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孤島寓言】未消失古國的新局勢

漸漸的,人們忘記了廣闊的大海、浩瀚的天空,忘記了自由自在的漂流,自由自在的飛翔:人們在麻木中求生,在愚鈍中過活……

波茫茫的海面上有一座孤島。

很多年前,有一個古老國度,它曾經擁有過燦爛的文明。然而一次突如其來的災難降臨在了這裏。之後,人們以為那個古老的國度已經在這個藍色的星球上消失了。它流落在外的子民只好把它封存在記憶的深處。

但它並沒有消失,只是與世隔絕了。這座孤島便是古老國度的遺址。

暴王築牆鎖國

一個殘暴的人做了這兒的國王,他憑藉恐怖二字來統治這島嶼,人們暗地裏叫他暴王。

當年,災難來臨時,老君王覺得國之不幸是君之過錯,於是把責任承擔下來,災難過去了,古國損失慘重,但沒有滅絕。老君王卻因為勞累、憂鬱而終。一些賢明的大臣也很傷心,不願再管理這個讓人傷心的國度,隱居進了深山老林。古國也只剩下了一個孤島。

暴王便趁機占取了王位,並宣稱:「由於老君王對自然畏懼,結果災難來了,人們沒有戰勝它,古老國度之所以差點滅亡,老君王是罪魁禍首。」而他要從此帶領人們戰天鬥地。

當初,暴王占取王位時,並不是所有的人都心悅誠服。他二話不說,就把不服從的人都殺掉了,而且告訴人們:「那些人是罪魁禍首老國君安排下的舊部,他們也會給這座城帶來災難,所以必須把他們殺了。」有的人半信半疑,有的人知道怎麼回事卻也不敢吱聲了。

而暴王命令把這套理論寫入了教科書中,結果多少年後,人們再也不清楚到底那是一段怎樣的歷史了。新長大的人對暴王的說法倒深信不疑。但是人們仍然不喜歡他,因為他實在不是什麼好人。其實,在他的統治下,人們已經忘記什麼是好人了,只是在心靈深處覺得他肯定不算是。

每隔一段日子,都會有一股強烈的海風從這孤島上颳過,颳得人心驚膽戰。

從那凜冽的呼嘯中,暴王常聽到前國君嚴厲的斥責,他很害怕,令人在島的四周築起了厚厚高高的牆,並在上面塗上了他殺的那些人的血。

他喜歡血的顏色。看到那種顏色,他就覺得只要誰不聽他的命令,他就能夠把他的血也塗在上面,他覺得沒有人敢不服從他。

圍牆竣工了,暴王手下人宣布:國王為國民立了豐功偉績,讓國民免受海風之苦!

但人們再也不能出海了。因為牆上沒有門,牆根還栓著食人獸,牠們整天望著聞著牆上的血卻吃不著,於是常常逮住在牆腳下觀望外面世界的人,吃掉。

國王重新制定法律:嚴禁去牆邊,否則就是找死。

於是再也沒有人敢靠近牆半步。

智者殞逝如流星

以前,有個經常在海上漂流的老人,知識很淵博,人也很和善,時常來這島上歇歇腳,他有永遠也講不完的故事,見過他的人都很喜歡他。但後來他來的次數少了。據說,是有人見到暴王找了他,說不讓他常到這島上來。而他是個十分和善的人,從來不與人爭。

後來,牆築了起來,他再也沒有來。

這樣人們在這孤島圍城裏度過了好多年。一代人漸漸的老去,而新一代從島上長大的人,思想裏全是暴王的那些理論。

漸漸的人們討厭並嘲諷理論,當然沒有敢去嘲諷暴王。因為已經習慣了謊言做成的恭維與讚歌,已經忘記了天賦的人權,忘記了廣闊的大海,忘記了浩瀚的天空,忘記了自由自在的漂流,忘記了自由自在的飛翔:人們在麻木中生活著,在愚鈍中生活著。
 

這一片土地也變得污穢與腥臭,多病,令人窒息。空氣污染了,水污染了,食品裏也有了很多毒素,人心也變得骯髒,很多人無緣無故的死去。

「古老國度可能沒救了……」一位智者望著夜空憂心忡忡的說。剛說完,一顆流星從天邊滑落。

第二天,有人發現老智者的屍體,他和一條食人獸同歸於盡了。但是沒有人知道他為什麼這樣做。(待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