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從香港看中共如何出牌

?"
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超過五十萬名香港民眾湧向街頭,抗議港府擬執行有關國家安全的基本法第二十三條。(AFP)

港專欄作家秦家驄(Frank Ching),在今年第三季的網上雜誌《香港期刊》(Hong Kong Journal)發表〈從香港看中共如何出牌〉(HOW BEIJING PLAYS ITS HAND: AS SEEN FROM HONG KONG)一文。作者表示,香港在主權移交中共之後,中共對香港事務的干涉越來越明顯,其「一國兩制」的承諾已經面臨挑戰,香港對民主的探索可能不會一路順風。

「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

在歷經一個半世紀的英國殖民統治後,香港於一九九七年主權移交中共。中共提出「一國兩制」的政策,承諾香港特區保有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

中共一開始似乎表面採行不干涉政策,當時中共高層宣稱,人大會議與政協會議代表無權管理香港事務。此外,成立於一九九二年的最大親共政黨民主建港聯盟,在卸下中共中央在九零年代委任的「香港事務顧問」職務後,不再每年受邀訪問大陸。

儘管中共表面表明不干涉香港事務,人們卻仍抱持懷疑的態度。舉例來說,人們經常質疑港幣釘住美元的匯率制度能否改變。理論上,這樣的決定在香港的自治範圍內,但是很少有人懷疑,無論特首是誰,他在做出重要決策之前都會先徵詢中共的意見。

中共態度丕變

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超過五十萬名香港民眾湧向街頭,抗議港府擬執行有關國家安全的基本法第二十三條。

人們十分擔心,這項由董建華政府提出的法案會侵蝕人民的權利和自由。這項法案也是促使幾十萬人走向街頭的催化劑,這些人多年來基於種種原因一直對政府不滿,包括:亞洲金融危機、對禽流感和薩斯病爆發的處置、經濟衰退、高失業率、負房屋淨值和其他經濟問題等。

這麼多人表達不滿讓中共當局感到意外。這起抗議事件使中共高層了解,香港特首在第二任任期中表現不好,他們決定對香港事務採行更多干預政策。幾十名中共官員被派至香港考察,他們與社會各階層人士會面,並向中共高層提交報告。

最後,中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被任命執掌香港事務。中共也開始正經地主張對香港的影響,特別是在政治方面。

很多早期中共對香港採行的政策已經改變。據親共媒體報導,中共中聯辦與港府已經達成一項協議,以加強港府和政協會議的香港代表之間的合作。中聯辦副主任黎桂康表示,將建立一項機制,使政協代表得以直接參與治理香港。

中共違反基本法精神

中共態度的轉變反映出它對香港觀感的改變。中共在早些年相信,如果它信任的香港特首依據它的利益治理香港,「一國兩制」的政策就沒問題。然而,自從二零零三年起,中共希望高度控管香港,卻一直聲稱不介入香港事務。

因應香港主權移交而簽訂的中英聯合聲明(Sino-British Joint Declaration),是在聯合國登記有案的國際協議。而國際社會也持續關注中共如何治理香港,以及它是否信守承諾。面對全世界和中國人民,中共無法忍受被貼上違反承諾的標籤。

因此,中共可能試圖表現出不違反〈香港基本法〉的字面意義,以免落人口舌,儘管它違反了〈基本法〉的精神。

不再「港人治港」

人們擔心,中共當局會任命其支持者擔任提名委員會的成員,並藉由該組織過濾它認為不能接受的人選。

目前,人大會議的選舉制度頗受非議,而政協會議的成員是由北京直接任命。如果由北京直接任命的任何人,都能自動取得足以影響香港的地位,那將嚴重危及「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的理念。

中聯辦研究部主任曹二寶曾在中共刊物上撰文表示,香港有兩個治理團隊,一個隸屬特首,另一個由負責香港事務的大陸官員組成,包括在北京或其他地區的官員。雖然這篇文章在去年就已經發表,但是到今年四月間才引起香港各界的注意與震驚。

港人未減少對自由和民主的渴望

在主權移交中共的這十二年之間,北京當局為增加香港民眾的認同感,曾贈送熊貓和其他稀有動物給香港特區。然而,這並未減少當地民眾對自由和民主的渴望。這可從十五萬人參加今年六四二十周年燭光晚會一事獲得證明。

在二零零三年的反二十三條抗議事件之後,中共否決香港在二零零七至二零零八年舉行普選。現在,它已經承諾香港特首可以在二零一七年經由普選選出,而所有立法機關也可以在二零二零年選出,但未聲明採取何種選舉方式。

借鑒鄰近澳門的經驗,可以推測中共的觀感。澳門特首何厚鏵在競選連任時,並無人與之競爭。而比〈香港基本法〉晚兩年起草的〈澳門基本法〉,並未承諾立法機關經由選舉產生,更遑論普選!

如果香港民眾強烈要求在選舉特首上擁有真正的民主,而不剔除中共不能接受的人選,北京當局如何回應?如果北京當局拒絕減少功能團體選舉(特殊利益團體選擇半數民意代表),那又會如何?這些問題的答案目前無法得知。然而,儘管北京當局有各種承諾,香港對民主的探索可能也不會一路順風。◇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