恰是由於對共產黨本質不清,才導致那麼多人被殺害。……不清楚共產黨的本質,繼續做『進諫』的夢,那就等於在繼續犧牲的同時,卻起不到傳播徹底否定共產黨合法性的作用。」

在今天的中國大陸,抗暴事件無日無之,中國人民承受著中共政權嚴重侵犯他們的時刻,繼續對中共的任何幻想,是對暴政的默許。打破了「第二種忠誠」(劉賓雁提出,指對黨忠誠的不僅有「黨叫幹啥就幹啥」的雷鋒,也有對黨的決定和行為長期持不同意見的思考者,這是「第二種忠誠」)的迷思,將讓中國民眾更快走向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中國人民才能享受到真正的自由和人權。◇


今年的六四二十周年香港遊行,創下八千人的空前紀錄。港人齊聚一堂,不僅緬懷六四精神,更反思當今在中共統治下的港人的基本人權問題。(Getty Images)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