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邂逅美洲】約翰斯頓峽谷——大自然以柔克剛的傑作

?"
在約翰斯頓峽谷,水是這裏的主宰,決定岩石是走是留。

流水在石灰岩上盡情雕刻,一路衝刷,僅用了八千年的時間就將峽谷加深了一倍!水是這裏的主宰,決定岩石是走是留……

「在約翰斯頓峽谷,有一種力量可以劈山移石,它的名字叫水。」的確,在加拿大洛磯山的約翰斯頓峽谷,水是這裏的主宰。崢嶸偉岸的高山無法規畫水的流向,相反,柔弱清涼的流水決定岩石是走是留。去約翰斯頓峽谷吧,感受水的驚世之作!

到過加拿大的朋友可能聽過這樣一個說法,加拿大一年有兩個季節:冬季和非冬季。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大多數地區冬季過於寒冷漫長,而春夏秋幾乎沒有什麼過渡。雖然不能用它來概括所有的地方,然而用來形容洛磯山脈倒是頗為貼切。五月的洛磯山春之氣息乍現,座落於亞伯塔省班芙國家公園的約翰斯頓峽谷(Johnston Canyon)似乎就已人滿為患了。

巨石間水聲雷動

年輕的約翰斯頓峽谷距美麗的班芙鎮只有十七公里的山路,是展示自然偉力和時間的好地方。流水在石灰岩上盡情雕刻,一路衝刷,僅用了八千年的時間就將峽谷加深了一倍!通往峽谷瀑布的小路是加拿大洛磯山最繁忙的步道,絡繹不絕的人群擠入狹窄的懸階,其獨特的山徑和幽谷的確值得一遊。

山谷裏水聲潺潺,峭壁上依然掛著懸冰,表面的溪流和濕氣在冬天結成厚厚的冰壁,夏季又消失於無形,這裏的水永遠冰涼徹骨。由於冰雪正在消融,泥沙使原本清澈的河水變得渾濁,大約需要經過月餘的沉積與沖洗,才能恢復其特有的落磯山翡翠色。

谷中大大小小的瀑布眾多,漸行一點一公里,就到了低瀑(Lower Falls)。瀑高十米,下方有一水流沖積出的深潭,飛沫折射出小小的彩虹,在陽光下時隱時現。再走一點六公里,行至高瀑(Upper Falls),水聲雷動,卻不見其形,隱藏於山林巨石之間,在特定的位置才能觀其全貌,頗有些「猶抱琵琶半遮面」的韻味。

一路走來,你已經看到了融冰沖刷岩壁的證據,眼前潮濕光滑的石壁是石灰藻理想的棲息地。這種原始的植物有助於石灰岩形成石灰石晶體,晶體不斷積累生長成石灰灰岩,在二千年前的羅馬,石灰灰岩被廣泛用於建築,鬥獸場就是著名的範例。


懸階直插入壁。

體驗山谷神奇

約翰斯頓峽谷還是亞伯塔省著名的鳥類繁殖地,仔細觀察,你會發現很多鳥巢安置在峭壁的岩洞之內,每年都會吸引很多鳥類研究人員慕名前來。山谷裏的小動物也早已被人餵熟了,經常發生飛鳥從人手中搶食的事件。也有些人被花栗鼠咬傷,山有山規,還是遵守為妙。

如果你還有體力,可以去距離高瀑三點二公里的墨池(Inkpots)體驗山谷另一神奇之處。在這無邊無際的森林裏放緩腳步,放慢呼吸,讓雲杉、松樹散發的鬱香拂面,讓微醺的暖風滑過你的指尖,感受大自然豐厚的餽贈,心懷感激。

山路並不難走,但因殘雪有些泥濘,及至墨池,眼前豁然開朗,你已置身於峽谷的深處了。墨池實際上是五個藍綠色的泉水池,終年水溫四度,根據出水的快慢忽藍忽綠,變化多端。池中細沙翻舞,忽而成圈,忽而消失,為墨池平添了許多趣味。「行至水窮處,坐看雲起時。」此刻,你的心情也會像山谷裏的野風恣意,凡事頓消呢。◇


攀岩愛好者挑戰冬季崖冰。(Getty Images)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