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深圳市長被雙規 胡搗江南方窩

?"
六月五日淩晨,深圳市長許宗衡「涉嫌嚴重違紀」被中共中紀委官員逮捕。許的倒臺被外界視為江家幫在深圳經營的地盤瓦解的信號。 (新紀元資料室)

六月五日,江澤民派系深圳市長許宗衡突然被雙規, 由胡的圖派人馬接掌,料江派長期盤踞廣東的局面行將結束。 十三日,又傳深圳前市委書記黃麗滿被祕密雙規, 由於「揪出黃麗滿,牽扯江澤民」之間的關連, 江胡鬥的深圳南方戰場因此格外引人注意。

零零九年六月五日媒介傳出江澤民派系深圳市長許宗衡忽然被雙規(在規定時間、規定地點交代問題)的消息,引發廣東官場大地震。各路人馬驚魂未定。六月十二日,北京當局又決定空降蘇州市委書記王榮執掌深圳,接替許宗衡,顯示一切都在按計畫進行。

據悉,有關王榮的安排是經中組部長李源潮提議,並得到中央贊同。胡錦濤團派出身的李源潮曾任江蘇省委書記,其間對王榮十分欣賞。


中共廣東省委批准王榮接任許宗衡的中共深圳市委副書記的黨內職位。(網絡截圖)

有消息指,王榮當市長只是過渡,稍後或會深圳市委書記、市長兩職「一肩挑」,從而解決過往深圳書記、市長「一山兩虎,長期相鬥」的局面。現任深圳市委書記劉玉浦據稱將遷任廣東省政協主席。

為穩定外界信心,在深圳市宣布王榮就職的領導幹部會議上,九位原副市長悉數到場,其中包括先前被調查問話的若干人。北京尚未公布許宗衡被調查的具體犯罪內容,但廣傳許宗衡可能涉及工程承包項目問題,他是在當局調查國美電器創辦人黃光裕問題時被發現的。

外界普遍認為,許宗衡出事是中共內部權鬥和較量的結果。許宗衡是由江澤民的情婦、原深圳黨委書記黃麗滿提拔上來,作為江家幫在深圳的代理人。許宗衡倒臺被視為江家幫在深圳經營的地盤瓦解的信號。

至此,團派人物王榮執掌深圳要地與胡嫡系人馬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兩人廣東連手,將徹底結束江系勢力長期盤踞廣東的局面。預料這一政壇新格局,其影響力將波及三年後的中共十八大上的政治角力。
 
胡溫的第一次南方攻勢

江系人馬有兩股勢力,一是以原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為首的上海幫長期占據上海,與胡溫對抗;另一股就是以深圳市委書記黃麗滿為嫡系的廣東幫占據南方重鎮,我行我素,深圳一直是江澤民的南方老巢。

二零零六年底,胡溫在震動全國的「上海反腐風暴」中攻下了江澤民一個要塞─—陳良宇派系後,來不及清理事後盤根錯節,立即又上演了一幕胡溫下詔廣東高官上京攤牌的文戲,看似一場整治廣東官場的前哨戰,這是第一次南方攻勢。

胡溫向廣東高官攤牌,列出了廣東省的十大罪狀,責成廣東省領導人作檢查。胡錦濤公開表示,廣東省的問題很複雜、很嚴重,影響很大,積壓著很久。以往,中央也想要解決,最後都以有始無終收兵。現在是到了徹底解決的時候了。

黃麗滿等人被點名告誡:不要寄予不實際的幻想,問題存在不會自動消逝,在換屆期、退休前講清楚,是正確、理智的抉擇。國家審計署的調查指出:深圳特區市委、市政府的副省級級別的主要領導人黃麗滿等,每人每月的福利、津貼、待遇,達二十五萬至三十萬元(人民幣,下同)。僅每月私人宴請開支,每月租用五洲賓館高級套房,就達十五萬至二十萬,月贈送禮品五萬元。

黃麗滿到深圳的四年,在深圳灣、廣州、北京、上海,各有一幢豪宅,市值共達一千四百萬至一千五百多萬元。在北京、廣州、深圳購置的三幢住宅,都有國家津貼,實際上等於饋贈。位於廣州白雲山風景區的一幢別墅,市值四百萬元,但僅付了二萬五千元人民幣的裝修費。在該風景區的四十多幢別墅,都是廣東省委近屆常委的私產。黃麗滿在深圳灣的一幢歐式別墅,面積二百八十平方米,附有一百多平方米的花園,市值近五百萬元。黃麗滿僅付了五萬元。無論是居住面積,還是國家對幹部的住房津貼,都屬於違規、超標。中央反腐風聲一緊,黃麗滿及其家屬先後拋售四幢住宅,套現一千三百多萬元。

