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蔡草如 彩繪寺廟彩繪人生

?"
已故台灣知名寺廟彩繪畫家蔡草如。

 不同於寺廟工匠的沿襲與裝飾,留學日本的台灣寺廟彩繪工藝翹楚蔡草如認為「藝術是修持得來的,誰的修養好,誰的藝術成就大。」重德禮佛,輔以素描、寫生及中國水墨功底,蔡草如的彩繪成就被譽為「堪稱近代中國、台灣第一把交椅。」

「入夜後,好友紛紛上門,有少年同窗、藝文界伙伴,也不乏慕名來訪者,大家進了門後主人奉茶上點心,大家彼此交換生活心得,一起欣賞主人近作,或品評登門求教者的作品,俗世的、藝術的、信仰的,大家忘卻身份,好不融洽。」前台南市國畫研究會會長楊智雄回憶當年在他的老師蔡草如工作室的情景。

楊智雄說,那是座落在「人和街」上一間三、四坪大小的「陋室」,「陋室」裏八尺高,木條補強的夾板所充當的畫板上,老師用膠彩、水墨畫出了千百幅慈悲莊嚴的佛祖、觀音;肅穆儒雅的關公、孔子,甚至還有許許多多耐人尋味的鄉野鄰里景緻,成為名聞一方的藝術家,而老師的為人正好和街名相呼應,經常吸引很多人在此相聚。

東瀛深造 寫生功力精進

蔡草如於一九一九年出生於台南,自幼展現繪畫的藝術天賦,國小參加當時台灣總督府舉辦的海報比賽,一舉拿下首獎。他的舅父陳玉峰是台灣寺廟彩繪名家,蔡草如耳濡目染之中,也步上寺廟彩繪之途。

對於藝術,年輕的蔡草如有著更遠大的抱負。在母親的支持下,蔡草如於一九四三年前往日本川端畫學校深造。楊智雄表示,蔡草如留日期間目睹許多名畫原作,並且「親炙當年小松筠、川端玉雪等名家在藝術上的投入與奉獻,對日後的繪畫創作生涯有正面的影響。」

在日本川端三年嚴格精密的描寫訓練,也使得蔡草如寫生畫功更上層樓。國立台灣藝術大學美術學院院長羅振賢表示,日本畫家往往對人體解剖、肌肉紋理都有嚴謹的考究,蔡草如也受到這樣的培養,他體察人物、深入自然山水、走近民間生活,不間斷的寫生,「充份掌握人事物其特殊的個性、各自獨特的表現,而且貼近人生,深具親和力。」


蔡草如畫作貼近人生,深具親和力。

楊智雄舉例:有一次老師畫一幅「羲之愛鵝」,畫來畫去,就是不滿意。「後來我們到市郊一處養鵝場,頂著大太陽,大約畫了三小時,對鵝的動作、神態有了徹底了解後,才收筆回家。」後來蔡草如陸續畫了幾幅「羲之愛鵝」,「下一張沒有畫之前,我都覺得眼前的就很好了,但是卻一張比一張還要好。」


蔡草如畫作「羲之愛鵝」。

廟宇彩繪 注入藝術神髓

一九四六年,蔡草如自日返台。廟畫工程奠定了他的經濟基礎,也打開了他的知名度。長年下來,台灣許多廟宇古寺都曾留有蔡草如的作品,如關仔嶺大仙寺、佳里震興宮、朴子配天宮、府城萬年殿、開元寺、靈佑宮、朝皇宮、三官大帝廟、開基武廟、福隆宮、媽祖樓、觀音講寺、普濟宮、海安宮等等。

一九七零年,泰國徐氏宗祠修建,主事者到台灣觀摩各處寺廟,看到蔡草如在日月潭文武廟的作品後,還特地禮聘他赴泰國為徐氏廟作壁畫。

「寺廟彩繪工程之外,我父親還是非常鍾情水墨、膠彩的藝術創作。」蔡草如兒子、現任台南市國畫研究會會長、同時也是台灣膠彩畫協會理事蔡國偉回憶:「他很勤勞,天剛一亮就一定起床,帶著畫本到工地,四處寫生,除了為寺廟工作外,大部份時間都沉浸在畫藝的摸索與專研。」

一九四九到一九六零年間,蔡草如多次榮獲全省美展第一名,多次獲獎後,成為全省美展評審委員;一九五三到五七年間,他連獲三次台陽美展最高榮譽「台陽獎」。

一九六四年蔡草如創立「台南市國畫研究會」,並於三月二十五日美術節舉辦第一次「國風畫展」。因為這個展覽名稱,當年台灣書畫大師于右任致賀時題字為「國風畫會」,此後許多人就以「國風畫會」相稱。

楊智雄表示,蔡草如一方面以其溫樸雅實的為人,為「國風畫會」會員立下鮮明的人格風範;另一方面在技藝上,他則提倡寫生觀念,而不是因循臨摹。他親自帶會員從「實際的山水、人物描寫中,用心感受,體察內涵,塑造出畫家自己的風格。」

