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林興隆 談酒話人生

?"
林興隆博士及夫人。

  品酒無數,閱人無數,不喝酒的品酒師林興隆博士認為:「酒品如人品,像好品質的酒,色澤純,味道醇香耐回味,越久越香價值越高;人品也一樣,好的人品,也能令人分辨出,能不能讓人感受真誠透明,忠厚耐久,好品行的人,也會是他人回憶和念念不忘。」

「這種葡萄酒屬於很名貴的,新酒帶點酸澀成份的,可置存放得越久越醇;這一種白酒醇香適口,配雞肉或魚肉;濃厚、略帶澀味的,配牛排;略帶果酸味或微甜的白酒可配生魚片,這樣魚腥味就顯不出來。」和新澤西莫里斯(Morristown)酒莊老闆林興隆博士一邊品酒,一邊慢慢聽講著西方人關於酒與飲食的知識和故事,許多人生的味道,也在其中舒散,展開了。

早在《禮記》記載中,有釀酒古六法:「秫稻必齊,麴必時,湛熾必潔,水泉必香,陶器必良,火齊必得。」而常見的西洋酒有威士忌、香檳酒、米酒、紅酒和高度數的白酒,如何懂得品西洋酒並配不同的西餐,也是一門學問。

品酒時,先觀察酒的顏色,聞聞酒香,再將酒送入口中,但不是馬上喝下去,而是讓酒充滿上下顎和舌面,等一會時間,再咽下去。他說喜歡賞酒的人還會做筆記,如「某年這種酒什麼味道,成熟度的進展、口感、香醇度等,以便來日再嚐時,有所比較。」這是喜愛品酒的人特有的習慣。

東西方品酒文化

身為第一代來美的台灣人,林興隆說台灣人一向喜歡乾杯,喝起酒來,講究豪爽、盡興,朋友相聚,盡情歡飲是難得的痛快事。應酬交際時,往往主客要互相敬酒、乾杯,以示敬意及誠意。有時愛比酒量,乾得多更顯快爽、大方,但也往往因各人酒量差異,無法對等,有時會產生誤會,認為不敬、失禮而發生意氣爭執之事也常有。

西方人在喝酒時不在意乾杯,意在慢慢品嚐,往往以佐餐、小啜為主。酒是西方人生活中、交際間、慶典上不可缺少的飲品,也是人與人互動的主要媒介。西方人不可以豪飲,乾杯以示敬意,為飲酒而飲酒不是喝酒的目的。在酒餐的互動中,交流的話題往往是對酒的品嚐而產生的。比如酒的來源出處、葡萄種類、酒的品質、佐餐的品道,甚至酒廠、釀酒師等等,可以說飲酒是一個觀察、品價、鑒定、分析、溯源,也是享受、分享、促進交情、增加和諧浪漫氣氛的過程。

西方喜愛酒的人,買好酒收藏起來,過了幾年或幾十年之後,可以打開瓶蓋的時候,就開瓶品一品,若成熟度尚未達到,就過一段時期再拿出來嚐一嚐;或者等好友前來時,拿出來一同暢飲。

他說,酒剛開封,多數有點澀澀的感覺,先倒入杯中旋搖(搖動時最好杯腳平放桌面,不要舉杯旋搖,以免酒灑出潑到衣裳)待十五至三十分鐘,酒氧化後,品嚐起來味道會更醇更好。所以美國人吃飯喝酒,是要慢慢品嚐,有時可以嚐到各種不同的香味。好的酒,口感香而持久;不好的酒,一會兒味道就沒有了。有些好的酒是越存越醇,但需要考慮存放時要倒置酒瓶,酒窖濕度要保持四十至五十度,溫度五十五至六十F間,需要恒溫存放,這樣才能保持酒的品質。但不一定存放時間越久品質就越好,有時太久了不僅味道不行了,還可能會變成醋。

據科學資料統計,紅葡萄酒有助於心臟健康,一天適量紅酒約六盎司佐餐,可以增加食物的品味,也助於血液循環,尤其紅葡萄中的某些成份有益心臟的健康。

他說西方人的飲酒文化是很考究豐富的。除了什麼食物配什麼酒之外,還有一種優良習俗,父母為結婚的兒女買好酒,等再下一代結婚時拿出來開瓶慶賀,這樣傳遞關愛與期望的酒糧,代代相傳。如葡萄牙的PORT酒一藏就是二十至五十年不等。


