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房地產黑市猖狂的祕密

?"
面對中國日益嚴重的房價高漲問題,一般人民連買房都有問題,仲介黑手順勢而起。(AFP)


「小小的一個村幹部就擁有七套住房,一般的小老百姓卻連安身立命的家都沒有。」如此不平等的房地產黑市,已經成為中國盡皆知的祕密。面對房價高漲,消費民眾、賄賂官員的仲介黑手順勢而起。


「只
要出兩萬到八萬元的仲介費,不管你是不是低保戶,是不是本城區人,都能買到經濟房。」這就是隱沒在武漢大街小巷的經濟房黑市最常聽見的話。今年四月,在武漢鋼鐵廠工作的雷先生聽說只要花五萬元就能找到仲介,全程包辦買到位於武漢紅鋼城二街經濟房的「房號」,當時他真的覺得天上掉下了餡餅。

經濟房的錯位與迷失


經濟適用房是由國家推出的半福利性房屋,由於國家免收了很多費用,而且限制開發商利潤,故而其售價比市場上同類商品房便宜很多。經濟房只針對中低收入家庭,而且購房後房產的出租、交易、抵押和繼承都受很多限制。據《21世紀經濟》報導,武漢紅鋼城附近商品房售價每平米約四千元,而經濟房只要兩千六百五十元,由於申請的人多,市政府一般會像抽彩票那樣隨機「搖號」,大概每四十戶低保戶只能有一戶被抽中。

按照二零零八年〈 武漢市經濟適用住房管理辦法〉,能申請經濟房的家庭,年收入不能超過四萬,雷先生夫妻倆收入五萬多,當然不在其列。但想想武漢商品房房價收入比為十點二比一(二零零八年中國房地產指數系統CREIS數據),十年不吃不喝也不夠買一套房子,要是交了五萬元「買號費」就能買到經濟房,那比買商品房划算很多。

中介一口承諾能拿到房號,只要他交了「買號費」,其餘作假事項由中介來辦。據一位「黃牛」房產經紀人透露,五萬元買號費中一萬用來辦理製作全套申請材料、打通公安民警遷戶口,兩萬用來賄賂經適中心搖號負責人,後者會將其中一萬「孝敬」其領導,剩下的一萬多進 中介的腰包。

中介從哪搞到如此緊俏的房號呢?雷先生從中介那聽到的是:部份被抽中房號的低保戶,(其收入比全市平均收入低20%),因無錢購買而想把房號賣掉。據億房網調查顯示,武漢購買經濟房的家庭,其房價收入比最高也達到九點四六比一,購買承受壓力與一般家庭購買商品房大致相同,對他們而言,經濟房根本不經濟。

露出馬腳的六連號

事實上更多房號是負責搖號的官員利用權力所做的交易。六月十二日,武漢市余家頭小區經濟房在搖號時,搖出了六個連在一起的購房資格證明編號,這在申購率高達四十比一的情況下極不尋常。事後查明,這六個號均是搖號官員作弊搖出的「關係號」,申請材料全係造假。假如不是有些交了搖號費而沒有得到房子的人把這事給捅出來,人們還不知道六連號的存在,因為所有過程都是祕密進行的。看到這起造假案被查處,雷先生暗自慶幸當初沒決定冒險幹這違法的事。

這樣的黑幕不僅武漢有,全國各地也非常盛行。

早在二零零七年一月中央電視臺就報導,在「天通苑論壇」網站上,很多人公開叫賣經濟房房號。如一個帖子寫道,急售板樓中間層房號,每平方米兩千六百五十元,(商品房每平米九千五百元),房號十四萬,另一帖子房號要價十六萬元。北京房價黑市早已存在,但如此猖狂的公開叫賣還是第一次。經濟房黑市的猖狂,表明其已成為新的腐敗高發區,只要商品房和經濟房的「雙軌制」多存在一天,腐敗就會多蔓延一天,導致經濟房已嚴重錯位。