「國風畫會」顧問顏長裕回憶當年與蔡草如一起寫生的情景:「我們去過苦苓湖、龍船窩、燕巢的雞冠山、虎頭埤、月世界、左鎮、玉井、甲仙、曾文水庫近郊、溪頭、岡山、六龜之十八羅漢山……老師還都多次教我如何將寫生稿重畫出更生動的作品。」

台灣美術史學者蕭瓊瑞認為,蔡草如以廟畫工程為業,然而他卻不像一般工匠,只局限在技藝的簡單承襲與重複訓練,他把民間廟畫昇華到一個藝術的表現,這在兩岸都是絕無僅有的。

蕭瓊瑞教授進一步說明:「以往寺廟工匠沿襲前人底稿色彩上的裝飾,對於人物沒有內涵的刻劃。蔡草如先生因為有素描、寫生功底以及中國水墨基礎,他的筆調色調、造型紋路,都已進入精緻品質,而且能夠傳達出人物的神韻。」他認為蔡草如在寺廟彩繪上的成就「堪稱近代中國、台灣第一把交椅。」

謙沖人和 視名利如浮雲

蔡草如名氣響亮,寺廟負責人對他都禮遇有加,可是他每到工作場上,遇見任何人,一定會親切的向他們打招呼,就是搬磚頭、塗水泥的學徒小弟也是如此。

蔡國偉表示,因為祖母一再叮嚀「不要靠借貸來買屋或蓋房」,因此很長一段時間他們一家都生活在窄小的屋簷下。雖然住處簡陋,但是他個性寬和,不高傲,所以人緣非常好,幾乎天天都有一堆朋友來訪。「如果父親在家,那就像『三班制』一樣,早上、下午、晚上都有不同社會領域的人來家裏喝茶、看畫、聊天。有時父親在屋裏作畫,門外來了賣涼水、點心的小販,他都會招呼他們進屋。」

一九八四年,台南市文化中心落成,市長慕名找到了蔡草如,請他繪製演藝廳帷幕,然而蔡草如卻婉拒。楊智雄回憶說:「老師認為這是公共事務,應該公開招標,不能因為自己名氣大,就不注重這些細節。」

後來時間緊迫,無法進行公開評審,蔡草如在堅持不收分文的條件下,承接重任。於是蔡草如繪製了一幅「雅樂和鳴 有鳳來儀」,這幅作品「祥雲迴繞,彩鳳盤翔,滿天散綴著象徵府城的鳳凰花,經營出生動又典雅的氣氛」,不但了卻市府一樁心願,蔡草如的名家風骨更為府城藝術界立下典範,至今仍傳為佳話。


蔡草如為台南市文化中心繪製的「雅樂和鳴 有鳳來儀」。

禮佛修心 無私奉獻畫作
 


蔡草如觀音畫像。

 


蔡草如畫作「關公」。

畫家王國和提到,蔡草如有一次看畫展時曾說:「藝術是修持得來的,它是一種修養,誰的修養好,誰的藝術成就大。」蔡國偉表示,父親禮佛虔誠,每天早上蔡草如會恭敬的在佛案前上香禮拜後,才開始作畫。因此觀看蔡草如眾多觀音、佛像、關公、孔子等神佛與先賢聖哲的畫像,都能感受到肅穆慈悲,「他在作畫時對這些人物的虔敬之心,發於肺腑,而體現在作品上。」

二零零七年蔡草如臨終前,決定將其創作生涯當中,極具紀念價值及代表性的一百幅畫作捐贈給國立台灣美術館典藏,為其淡泊無私的道德修為作出最真實的詮釋。

以蔡草如的聲望,這些作品價值不菲,但蔡國偉認為:「錢花得完,藝術作品生命無價。捐贈父親最精華也最鍾愛的畫作給國美館,身為家屬,很高興父親的畫作可以有一個好的歸屬。」

蔡國偉於二零零八年將捐贈的作品數量追加到三百多幅,他希望蔡草如一生的畫藝成就、作品內容中對信仰的虔敬、對寶島大地與鄉土文化的關愛,以及展現出來的精神高度,能讓更多人觀看、領受。

應物成象 再現自然景物美學特質

為了呈現蔡草如藝術成就,同時彰顯其捐贈作品的無私風範,國立台灣美術館將於八月八日起舉辦「應物成象──蔡草如捐贈作品展」。

國美館館長薛保瑕表示,蔡草如先生的畫作豐富了國美館典藏內容的多元性,並且對於戰後台灣早期省展體系美術史的研究,是一項重要的參考資料,對於台灣美術史研究的推動更深具意義。

主辦這次展覽的國美館編審林明賢說,美術史向來著重於對學院派,或是主流市場畫家的記載,而蔡草如一方面是民間寺廟彩繪工藝的翹楚,同時又在日據時代留學日本,孕育出以寫生為創作淵源的藝術道路,其身份是相當特殊的。

林明賢認為,蔡草如除了傳神的人物畫之外,他的畫作往往能再現「自然景點的美學特質,他畫的地方都能找到真實的景點,而那個地方的美,也確實就像畫作表現的一樣。」◇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