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為了自由的音樂──專訪黃色快車樂隊主唱安德士.埃里克森

?"
安德士的首張個人專輯《為了自由的音樂》。(安德士提供)

今年夏天,安德士的首張專輯問世,其作詞作曲並演唱的歌曲全都致力於改善中國的人權及支援信仰自由。

近年來,隨著應邀各大人權集會,安德士的音樂在北歐國家悠揚,普受瑞典音樂界專業人士與觀眾好評。


安德士應邀在馬爾默人權集會上演唱歌曲。(攝影/張華)

零零九年六月底,安德士的首張專輯問世。這張以《為了自由的音樂》為題的專輯,收錄了他自己作詞作曲並主唱的六首歌曲。從二零零三年,安德士組建了黃色快車樂隊(Yellow Express),這些年來,安德士應邀在北歐國家的各大人權集會上演唱。音樂創作受到瑞典音樂界專業人士與觀眾的好評。

作為一名業餘歌手,安德士.埃里克森這個名字在瑞典樂壇可能對很多人還很陌生。然而,在人權界中,他的音樂知名度很高。其作詞作曲並演唱的歌曲全都致力於改善中國的人權及支援信仰自由。

音樂天賦自幼展現

安德士出生在瑞典西南部的一個海濱城市。父親是工程師,母親是一名護士。目前,他在一家設計公司擔任圖片設計師。他是一個非常靦腆、不太善於言表的人。早在兒時,他就發現音樂是一種表達自己情感和與人溝通的好方法。

安德士回憶說:「從我記事起,我就一直在唱歌。九歲的時候我開始彈鋼琴。十五歲的時候,我買了我人生中第一把吉他。我與其他四個夥伴組建了一個小樂隊,我是歌手。從那時起,我開始嘗試音樂創作。這是我的愛好,我用這樣的方式表達我自己。」

安德士的音樂天賦不僅在於作曲作曲和演唱,他還能熟練的彈吉他、彈鋼琴和拉手風琴。

組建黃色快車樂隊

為了喚起人們對中國人權的關注,二零零三年,安德士組建了由八人組成的黃色快車樂隊(Yellow Express),演唱的內容以支援中國人權為主。這是他音樂創作的重要轉折點,同時也使其音樂注入了新的活力。

歌曲《向前走》(Walk on)描述了法輪功學員在中共的殘酷迫害下不屈不撓的到天安門廣場和平上訪的一幕。這首歌的MV已在世界很多國家流傳。

安德士說:「我本人修煉法輪功。其功法使我身心受益。在一九九六年到一九九九年一月期間,我曾三次到中國走訪。我遇見了很多善良和友好的中國法輪功學員。中共政權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取締法輪功,這對我來說是難以置信和困惑的。當時我對中共不怎麼了解,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法輪功是非常好的。

我寫了多首揭露中共政權的殘暴和支援中國信仰自由的歌曲。我希望透過我們的音樂,來揭露中共侵犯人權的罪行。我們一直在音樂會和公共集會上以此為主題進行演奏。」

首張專輯《為了自由的音樂》

安德士原打算出一張黃色快車樂隊的專輯,但由於大家不住在一個城市,湊一起很難,所以就耽擱了。樂隊的隊友都鼓勵他在今年出個人專輯。

在談到出版個人專輯《為了自由的音樂》的背景時,他說:「二零零九年是非同尋常的一年。二零零九年提醒著人們中共獨裁政府強行統治中國達六十年、暴力占領西藏達五十年、天安門六四鎮壓已經過去了二十年、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進入了第十年。至今,國際社會中還有很多人對中共的罪行持觀望的態度,甚至有很多國際公司在向中國投資中參與了中共侵犯人權的罪行。這就是我為什麼要在今年出專輯。我要用音樂來喚醒並告訴人們:中共對人權的侵犯是不能接受的。這張專輯有兩首歌是專門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其他幾首是關於中國人權和自由的歌曲。」

在談到創作過程時,他說:「對我來說,作曲並不是很難,有時用幾個小時甚至更短的時間就能完成。相比之下,作詞用的時間會更長一些。音樂也是精神上的東西,可以打破語言的限制,使人們進行靈魂深處的溝通。」

來自各方的支援
 


具有近廿年專業經驗的音樂家彥.埃里克森。(攝影/A.Ericsson)


瑞典唱片製作人、音樂家馬爾科斯.西格瓦德森。(攝影/A.Ericsson)

在專輯的製作過程中,很多專業人士都主動地給安德士提供了很多幫助,如製片、攝影、伴奏和伴唱等。

在錄製歌曲《越來越近》(Getting Closer)時,安德士需要一個吉他伴奏。唱片製作人主動地給他認識的吉他手們發了電子郵件,並附了這首歌的詞曲。一位名叫彥.楊森(Jan Jonson)的專業吉他手很快的回覆說:「多麼了不起的歌曲!我願意試一試。」

彥是瑞典樂壇圈內一位具有近二十年專業經驗的音樂家。雖然與安德士素未謀面,但對人權、自由和平的共同理念,使他願意無償的為這首歌伴奏。對安德士的音樂,彥評價說:「他的音樂給人一種清新、善良的感覺。在當今的樂壇,有許多無聊的歌曲,不知表達的是什麼。安德士的音樂卻能傳達很明確的思想。」

安德士講述了這樣一件趣事:「在錄製《一個整體》(One Body)這首歌時,需要有一個吉他獨奏前奏,我想起了青年時期曾在同一小樂隊裏的吉他手克里斯蒂安(Christian Carlsson)。自從我十年前搬到哥德堡以後,我們很少見面。當我正想要打電話聯繫他時,他卻打電話給我!聽了歌曲內容的介紹,他很痛快地趕來幫我。配樂和錄製的效果很好。」

克里斯蒂安在接受採訪時說:「我們從十五歲時就在一起。當時的樂隊有五個人,我們演奏的大多是通俗的搖滾音樂。安德士平時不太愛講話,對認定好的東西,他不輕易放棄。我發現,他現在的音樂創作具有很鮮明的主題和內容。這很有意義。」

瑞典唱片製作人、音樂家馬爾科斯.西格瓦德森(Marcus Sigvardsson)談到對安德士的印象時說:「他很平靜、友好、工作態度認真,是一個很難不讓人喜歡的歌手。安德士的歌曲具有獨特的藝術風格和鮮明的主題。其詞曲的創作將所要表達的內容,融洽地結合在一起。」

安德士希望透過他的音樂,人們能夠關注發生在中國大陸的人權迫害,支援中國人的信仰自由。「如果在中國境內的人民能夠聽到這音樂,那就太好了!我希望與更多的人分享我的音樂。」◇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