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保時捷「蛇吞象」計畫破碎

?"
保時捷與大眾汽車兩個企業撐起德國汽車工業三分之一的江山。(AFP)

悄悄進行三年多,保時捷收購大眾的夢想最終被金融危機碾碎了。儘管談判陷入僵局,皮耶希與保時捷這對表兄弟有過針鋒相對,但有一點沒有分歧:將爺爺費迪南德.保時捷博士的夢想與事業發揚光大,對他倆都是至高無上的選項。

大眾汽車監事會主席費迪南德.皮耶希成為大眾、保時捷合併的主導者。(Getty Images)

 

保時捷監事會主席沃爾夫岡.保時捷苦心經營的收購大眾計畫在臨門一腳時落空。(Getty Images)

時捷是全球最賺錢的跑車公司,大眾汽車是歐洲最大的汽車製造商,兩個企業撐起了德國汽車工業三分之一的江山。兩年前保時捷公開表示要收購大眾汽車,在今年的一月份,保時捷曾獲得了大眾汽車50%的股份,並期望將大眾股份增持至75%。由於目前的經濟危機,導致保時捷面臨償還收購大眾時所需的約一百億或一百八十億歐元的貸款。保時捷不得不放棄收購大眾的計畫,轉為合併。

兩個家族 一段歷史

回顧汽車工業這一段波瀾壯闊的歷史,以及兩個汽車企業之間的恩恩怨怨,就不能不提費迪南德.保時捷(Ferdinand Porsche)博士。費迪南德.保時捷博士是這個汽車王國的奠基人,也是現任保時捷監事會主席沃爾夫岡.保時捷(Wolfgang Porsche)的祖父和現任大眾汽車監事會主席費迪南德.皮耶希(Ferdinand Piech)的外公。

一八七五年費迪南德.保時捷出生於捷克,父親是當地一名鐵匠。小學畢業後他便在父親的工場做學徒,白天幫父親幹活,晚上到維也納技術學校上夜校,這也是他接受到的唯一的系統的工程訓練。

年輕的費迪南德.保時捷嶄露頭角就顯示出非凡的設計天分,二十一歲時他發明了輪轂電機驅動汽車,該技術於一八九六年申請了專利,一八九九年他又開發了名為Lohner-Porsche的電動汽車,該電動汽車在一九零零年巴黎世博會上登場亮相並造成轟動。一九零六年保時捷來到奧地利戴姆勒汽車公司擔任技術總監,並於一九一六年升至奧地利戴姆勒汽車公司總裁。在此期間,他設計了多款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新車,比如震驚車壇的Merzedes -Benz的S、SS和SSK超級增壓賽車橫掃車壇拿下無數冠軍,統治了十九世紀二十年代的賽車場。

由於在汽車研發領域做出的巨大貢獻,費迪南德.保時捷在一九一七年被奧地利維也納技術大學授予「名譽博士」。此外,他還被斯圖加特技術大學授予「名譽博士」和「名譽教授」的稱號。

一九三一年四月,費迪南德.保時捷在德國斯圖加特成立了自己的諮詢公司,他自己擁有70%的股份,他的好友阿道夫.羅森柏格(Adolf Rosenberger)擁有15%的股份,另外15%為他的女婿兼公司的法律顧問安東.皮耶希所有。安東.皮耶希是維也納的一名律師,一九二八年與費迪南德.保時捷的女兒路易斯.保時捷結婚。

雖然在汽車研發方面成績輝煌,但費迪南德.保時捷從沒有忘記自己的夢想:設計一款讓廣大老百姓買得起的汽車。希特勒成為德國總理後,表示要創造一種全新的、並讓所有普通老百姓都能承受得起的汽車。對於費迪南德.保時捷來講,一生夢想終於有了實現的機會。一九三六年十月,由他研發的三輛樣車終於按時完成,這就是以後風靡全球的「甲殼蟲」汽車。一九三七年「大眾汽車」在德國中部沃爾夫斯堡建廠,費迪南德.保時捷出任總工程師。

與此同時,保時捷位於斯圖加特的跑車設計的工作便交給了兒子費里.保時捷。一九四零年起,費里全權負責斯圖加特的業務。父子分別掌管大眾和保時捷,宣告了一個家族的崛起和一個偉大的汽車時代的到來。

收購計畫悄然進行

作為大眾汽車和保時捷跑車的奠基人和總設計師,費迪南德.保時捷在這兩大企業的發展史上意義非凡。戰後,沃爾夫斯堡的大眾汽車工廠恢復生產後,主打產品仍然是甲殼蟲汽車,保時捷公司提供技術諮詢。除此之外,皮耶希家族還獲得了大眾汽車在奧地利的獨家經銷權。

一九四七年費里正式接替父親成為保時捷的主席。第一部自行研製的保時捷汽車是一九四八年面世的保時捷356,該車車身輕巧,風阻係數很低,操縱靈活,使用後置風冷發動機,這也成為日後推出的保時捷跑車的基本特徵。