除經濟房、兩限房和廉租房的黑市外,「小產權房」也一度成為大陸房屋黑市的寵兒。所謂小產權房,即利用城市郊區農民的宅基地修建的「鄉產權」、「村產權」房屋,由於沒有正規的土地所有權和使用權認證,小產權房價格是同類商品房的60%。儘管政府一再強調,沒有國土部門的審批,農村集體土地無權修建商品住宅,但很多人還是願意冒風險,「把莊稼種在別人的地裏」,因為中國房價太高了。

公開的祕密:30%的賄賂成本

相比而言,房地產業最大黑市仍是土地黑市,而參與者主要是各級政府官員。前些年中國房地產業高速催生了大批國家級、世界級富豪。在西方國家,一般房地產業的平均利潤在5%左右,而中國則在15%以上。房地產業暴利的五大成因中,土地黑市最為顯著。

據業內人士透露,僅用於批地一項的賄賂成本就高達地價的30%左右,這在大陸房地產業內早已是公開的祕密。以二零零三年為例,當年「土地審計風暴」查處違法案件十六點八萬起,但只有七百三十八人給予黨紀政紀處分,一百三十四人追究刑事責任,法律懲處率不到1%,這就是土地黑市公然存在的根源。

近年來,雖然名義上執行了「招拍掛」制度,公開招標、拍賣、掛牌出讓情況等執法監察,但土地黑市依然存在。如有的招標書要求三天之內繳納兩千萬訂金,得標對象只能是那些私下談好的內定戶。

二零零九年六月三十日,方興地產以四十點六億元的天價,競拍獲得北京東三環外廣渠路十五號地,成為北京的「新地王」。細心的人發現,這些地王大多是國有企業。當國有企業借用國有銀行的錢,再通過土地競拍把錢還給地方政府,只不過是資金在政府的「大口袋」裏面滾來滾去罷了。如果私人開發商試圖跟著國有企業追漲土地市場,無異於自殺。

拆遷戶血淚與官員的特權房

房地產另一大黑幕是被掩蓋的拆遷戶血淚和特權官員的腐敗,所謂「沙灘流水不到頭」現象比比皆是。政府雖然規定要給拆遷戶補償,但補償金被各個環節的貪官污吏們拿走,最後拆遷戶得到的補償還不夠給自己找個新家,無家可歸的人被迫上訪,使拆遷戶成了中國城市上訪者的主體。

在農村,被掠奪了賴以安身立命的失地農民的命運更加悲慘。早在二零零一年失地農民總數就達五千萬,二零零五年中國與津巴布韋、印度一起「榮獲」了全球違反住房權最嚴重的國家之冠。

在百姓無房可住的現實對立面上,中共官員的「特權房」早已是另一番風景。比如近日上海浦江鎮的失地農民黃玉琴向外界披露,在浦江至少有五百棟以上、標價兩萬五千每平方米的別墅,「不公開對外出售,要有市政府和區政府的批條和招呼,才供給處級和局級以上幹部,價格另議。」「我們曾將證據不斷向各級機關檢舉揭發,但從未得到書面答覆,個別幹部口頭答覆說,幹部低價買房,這在上海是普遍現象,如果認真查起來,全上海95%的鄉長鎮長都要去坐牢。」

舉報者指出,上海市公安局長張學兵擁有八套住房價值兩千七百萬元以上,而浦江鎮一個村幹部董建國就有七套住房,總面積一千兩百平米。與此相對應的是,原住上海建業里的周培章老人,因拆遷賠償費比別人少了一半,而且他所簽的是「陰陽合同」:即他看到的條款與真實合同不同。五年上訪未果,今年七月十六日,他死在了上訪辦公室裏。據鄭恩寵律師介紹,在各方壓力下,胡錦濤曾批示在上海試點,查處二千名局級、副局級幹部本人及家屬「低價購房」問題,但至今結果祕而不宣。

如今房地產黑市所顯現的只是中國房地產業怪胎本性的天然表現,根治亂象已無路可走,除非怪胎本身的解體和死亡。◇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