黃麗滿還被舉報以市委的名義,長期包用麒麟山莊、五洲賓館十六套高級套房(供省部級高幹休假時享用),年開支高達二千萬元。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中紀委特別選擇在深圳召開了「加強反腐倡廉法規制度建設座談會」,中紀委副書記夏贊忠親自主持會議。夏指出:深圳問題既有全國普遍性,也有特殊性。在座談會期間,夏贊忠曾找廣東省長黃華華、以及黃麗滿談話,再次責成他二人能主動些,嚴肅對待自己的問題。

由於胡溫在廣東缺乏內應,黃麗滿等人在江澤民直接庇護下以檢討方式過關。

二零零九年胡溫發動總攻

二零零七年底胡派心腹大將汪洋出任廣東省委書記,占據制高點。汪在廣東大刀闊斧的運作受到當地江系人馬的箝制。

二零零八年底中國知名家電連鎖企業國美電器中國首富黃光裕,由於其資本運作的「大手筆」,涉嫌經濟犯罪被警方調查。以此為突破口,廣東江系高層人馬陸續受到牽連,被中紀委「雙規」的有,諸如原廣東省政協主席陳紹基,原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黃松有,原公安部部長助理、江系政治局代言人周永康的內定接班人鄭少東、原廣東省委副書記、浙江省紀委書記王華元等。

如今,深圳市長許宗衡落馬使得本次胡溫對江系南方勢力的清剿已無懸念。

近日,更有消息傳出,稱繼許宗衡之後,黃麗滿在六月十三日已被祕密雙規。若消息屬實,這對江系人馬的震動不亞於當年上海幫主陳良宇被抓。

「揪出黃麗滿,牽扯江澤民」


黃麗滿與江澤民曖昧的男女關系,一直是中國官場黃色笑話的焦點內容。正因為「揪出黃麗滿,牽扯江澤民」 之間的關連,江胡鬥的深圳南方戰場才十分引人注意。(新紀元資料室)

據了解內情人士透露,對廣東特別是深圳人來說,黃麗滿像是一個走馬戲的女人。一會兒到深圳、一會兒到廣州,跑來跑去,不是為了工作,只是為了晉升。

一九八二年,江澤民任電子工業部第一副部長、部長時,當時三十七歲的黃麗滿任電子工業部黨組辦公室副處級祕書、副主任(正處級),深獲江澤民信任,並由此建立起與江澤民緊密的上下級關系。

一九八四年,江澤民親自提名黃麗滿任電子工業部辦公廳副主任兼黨組辦公室主任(副廳級)。一九八五年,江澤民到上海工作,黃麗滿繼續留任。江澤民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後,黃麗滿的仕途開始出現轉機,一九九一年,黃麗滿終於從副廳級晉升正廳級,升任中國電子工業總公司辦公廳主任。

一九九二年,在鄧小平「南巡講話」的大背景下,黃麗滿不露聲色地從北京自覺降格調任中共深圳市委副祕書長。外界都以為黃麗滿只是像眾多南下深圳者一樣,是去淘金的。

爾後,江澤民到深圳視察時,故意問為何黃麗滿沒有到場,讓當時的市委書記嚇出一身汗。很快,黃麗滿就成了深圳市委書記。省長李長春事事都要向她請示。二零零五年初黃麗滿轉任廣東人大主任之前,提拔兩個親信,李鴻忠升任深圳市委書記,許宗衡任市長。

黃麗滿與江澤民的關係到底如何?一個準確的答案是,無論在深圳還是在廣州,黃麗滿每年總有十次以上的時機到北京開會、工作,江澤民每次到廣東,黃麗滿總會「全身心」地陪同,諂媚之態溢於言表。黃麗滿是「三個代表」的最積極的吹鼓手,對江澤民的崇拜沒有任何人能與之相比。但黃麗滿任深圳市委書記期間,到中央黨校學習時鬧過大笑話。在考試時,她連三個代表思想都答錯了,曾被中央黨校副校長滕文生點名批評:「太不應該!」

黃麗滿與江澤民曖昧的男女關系,一直是中國官場黃色笑話的焦點內容。正因為「揪出黃麗滿,牽扯江澤民」 之間的關連,江胡鬥的深圳南方戰場才十分引人注意。

結拜大哥師東兵揭露許宗衡


大陸作家師東兵(左)同深圳市長許宗衡(右)曾經兄弟相稱,後來交惡。(網絡截圖)

