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家在他鄉】您的功夫到家嗎?

?"
(AFP)

  喬丹練投球都是在傍晚天色昏暗的時候,他完全是靠一種感覺在投籃,對他來講,投籃似乎如我們吃飯與走路一樣輕鬆、隨意,到了這種境界,才能創造數次在終場前幾秒鐘瀟灑進球的奇蹟……

韓國有這樣一個故事,說古時候有一個媽媽送自己的兒子出去讀書,這個兒子過了幾年後回到了家鄉,媽媽問他學得怎麼樣了,他就拿起毛筆得意地寫了起來,看起來寫得還真不錯。到了晚上,媽媽吹滅油燈讓兒子重新再寫,兒子很不情願地提起了筆,寫完後媽媽點上油燈,看到紙上的字橫七豎八的很不規矩,媽媽輕輕地歎了口氣。

媽媽看到兒子的表情有些不服氣,她就把一塊兒年糕和一把刀拿了出來,並讓兒子同樣把燈熄滅了,接著媽媽在黑暗中切起了年糕,再次點亮油燈後,兒子看到了切得非常均勻且大小幾乎一樣的年糕塊兒,兒子服氣了,重新踏上了求學的歷程,最終學有所成。

我在國內就讀的大學的校訓是「規格嚴格、功夫到家」,剛入校的時候感覺這個校訓怎麼這麼老土啊!但隨著歲月的流逝,現在看來真的是淳樸中透漏著深意啊!

上大學時,我們上機械製圖課時,教授看著我們這一代的繪圖能力,就說:「你們的功夫真的差遠了。」接著他把八十年代的大學生畫的圖紙拿給我們看,那真是乾淨、細膩、條理分明,給人一種藝術的美感,從那時候起,在我內心第一次對「功夫」這個概念有了相對明確地認識。

韓國教授的嚴格要求

在韓國,這段日子教授讓我學習一臺新的測量設備的使用方法,設備本身的精密度雖然很高,但測量結果和操作者的技術也很有關係。開始的時候,我想得很簡單,測量後很快把結果拿給教授看。

「不行,不行,問題怎麼還是這麼多?」教授臉色非常難看。接著教授給我指出了這樣或那樣的很多問題,我一聽沒話說了,功夫不到家啊!說心裏話,在我把結果拿給教授之前,自己對於測量結果是很滿意的,沒想到教授的評價竟然是這樣。

每次拿測量結果給教授看,都被訓斥一番,最後教授的話說得很難聽:「以後這種垃圾結果別拿過來給我看。」靜下心來仔細想想,確實是存在很多問題,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功夫還沒下到位。

接下來,我就連續好幾天地泡在實驗室裏,反覆不停地測量、操作,不斷地尋找問題點然後想辦法解決,同時不斷地閱讀使用手冊,這樣大概一個月下來,感覺自己的測量技術大有長進。想想當初拿給教授看的結果被稱作「垃圾」,真的不過份。然而,教授看了我的最新結果,還是不太滿意,我知道我還要繼續下功夫。

這個世界上的聰明人很多,但是能夠真正下功夫做事的人,就不是很多了。很多事情的成功靠的往往不是聰明,而恰恰是你能不能下功夫。韓國語中的「學習」一詞,如果直接翻譯成中文的話就是「做功夫」,看來韓國人是很懂得其中的道理的。

爺爺寫字猶如列印版


(Getty Images)

其實,中國古人是非常注重做事下功夫的。賣油翁的那句淡淡的「無他,唯手熟爾。」相信大家一定還都記憶猶新吧?「只要功夫深,鐵棒磨成針。」「十年磨一劍」等等這類的名言,真實地映射出了中國古人的心境,隨之而來的,則是中國古代的燦爛文明,別的不說,就單說中國古代的文學,隨便拿出一部巨著來,其文化及思想成就都足以獲得今天的諾貝爾文學獎。

到了近代,人們做事兒也都是很講功夫的。小的時候和爺爺奶奶生活了很長時間,爺爺做事兒就是非常下功夫的。爺爺給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他的字寫得非常好,稱奇的是爺爺的字大小幾乎一樣,同樣的文字內容寫十遍就像列印版一般,幾乎一模一樣。我也常聽爸爸講我的太爺爺的故事,太爺爺做事兒的功夫更深,爸爸說太爺爺可以做到每天睡覺一動都不動,著實讓我吃驚不小。

但到了今天這一切好像全都變了,很多國人在利益的驅使之下,非常急功近利,什麼事情也不想紮紮實實地下功夫去做。房子蓋出來很多是豆腐渣工程,手機做出來動不動就故障,現在韓國人一提到中國製造,就直搖腦袋。

中國人都承認進口貨品質好,為什麼呢?難道外國人就比中國人聰明嗎?不是,我覺得就是中國人下功夫的精神沒有了。我在三星工作開發產品的時候要做很多實驗,實驗的合格標準都是非常嚴的,韓國同事曾經就和我開玩笑似地說過:「用三星的標準做實驗的話,你們中國的電子產品的品質幾乎都不會合格的。」我聽了不服也沒話可說,事實如此。

日本人擦桌子的功夫

還有一個有趣兒的故事我也想講一講,說日本人和中國人同樣在餐館兒擦桌子,日本人會仔細地從一個桌邊一條一條地擦到另一個桌邊,反覆這樣擦幾遍後換一塊乾淨抹布接著擦,邊擦邊想:「即便是擦桌子我也要擦到全世界最乾淨。」而中國人擦桌子只拿一塊兒抹布在桌子上一頓糊弄就算完事兒。邊擦邊想:「幹這種小事兒真是委屈我了,對付對付就行了,今後我應該是一個做大事兒的人。」故事情節不一定十分客觀,但是值得我們中國人深思啊!

下功夫聽起來好像是一件苦差事,但事實上是苦樂相伴的。你功夫下得越深你在某方面的造詣也就越深厚,這樣你就會從中找到成就感、找到樂趣。我聽說,喬丹練投球都是在傍晚天色昏暗的時候,他完全是靠一種感覺在投籃,投籃的動作對於他來講,似乎如我們吃飯與走路一樣輕鬆、隨意,我想功夫也只有到了這種境界,其才能創造數次在終場前幾秒鐘瀟灑進球的奇蹟,這種功夫在我看來就是一種神跡。

曾聽人這樣講過:「一生只做一件事。」是啊,找到自己一生要走的路,刻苦用心,將自己的一切奉獻其中,雖苦但一定是快樂同行的,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終將會有所成就的。◇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