林博士酒店裏的各種西洋酒。

林興隆的酒莊裏從日本特產米酒到蘇格蘭特產威士忌,應有盡有。他指著一瓶GIN酒說,GIN酒源於英國,用於治療水手們在遠航中身體上的不適,如感冒等,喝這種酒有治癒效果,是英國特有的烈酒。他另拾起一瓶法國Borderaux地區出產的酒說,Borderaux酒最大特色是它的釀法,是用不同種類的葡萄調製而成,名產各有不同調配的處方,這點顯示出法國人的包容,開放浪漫的文化特性。

而猶太人喜歡的KOSHER酒被譯為潔食,猶太語意思是To Be Right,不僅指產品乾淨,也指做的過程要符合要求的「To Be Right」。猶太人注重道德操守,看重品行信譽,講究衛生。不僅酒飲,其他食品都要是KOSHER,對所做的過程都要求乾淨、純淨,不染雜思雜念。

這一點也很像東方古人各行各業行為處事前的「靜心調息」、「正心誠意」, 注重過程,那些產品也就健康有益。

意大利的好酒存放時間很長,釀酒的葡萄也與眾不同。好酒用的葡萄是生命力強的葡萄。因為意大利屬火山地形,受地理環境影響,許多葡萄種植在火山灰形成的土壤中,根要向深向廣處伸展來吸取養份,能生存下來的葡萄生命力強,用這些葡萄釀製的酒不僅品質好,持久,並且還含有礦物質的營養和味道。

林興隆說,環境太舒適的土壤中有時培養不出好的有特質的葡萄,這有點像多數當今移民第二代都不像父輩們肯吃苦耐勞。

傳統美德久釀共回味

當年他們第一代來美的台灣人肯吃苦,肯拚,「那時打工一小時一點八美元,一條麵包二十五美分,一加侖牛奶三十美分,一打雞蛋二十五美分。」他說二十多年來和太太沒有回台灣,節省下來的錢同其他同鄉一起為推動故土台灣自由民主做點事,台灣自由民主進程也離不開這些近四十年海外原鄉人點滴匯集的努力及犧牲。那些時日,他們這一代原鄉人對台灣的情懷經歲月之積已成佳釀,封存於心,越久越醇,待摯友前來時,共同開封慢慢回味。

雖然在支持正義理念方面的捐贈和投入頗為慷慨,但他們的節省和體貼也成為習慣。請朋友吃飯時得到友鄰餐廳的優惠,見他付款後小聲如自言自語地說:「他們非要這樣,其實不想讓他們打折,他們能得的本來就不多。」

他體貼入微,尊重員工,在同來賓合影留念時,他一定請員工們一同加入。談到經營,他說:「當時聽說台灣人很少能合作長期做生意,但我們合夥二十多年,開始把原則交代清楚後,誰做什麼,分工明確,有紅利就分,沒有紅利就算,相互信任,合作友好,相安無事。」說起來平常,實際是德行與修養的實踐。

他們的言傳身教也影響著孩子,在夫人意外車禍而需要照顧的六年期間,恰恰是有設計專長的兒子大展鴻圖的時候,但孝順的兒子毅然選擇了一邊照顧母親,一邊幫助父親打理酒莊生意,讓他既欣慰又愧疚。如今夫人行走如初,兒子也擴展了喜歡的事業,或許正是他們在艱難中能夠持守傳統道德,因而得到了神的賜福呢。

不喝酒的品酒師

琳瑯滿目的各色酒瓶伴著講不完的各國酒文化故事,令人大感意外的是,參加過品嚐百種酒評比的評酒活動的林興隆並不喝酒。

品酒無數,閱人無數,他說:「酒品如人品,像好品質的酒,色澤純,味道醇香耐回味,越久越香價值越高;人品也一樣,好的人品,也能令人分辨出,能不能讓人感受真誠透明,忠厚耐久,好品行的人,也會使他人回憶和念念不忘。」

應是這份清明的辨析,勝似飲酒的微醺與迷茫吧。◇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