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引導大象和領導經濟的人們

?"
賓州費城爵碩(Drexel)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助理教授

    美聯儲主席伯南克最近受到許多批評,有人質疑美聯儲(Fed)在此次經濟危機中起到的作用,或者應該起但還沒有起到的作用。也因此,國會山上下和白宮內外,都在猜測伯南克目前的任期在明年一月三十一日到期時,奧巴馬是否會讓他連任?


說社會經濟是由某一個人、某一個黨派、或某一個政府「領導」的,就好像是在說,在大象隊列前玩耍的小男孩,領導了象群的行進。圖為今年三月在泰國清萊整裝待發的一群大象。(Getty Images)

干預槓桿的失靈

伯南克連任的可能性,去年十一月就有人猜測不已。因為奧巴馬選擇了蒂姆‧蓋特納(Timothy Geithner)任新的財政部長,而沒有選擇呼聲很高、原哈佛校長薩默斯(Larry Summers)。所以人們猜測,這是因為奧巴馬屬意薩默斯來取代小布什任命的伯南克,做為美國中央銀行的行長。

跟前任格林斯潘相比,伯南克光環少了許多,麻煩和指責卻增加了許多。也難怪,格林斯潘當年連番降息,銀行、股市、房市都皆大歡喜,而伯南克離開普林斯頓的教職前往華府,上任兩年,就趕上了這場幾乎史無前例的經濟災難。

有趣的是,伯南克三十年前從麻省理工得到經濟博士時,畢業論文的題目是「長期承諾、動態優化及商業周期」。對目前的危機是否是一九二九年以來最大的?我們是否處在八十年來最糟糕的商業周期的低谷?以及是否長期承諾的缺乏導致短期逐利的氾濫?也許伯南克會有許多不為人知的心得。

從格林斯潘的風光無限,到伯南克的灰頭土臉,知識界和社會人士都在考慮,我們是否把美聯儲主席、美聯儲本身、乃至政府在影響經濟方面的能力,估計的太高了?那些以前似乎卓有成效的升息、降息、購買公債和拋售公債,是否真的會對經濟活動產生那麼微妙的影響?如果利息的槓桿、政府干預真的有用,為什麼它們今天失靈了呢?

引導大象的頑童

以前有個比喻,說的是一個頑皮、冒險的男孩和一群大象的故事。

叢林中,巨大的象群慢慢的朝著既定的目標移動,一個小男孩突然發現,他可以在象陣的前面行走,好像是在引導象群前進一樣。走著走著,男孩越來越發現,他好像真是在「領導」著大象向前邁進。等象群穿過村莊,小男孩也在象群前面向路旁的人群招手,接受人們的喝采。慢慢的,男孩變得得意忘形起來,以為他是象群真正的領袖。

等到大象群忽然轉了方向,按牠們既定的路線走向其命運的歸屬,驚慌失措的男孩才發現,他其實只是一個人在走,身後什麼都沒有。大象轉向時沒有取得小男孩的許可,甚至沒有跟小男孩打個招呼。想像一下這頑童失望、失落的心情;那些政治人物在失去權力之後的失落感,應該與男孩差不多。

中共領導中國經濟的迷思

故事揭示的,是政客覺得在「領導」國家、「領導」經濟的時候,其實他們自己也知道,權力是飄渺並捉摸不定的,權力的實施常常只是虛幻的假象,就像一群大象在移動時前面自得其樂的男孩感覺的一樣。這也許會解釋為什麼那些集權者和獨裁者,會時刻需要弄權術、搞內鬥、斥異己,以確保手中的權力更加真實化。

許多中國人,包括許多在自由社會生活的人們,都有一個頑固的見解,就是「中共領導了經濟」,「中共把經濟搞上來了」。如果有人反問,如果說台灣的執政黨「領導了」經濟、使台灣在世界上名列前茅,甚至創造出比中國大陸更好的成績,你會認為這是「國民黨」或「民進黨」的功勞嗎?他們這時往往立時語塞、沒法回答。

當然,越來越多的人們開始意識到,人們之所以有這個錯誤的見解,是因為別有用心的當權者惡意的宣傳。

複雜的叢林和困難的計畫

經濟世界的競爭和拚搏,自然沒有大象那麼溫和。西方有個說法,說外面的世界就是叢林(Jungle)。說起一個國家的經濟及其發展,其實真的跟一群動物差不多。你可以把它比作羊群、牛群、甚至狼群、獅群,都差不了多少。羊群、牛群不用引領,自然會走向牧草和水源,狼群不用引領,自然會奔向羊群、牛群。

經濟不需要什麼人來「領導」,企業者自然有追求利潤、追求營利、追求錢財的自然動力,也因此帶來工作機會、新的產品和政府的收益。經濟學研究發現,只要沒有戰爭和內鬥,任何社會體系內的經濟,都會迅速的發展起來。經濟規律下的自然人不需要領導,它自然會向前、向更多的錢的方向發展,從而帶動經濟的發展、GDP的增加。

由於經濟體系的複雜性,人幾乎沒有可能去真正的「計劃」、「安排」所有的的事情,更何況由什麼「國家計委」之類的官僚來決定經濟的命脈了。

政府本身就是問題

有個朋友的朋友是專門研究、侍候草坪的,就是那種高爾夫球場果嶺(Green)上的細草。粗看覺得這工作領域也太窄了吧,但考慮到美國有一萬六千座高爾夫球場、其中對公眾開放的就有一萬一千座,那這人的工作機會也就不是那麼的狹窄了。

美國勞工部有個標準職業分類系統(SOC),聯邦政府用以統計職業內工作者的數量。這個系統中有八百二十種職業,分屬二十三個大類、九十六個小類,以及四百四十九個範圍廣闊的職業種類。八百二十種職業中的每一個,都需要在其中工作的人有類似的職責、技能、教育水平和經驗。如果不是由市場來自發的調節,而是由政府官僚來計劃這些職業、安排就業,想想看,就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美國前總統里根(雷根)有句名言,他說「政府不能解決任何問題,政府本身就是問題」。等國人把這個精湛的觀點吃透了,中國經濟的問題就會好辦多了。至少,人們不會被那些「政府領導了經濟」之類的拙劣謊言給迷惑住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