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被「改革」掉的青春

?"
隨著失業率的上升,一個個付不起房租的外地勞工睡在街頭。(Getty Images)

十九歲就走進職場,她將最有價值的青春歲月奉獻給中國最大的國有銀行,年年名列業務能手,然而一場「改革」,她這位有二十三年工齡的經濟師被踢出企業大門。四十青壯,卻被迫走上求職無望、求告無門的上訪路……

是一個一無所獲的日子,拖著沉重的步伐,帶著失望和無奈的淒涼心情,陳冰邁進了四十多平方米的家,這個曾經是她最舒適的避風港似乎也不如以往那麼溫暖了。頂著高溫烈日,擁擠的公汽,夾著汗水和疲勞,穿梭於人才職業市場,那一幕幕冷漠的態度,拒絕的眼光,苛刻的招工條件不斷飄浮在陳冰的腦海中,又一次將她積極找工的熱情和信心降到了冰涼的低谷。

十九歲就走進職場的陳冰,將自己最有價值的青春年齡全部奉獻給了中國最大的國有銀行——中國工商銀行。業務能手、先進工作者幾乎年年都有她的份,然而一場「改革」之後,已有二十三年工齡和經濟師職稱的陳冰被踢出企業大門。「四十歲的下崗(失業)一刀切,幾萬塊錢就把我們這些人給打發了。」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在廣西工商銀行桂林市分行擔任帳務監督管理員的陳冰被迫買斷工齡而失業。當時工行規定按工齡每年補償員工兩千五百元。工作二十三個年頭,按二十一年工齡算,拿五萬七千塊錢。陳冰表示,這筆補償金,相當於現在在職員工一年的工資,卻買斷了老員工的一輩子!

企業改革並不合法

按中國《國家勞動法》規定,十年以上工齡的員工可以簽長期合同,沒有擔任實質領導的簽五年以下的合同。有二十三年工齡的陳冰,二零零二年與工商銀行的合同剛好到期,卻沒得到續簽。達到二十年工齡可以內退的相關法規也未能在陳冰身上體現。

她談到,國家政策不能落實,企業特權階層從中獲利。工商銀行為了甩包袱,總行自行制定文件強迫下面基層銀行達到減員指標,而且給予重獎。各基層銀行裏的行總為了得到減員獎勵,完成總行指標,根本不顧員工的利益。

工商銀行內部制定文件規定,合同到期就不能買斷工齡。領導欺騙員工:每年都要逐漸減員、裁員,現在是政策性減員,可以買斷工齡,往後沒有這個政策了,就一分錢都拿不到。讓員工自己掂量看著辦,合同到期了,要減員了,就不給你簽合同了來恐嚇員工。很多人都面臨同樣的問題,陳冰也是基於這種原因被迫買斷工齡。

陳冰說:「有的和領導和不來的,就成了減員的對象。如果要完成總行的減員指標,領導就不會同意你進崗(參加工作職位)。」陳冰曾從事的帳務管理監督工作,後來從基層銀行收到上一級銀行。上面一個正行長四個副行長都不同意陳冰回復工作職位,沒有工作職位就意味著被迫買斷工齡。

陷入生活困境

與陳冰一起失業的大多數同事都是四、五十歲,他們在工行幹了幾十年,熟悉的那一套技能在社會上基本沒什麼實際用處,90%的人沒法和社會競爭。而幾萬塊錢的補償金勉強做個小買賣也不充裕,有些人甚至落個血本無歸。努力再找工作的陳冰和其他人一樣到處碰壁。

她表示,很多工作崗位都不招聘四十歲以上的女人,打工也沒人要。她感受現在社會用工條件太苛刻,社會環境人心也很險惡,應聘過會計類的工作,用人單位要三十五歲以下的人,或是有關係、有家庭背景的人。曾嘗試過做品牌代理推銷的她,結果虧掉一萬多塊錢。學習過做米粉的技術,無奈最終沒有充足的資金負擔門面、設備、租金等而作罷。

陳冰一直沒能找到工作,快五十歲的她上有老下有小,面對孩子的教育費、父親的扶養費、家庭開支,還要交養老保險金、買醫療保險。長期的精神壓力,缺乏生活安全感使得陳冰的肺部和腰部近年都出現了病症。她說:「有病也不敢去醫院,動不動就是幾百塊錢,只能自己找點土方子來維持身體不出大問題。我的朋友就有患病沒錢及時治療而去世的。」

她談到:「一年醫療保險是一千三百多元人民幣,養老金去年最低兩千六百多, 現在隨著養老金35%的逐年上漲,二零零九年提高到三千四百多。買斷工齡的所得補償金根本沒法保障交付醫療保險。」

法院不受理的勞資糾紛

到二零零九年,陳冰和她的同事先後上訪省市各級相關部門,北京去了九次,但都毫無結果。二零零六年十月,陳冰到北京工商銀行總行去討說法,結果卻被關押了一年。

二零零三年陳冰和她的同行們將勞動糾紛上訴到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然而「官司打了六年了,沒有人管,我們就像被社會拋棄的人群。」廣西高院明確告訴陳冰,根據文件指示,因企業改制,有關勞動體制改革引起的矛盾糾紛案不予受理。

陳冰表示,相關的法律和這改革制度不配套,出了事,沒有法律依據來進行判決,律師告訴陳冰,就這個勞動法官司,從法律、文件掌握的證據來看,這個官司應該是100%的贏,但從政策方面來講不會贏。

陳冰表示,特權階層將大量的國有資產流進私人的腰包,竊取國家錢財,也把老百姓後半生的保障掠奪走了。中國工商銀行現在是上海和上海股票市場最大的上市企業之一,搖身一變成為企業高管的原國企高官們年薪數百萬。

二零零八年七月,陳冰一人去北京工商銀行總行,指責總行的很多文件違反國家勞動法律法規,工商銀行總行的信訪處蘇處長就說:「好啊,那你就到社會上去說,你去法院去告,去起訴,你們去打官司,工行有的是錢……」

北京全國總工會的工作人員在接待陳冰時表示,現在是改革非常時期,其他的事情都不談,都要讓開,改革有偏差,也不可能為你們少部份人重新出政策。

「我不知道這改革到底是改的什麼,革的什麼?中央的改革一向強調要讓廣大的老百姓過上好日子,享受改革的成果。特權階層千方百計地將自己的腰包撐滿,害苦了我們這些人,」陳冰對此無可奈何,「什麼和諧社會,都成喝血的社會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