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伊朗大選作弊 網路引爆綠色革命

?"
六月十七日伊朗德黑蘭,伊朗前總理、總統候選人穆薩維的支持者繼續遊行示威,抗議內賈德重大舞弊。(Getty Images)

伊朗大選明顯重大舞弊,在現任總統內賈德宣布當選後,大規模群眾抗議活動就此引爆,甚至兩百萬人走上街頭遊行抗議,引起當局嚴厲鎮壓,宛若天安門事件的翻版。而「綠色革命」的掀起,靠的是無遠弗屆、即時便利的互聯網。

月十三日在四年一度的全國總統選舉之後的第二天,伊朗內政部宣布現任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艾馬丹加)以壓倒性優勢獲勝,其得票率高達62.63%,而選前民意調查呼聲最高的前總理穆薩維(Mir Hossein Mousavi 墨沙維)僅獲得33.75%的選票。另外兩位候選人前伊斯蘭革命衛隊總司令雷紮伊(Mohsen Rezai 芮塞)和前議長卡魯比(Mehdi Karroubi 卡洛比)得票率分別為1.73%和0.85%。據悉,此次總統選舉的投票率達到85%左右。

消息一公布就在伊朗全國範圍內引爆了大規模群眾抗議活動,特別是首都德黑蘭,數十萬甚至二百萬人的抗議活動已持續六天,目前民眾抗議不斷,事態還在發展中。很多示威者表示,彷彿三十年前的伊斯蘭革命又回來了。

大選舞弊現象嚴重

六月十八日,伊朗選舉監管機關「憲法監護委員會」(Guardians Council)表示,三名敗選的總統候選人已指出了十二日投票時的六百四十六件違法案例。不少地方點票工作還沒結束,選舉結果就公布出來,而且據內政部知情人爆料,網站部份投票數字加起來竟超過 100%,而少數族裔地區的投票數字更改了四次,以突顯超高的投票率。

很多民眾反映,投票時毫無私隱,要在選舉官員和大批艾氏支持者面前填寫選票,令不少人不敢表達心中意向;數以百萬文盲選民更要由艾派人士代為填寫。公布結果顯示,艾氏不但在全國三十個省取得壓倒性勝利,甚至在三位候選人的根據地也獲得全勝。某國營電視台偶然記錄下來的點票畫面顯示候選人雷紮伊的票數竟越點越少。毫無疑問,民眾根本無法相信官方數字的真實性。

據伊朗博客網透露,實際上內賈德只取得五百七十萬選票,排第三。穆薩維取得一千九百一十萬選票勝出,卡魯比則取得一千三百四十萬張選票排第二。十八日德國政府發言人也表示,「根據我方資訊,我們相信選舉中出現了不法情事。」不少西方國家也對選舉結果持懷疑態度,但美國一直沒有明確表態。

六十七歲的穆薩維是伊斯蘭革命之子,八十年代兩伊戰爭期間擔任總理,跟艾氏一樣,他也不同意以色列的存在,並為一九七九年美國駐伊朗大使館人質被挾持事件辯護。英國《經濟學人》曾形容二十年前的他是「強硬極端分子」,如今卻以改革派姿態現身。

精神領袖變軍方圖章

十五日,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Ayatollah Ali Khameini 哈米尼)宣稱已要求憲法監護委員會「精確地調查」部份選區,並呼籲穆薩維通過合法、和平的手段解決不滿,而內賈德堅持沒舞弊,並將民眾示威比喻成輸球後發洩不滿的球迷。

六月十九日,作為政教合一、高於總統之上的伊朗最高領導人,哈梅內伊宣布調查顯示選舉沒有重大舞弊,高投票率顯示了伊朗人對伊斯蘭體制的信心。一直有傳言指艾氏於一九八零年加入革命衛隊,投身情報和保安部門,選舉第二天哈梅內伊就在全國發表冗長聲明,讚揚艾氏贏得「歷史性勝利」,變相屈尊降貴替艾氏抬轎,外界評論說,哈梅內伊受控於軍方,充當了橡皮圖章。

伊朗約有七千萬人,其中60%的人口不到二十八歲。現任總統艾氏實施的極權專制,不但在國際上與世界民主潮流為敵,強硬堅持發展核武器,在國內也強力推行保守派管理,對於婦女的衣著、人們聽的音樂都嚴加管制,道德警察動輒抓人罰款,國家經濟也面臨困境。艾氏執政四年多來,民間積累了強烈的思變情緒,很多人都希望他下臺。目前支援艾氏的多為貧困農村人口,而德黑蘭等地的城市民眾大多支援改革派。