政治傳記作家師東兵最近廣受關注,原因在於他的前好友,現在的死敵,原深圳市市長許宗衡忽然被中紀委雙規,並傳出自殺未遂的消息。對此,師東兵說,「我並不是揭露許宗衡的第一人,也不是最後的人,我只是其中一個。」

師東兵作品的主要題材是中國大陸的政治人物傳記,但是頗有爭議,有人甚至斥責其大量的偽造史料。不管怎樣,師東兵對許宗衡的揭發,若以傳記的眼光看,恐怕是師東兵最成功的作品了,受到了最廣泛的閱讀與傳播,殺傷力巨大。

師東兵是許宗衡的結拜大哥,在二零零六年初時還受到許高規格的禮遇,後來卻突然與其決裂。外界對師東兵不願與許合謀錢財的解釋不以為然。有人猜測,師東兵是否早有高層內線提醒其政治上站錯了隊,以後會受牽連?或是其自身政治嗅覺感悟在胡溫動作前必須盡快脫身。

據報,許身邊人說,「許宗衡說,他最大的錯誤就是看錯了師東兵,原來以為他是一個書呆子,把許多事情告訴了他,害得許宗衡這段時間根本睡不好覺。」

師和許宗衡鬧翻後,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許宗衡指令深圳市公安局刑事偵察局第六大隊即反恐大隊以「詐騙」為由將師東兵抓捕。同年九月三十日,師東兵被許宗衡陷害入獄五個多月後,卻在「有關領導」的關心下取保候審出獄,並找到了足以證明其清白的許多證據。

師東兵平安被保,據說與其在北京頗有人脈有關。但師東兵父女二人,並不從此銷聲,卻是不斷的寫揭發材料上告,始終高調,許宗衡卻始終奈何其不得。可見,師某背後的力量並不一般。許宗衡被雙規後,師東兵評論四個字:「罪有應得」,顯然份量不輕。

許宗衡的錢權交易


江澤民派系深圳市長許宗衡被雙規,江胡鬥的南方戰場浮現。圖為二零零七年胡與江一同出席會議。(AFP)

許宗衡的問題早已有傳聞,據稱前任市委書記李鴻忠調往湖北時,中央曾讓其主持工作幾個月,結果告狀信像雪片般飛往北京,最終中央決定由時任廣東省委副書記劉玉浦前往深圳主持大局。

許宗衡做人做官均有一套,年僅三十多歲就官至副廳級,九十年代初到深圳淘金時,放棄湖南衡陽市委常委、組織部長的寶座不坐,跑到深圳市委組織部做幹部培訓處處長,當時他的選擇,讓湖南官場中人大跌眼鏡,但沒想到許宗衡就是從這個處長位置起飛,短短十二年,做到市長的位置,這又讓官場中人大吃一驚。

官場傳聞,許宗衡通過兩條路子打通天地線,一條是通過其湖南籍的著名歌星宋祖英,認識中央高層江澤民,受到賞識之後平步青雲;還有一條就是緊跟前任深圳市委書記黃麗滿,駛上官場的快車道,經營有術步步高升。

根據師東兵的舉報,許宗衡身邊培養了一批靠他起家並為他牟利的人,其中就有不少是搞土地起家的。他們在許宗衡活動市長的過程中也為他提供了大批的資金,他上臺後用審批改變土地和轉讓土地的名義給這些人作為回報。

同時,許宗衡還為這些人包攬一些大的工程進行倒賣而洗錢。他向國土局、規劃局打招呼讓某公司中標,承包了鹽田港添海工程撈了五億多元;又親自活動讓他們中標南山區舊城改造的工程。

許宗衡曾說:「在深圳沒有自己的人是什麼也幹不成的。」他把妹夫楊維民安排到某公司負責斂財,小舅子安排到深圳市口岸管理中心當了主任的助理,他的外甥張星安排到羅湖區國稅局當了科長。
師東兵舉報說,許甚至公開列出賣官標價:一名區級的正職不低於一千萬元;大集團正職不低於八百萬;一般的局長在五百萬到六百萬之間。並說,「在一些場合,只要我出來,其實就是給他們作廣告。」

當師東兵托許辦事,卻表示不好意思要錢時,許宗衡沒給辦事,二人因此翻臉,斷絕了關係。後來,師東兵被深圳公安局以詐騙為理由抓捕,但因「證據不足」,沒有最後起訴。師則一直上告,直到今年六月五日,許忽然被雙規。◇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