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生態行旅】遇見,婆羅洲 森林步道的野趣觀察

?"
如火燎原一般的彩霞。

 本以為自己善於尋找昆蟲,同行的大哥們更是個中高手,初訪Mulu國家公園,便在薑科植物上發現白臘蟲,並且頻頻發現不同的物種,翻遍圖鑑也無法比對出種名,只能欣賞再欣賞,並對造物的神奇致上最敬禮。

Mulu山國家公園

自亞庇來到沙勞越的Mulu 山國家公園,需要兩段國內航線,在機上可以看到沙勞越米里(Miri)城市中整齊有致的油棕田,而在國家公園的領空,樹冠層連綿的雨林幾乎無邊,區內的Melinau 河蜿蜒,猶如黃色大蛇一般盤據在綠色森海中。

交通的不便,讓來到Mulu 國家公園的人數受限,但是在旺季卻也是一票難求。沒有過度的開發與遊憩的壓力是保存一塊原始環境最佳的方式。

Mulu 山國家公園是沙勞越第一大的國家公園,其主要魅力來自於泥炭沼澤,石灰岩洞以及熱帶雨林各式各樣的植物生態而聞名,並且區內有第二高峰——Mulu 山。公園內已發現超過一千五百種花卉植物,包括十種著名的豬籠草。

雖然住在國家公園中,我們的餐點卻自美里採買而來,並且委託當地的居民料理,在傳統民宅中用餐,餐後捧著一杯咖啡或是紅茶,坐在走廊下俯望蜿蜒混濁的河水,聽鳥鳴、看綠色環繞的森林,體驗非主流文明卻也舒適自在的生活節奏。

在Mulu 山國家公園待了三天,參觀四個石灰岩洞,作二次夜間觀察,驚奇又豐富的生物相,令人不想離去。

本以為自己觀察尋找昆蟲的能力已足夠,同行的大哥們更是個中高手,初訪Mulu 國家公園,便在薑科植物上發現白臘蟲,爾後相隨也頻頻發現不同的物種,雖然翻遍了購買回來的圖鑑,亦無法比對出種名,只能欣賞再欣賞,並對造物的神奇致上最敬禮。


蝙蝠齊飛的傍晚,少了席捲天空的震撼。

來到此地遊玩的人,必定會在離開鹿洞之後,齊聚在外面的木製平臺上,昂首企盼,以不同身姿仰 望著石灰岩洞與高空的界線,等候著傍晚時分自洞中向外集體外出覓食的蝙蝠群。這種覓食奇觀只可能自國家地理頻道或是discovery 頻道才得以一窺全貌,巨觀或是微視,掠食或是被獵,在高科技的鏡頭下,看得比現場觀賞還真實。我們這批遊客等待的報酬,不是鋪天蓋地的席捲樣貌,而是曲折不規則的線條揮灑在傍晚的天空下,偶爾伴隨沙沙的翼動聲。

交配中的竹節蟲。

 

造型奇特的竹節蟲。

令人驚喜的白臘蟲。

 

步道中迷人的蘭花。

Similajau綿延的海岸線

燃燒一般的紅霞,將我引到海邊,迴避滿是漂流木的木麻黃林,迎向變化莫測的海灘黃昏。退潮時刻,微潤的沙灘上,延伸著招潮蟹的藝術創作,小小泥糞不規則排列,大大小小的圖紋,任憑想像力飛騁,在夕陽的烘托下,帶著迷人的韻味。

暖暖的海風吹送,踱步在只屬於我們二十人的水域,木麻黃林的頂邊是黃曆十四的月亮,接近完美的圓,慢慢升空與太陽輪流守護天際,散發不同的光芒,帶來浪漫的心境。

沙勞越的Similajau 國家公園擁有三十公里的海岸線,卻緊鄰著熱帶雨林,白淨的沙灘在對的時機會有海龜產卵的奇景,與沙灘間隔排列的珊瑚礁遺世存在,在退潮時節,海蝕的痕跡、海蝕的造景妝點著海岸線。

河與海的交會地帶,滿是紅樹林植物,高大的支柱根如八爪魚一般的抓緊土壤,捍衛著土地。彈塗魚、鱷魚、水鳥一起享用這片濕生環境,在規劃良好的步道上,尚可觀看胎生的水筆仔及上樹的相手蟹。九條任君挑選的步道,最長十公里,只要看著樹幹上的紅漆,加上簡單的路標,讓人在用心觀察之餘,不需特別花心思辨識路徑。

沿著海邊前進的Turtle Beach Trail,是我們此行的目標,步行期間仍可聽到南中國海的潮水聲,在漲落間與海岸持續進行拉鋸戰,海灘因這股力量而時有變化,想要一探究竟,找個可見灘頭的缺口向外切出,也許見到橫陳的木頭堆滿岸邊,也許是遺世的珊瑚礁岸寧靜佇立,林投、瓊崖海棠、羅漢松、木麻黃,這些海岸植物不分國界的駐守海邊,有他鄉遇故知的歡欣。滿足之餘再回到步道內,隨著紅色的指引邁向目標。
 


水淹碼頭不影響橫渡一百公尺。

 


紅漆顯示路徑。

踩踏滿是落葉的林徑,柔軟快意,小心別踩了寄居蟹,眼力不用太好足可辨識野豬刨土的痕跡,在鬆鬆軟軟的暗黑沙土間,牠們曾經活躍的撥弄。喜愛攝影的我,走在如此野趣的步道中,竹節蟲、青蛙、蝴蝶、象鼻蟲及美麗花卉才是鎖定的目標,哪會在意不是海龜產卵季節的海灘呢?

我漫遊在Similajau 的森林步道中,忍著悶熱、忍著肚子餓,在另一次的夕陽餘暉中,領略Similajau 的美。◇


如火燎原一般的彩霞。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