二百萬人遊行 德黑蘭的「天安門事件」


繼十三日十多萬民眾街頭抗議之後,由於網路的串聯作用,民眾抗議浪潮一浪高過一浪。據伊朗官方報導,十五日周一,德黑蘭爆發了二百萬人的抗議活動。群眾一邊遊行一邊高呼:「寧願死也要拿回選票。」「我們要抗爭,我們寧願死也不接受選舉舞弊。」人們或佩戴象徵穆薩維陣營的綠色絲帶、頭巾,或身著綠色衣物或帶綠色口罩,或手舉綠色旗幟,令大街變成了綠色的海洋。聯想到東歐國家的顏色革命,不少人認為,伊朗的綠色革命已經來臨。


四月六日,印度阿薩姆省首府古瓦哈蒂市區發生連環爆炸事件,警方研判,恐怖分子在機車上安置了爆炸物引發大火燃燒,波及現場多輛汽機車。(AFP)

當局對此進行了嚴厲的鎮壓。據伊朗國營電臺、報導,十五日有人衝擊和破壞政府建築物,攻擊軍警哨站。官方稱七名死者都是「暴徒」,當局更拘捕了發動騷亂、有炸藥和槍枝的「反革命分子」。但美聯社記者目睹其中一人的死亡真相是──多名戴頭盔的便衣民兵朝人群開槍,一名示威男子頭部中槍倒地,鮮血染紅行人道。另一女目擊者向英國《泰晤士報》表示,「防暴警察用大槍射他們,不像電影中槍傷只留小小子彈洞,而是把手掌和肢體轟掉,很恐怖、很恐怖。」

面對一九七九以來最大規模的示威,被視為「革命搖籃」的德黑蘭大學和其他學府的師生再次站在了抗爭最前線。為了將「綠色革命」消滅於萌芽階段,當局鐵腕鎮壓,軍警十四日曾血洗校園,槍殺了十二名學生。國際社會普遍把此鎮壓行為比喻為「德黑蘭的天安門事件」。

網路催生綠色革命

同中共一樣,伊朗極權政府一直封鎖資訊,企圖牽制人們的交流,然而高科技的發展使集權者的封鎖難以得逞。當局開槍鎮壓後,伊朗政府封鎖了傳媒網站、阻止手機短訊,並禁止外國記者採訪,但連續六天的群眾遊行示威照樣進行。有人評論說,一九七九年伊斯蘭革命靠的是噴漆塗鴉和影印傳單來動員民眾,而這次「綠色革命」則由互聯網引爆。

據悉,伊朗民眾把Twitter當成了示威組織中心,用YouTube呈現抗爭實況,Facebook成了虛擬新聞室,CNN的報導都是依靠伊朗網民提供的資訊寫成的,人們還利用軟件反擊官方封鎖,結果令官方網站癱瘓。正如一個媒體專家所說,「伊朗的情況說明政府和傳統傳媒已不是新聞的把關人,街頭上的人現在都變成了現場記者。」

二零零六年成立的Twitter是個流動微型網誌服務,用戶可用手機短訊、網上即時通訊、電郵、Twitter網站或其軟件等多個平臺來操作,每次輸入最多一百四十個字母。這次人們利用它散播示威地點、提示地方有軍警鎮壓等情報,亦可留照片和錄像的連結,更有人用Google Maps顯示集會地點。

回顧歷史人們不難看出,科技影響生活更影響政治。CNN對一九八九年六四、蘇聯解體和一九九一年波斯灣戰爭的二十四小時即時新聞,促使了事態的發展。二零零一年手機在菲律賓的普及,最終令總統埃斯特拉達成為首位遭手機短訊推翻的國家元首。二零零七年緬甸僧侶利用互聯網號召民眾,在仰光市發起兩萬人遊行,令軍政府束手無策。今次伊朗「德黑蘭之春」大示威,更將互聯網的政治威力發揮得淋漓盡致。

中國破網專家幫助了伊朗人民

六月十七日,伊朗革命衛隊發出強硬聲明,宣布「軍管」互聯網,對網上「製造緊張局勢者」將判處死刑。面對極權者的封鎖,有關鎮壓的照片錄像和集會資訊卻依然源源不斷的傳出,人們在驚喜之餘,非常感謝那些提供破網軟件的功臣。

一年前伊朗大學生偶然發現自由門等破網軟件後,使用十分安全有效,於是很快四十多萬伊朗人利用法輪功學員開發的破網軟件上網,一度造成自由門的服務器超載失效,今年一月全球互聯網自由聯盟(GIFC)關閉了伊朗的連接服務,但在伊朗大選之前再次開通了此免費服務。

目前伊朗選舉風波還在進行中,無論結果如何,民眾嚮往民主自由的心願,在破網軟件翅膀的幫助下,會飛得更高更快更遠。◇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