保時捷356和大眾的甲殼蟲日後都成了最暢銷的車型。從誕生之日起到之後的十七年中,保時捷一共生產了七萬八千輛356跑車。而大眾的甲殼蟲到二零零三年七月三十日才完全停產,累計生產達二千二百萬輛。

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保時捷就開始了收購計畫,真正的行動則是二零零五年十月開始,一切都是在悄悄進行的。為了規避德國證券法持股超過5%必須公示的規定,保時捷聯合了美林、德意志銀行等操盤手通過不同的帳戶進行收購。等到二零零七年三月公眾了解到這一消息時,保時捷已經完成了對大眾31%的持股。

由於大眾是由國有企業改制的股份制企業,為防止海外投資者惡意收購的《大眾法》當時正面臨著被廢除的局面。皮耶希與沃爾夫岡在共同接受採訪時曾經說過,大眾是歐洲最大的汽車公司,但是在資本市場上,很容易被風險資本吞併。與其落入外人之口,不如由保時捷家族來完成收購大眾,於是保時捷收購大眾案也在輿論上獲得了極大的支援。

「蛇吞象」夢想破碎

在大眾收購戰中,擁有投票權的普通股對保時捷而言至關重要。保時捷只要拿到了超過50%的投票權,也就得到了大眾的控制權。在二零零七年保時捷收購戰略暴露以後,還需要將持股從31%提升到50%。

對市場投資者而言,一個千載難逢的盈利機會出現了——擁有投票權的大眾普通股從三十歐元飆高到二百四十歐元左右,而沒有投票權的優先股仍然在每股四十歐元左右。通常應該在二十歐元左右的差價達到了二百歐元,於是大眾股票被眾多投資者看空。

去年九月十五日,雷曼兄弟申請破產。雷曼在操盤做空大眾普通股的表現尤為突出,隨著它申請破產保護,做空方不得不盡快平倉,保時捷恰恰選擇在這個時機公布了將繼續增持大眾股份直到75%的消息,這便意味著除了下薩克森州政府持有的20%股份,屆時市面上將僅剩5%的流通股。其結果是大眾股價急劇飆升,兩天內從二百歐元飆升到一千歐元。

由於此前眾多機構和散戶大量做空大眾的股票,突然的上漲令人猝不及防,許多機構不得不高位買入平倉,其中一些公司甚至因為這筆交易的巨虧面臨破產。德國第五大富豪阿道夫.默克勒的VEM控股公司在大眾股票「軋空」案中的損失高達數億歐元,進而連累集團下屬企業資金鏈斷裂,造成鉅額負債。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默克勒自殺,他的死為保時捷大眾的擴張野心增加了一個令人震撼的註腳。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雖然保時捷從大眾股票收購中獲益六十八億歐元,成功似乎垂手可得,但是這一場突如其來的金融危機,也將保時捷控股大眾的願望徹底擊碎:銀行貸款越來越難,而公司主營業務大幅滑坡,保時捷原定二零零八年年底控股50%的目標被推遲到今年年初才實現。五月六日,保時捷和大眾宣布尋求合併時,人們發現,大眾集團監事會主席皮耶希已經坐上「駕駛席」,成為大眾、保時捷合併的主導者。

路指何方

五月六日,保時捷宣布結束長達三年半之久的併購戰,握手言和轉而尋求與大眾公司的合併。大眾與保時捷當日宣布,將通過四周的談判確定新集團的構架,然而在談判進行不到兩周之後,大眾突然在五月十七日宣布中止談判,稱保時捷必須先公布詳細債務情況,努力降低負債額,否則大眾將無法冒險與之合併。

其實,大眾並非不想合併,而是在討價還價。正如大眾首席執行官文德恩十八日所言,在合併問題上大眾「並不著急」。皮耶希在五月十一日就提出了他的條件:保時捷公布其財務狀況,趕走首席執行官魏德金。而保時捷所能夠做的,就是極力維護它的獨立性。

目前,保時捷正陷入相當嚴重的財務危機,債務已經達到九十億歐元,並且受到債權銀行越來越大的壓力。保時捷處理九十億歐元的債務,辦法只有兩個,一是引入新的投資者,二是用大眾的盈利來還債。皮耶希給出的方案是保時捷賣身還債,用保時捷的主營業務以及家族在祖籍奧地利的保時捷貿易控股公司來換取大眾汽車的股份和現金。這樣,保時捷家族將失去在新集團中的發言權,這是他們難以接受的。對於保時捷家族而言,如今已是左右為難。而皮耶希所等待的,正是保時捷做出讓步。

無論是皮耶希還是保時捷,他們都有著不乏磨難與奮爭的個人經歷,也曾針鋒相對毫不相讓。但有一點沒有分歧:讓大眾回歸保時捷家族,把費迪南德.保時捷博士曾經的夢想與事業發揚光大,對他們兩個人來說,都是一個至高無上的選項,也是一件無比榮耀的事情。

雖然現在談判陷入僵局,但是分析人士認為,大眾和保時捷可能相互妥協後重啟談判,或是保時捷繼續收購大眾,或大眾反向收購保時捷。◇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