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箝制筆桿子之「巨頭」是如何煉成的

?"
中共箝制筆桿子,不許媒體發出真實聲音。(新紀元)

握緊槍桿子,箝制筆桿子,是中共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獨裁政黨維護暴政的不二法門。其中,箝制筆桿子,欺騙十三億中國人民、海外華僑和國際社會,阻礙新聞自由進步之「巨頭」,非中共中宣部莫屬。

文 ◎ 邱明偉(前人民日報人民論壇副主任)


中共喉舌《人民日報》旗下人民論壇副主任邱明偉因參加七一大遊行,返回北京後遭打壓,由於擔心被捕判以重刑,於七月三十日逃到香港,並公開退黨。圖為邱明偉攝於《人民日報》報社辦公區的照片。(邱明偉提供)

緊槍桿子,箝制筆桿子,是中共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獨裁政黨維護暴政的不二法門。在當代中國,中國共產黨執政的最新命題,就是在製造「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彌天大謊上,中共在不斷探索打著「為人民服務」的旗號,如何實現對十三億人民實施「假民主真獨裁」暴政的方式與途徑的「新花樣」。

其中,箝制筆桿子,欺騙十三億中國人民、海外華僑和國際社會,阻礙新聞自由進步之「巨頭」,非中共中宣部莫屬。

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每逢重要節日的來臨,中宣部對新聞自由的箝制愈加瘋狂,包括對網絡輿論的控制、傳統媒體、公眾集會和境外記者在中國的採訪的控制,乃是外鬆內緊。

今年的十月一日恰是中共統治中國的六十年紀念日,更令中共中宣部對新聞自由的箝制招式多樣,中共要舉行閱兵慶典,但近期的中國已是多事之秋,中共的內心早已噤若寒蟬、今年的局勢對中共看來是格外的緊張敏感,呈草木皆兵之勢。

要求媒體創造利於中共的輿論環境

中宣部在今年較早的一段時間,已經在中國內地開始發出文件,要求中國內地的媒體記者以中共政權穩定為大局,多做一些歌功頌德的、替中共塗脂抹粉的報導。據中共內部消息,凡是批評監督的,特別是涉及中共官員腐敗的內幕、群眾暴動事件、各項重大災難事故、海外排華事件和食品安全等一律嚴格禁止採訪報導,那些中共不想讓公眾知曉的內幕統統包含在內。例如貴州甕安暴動事件,被激怒的群眾燒毀了公安局大樓;湖北石首暴動事件,無數的群眾用石頭打退了一支六千名裝備精良的武警部隊;中國鄭州大學升達經貿管理學院發生學生暴動事件,學生抗議中共當局長期欺騙學生,不兌現發放鄭州大學文憑的承諾;像這些新聞在「十一」期間是禁止報導的,我的事件在國內也是禁止報導的,作為《人民日報》的幹部在香港揭露內幕並公開宣布退出中共一切組織,這條消息在國內已被禁止報導。

現在在中國負責意識型態工作的人,級別最高的是李長春,他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宣部的最高長官,他強調說:「宣傳工作要為中共的平穩發展提供強大的支持,創造一個有利於中共的輿論環境。」李的話讓人覺得很滑稽可笑,但國內的媒體記者卻是敢怒不敢言,中宣部的《新聞閱評》會按照李長春的意思,隨時發出「新聞報導的最高指示」,違者輕則中宣部黃牌警告(超過三張黃牌就會被停刊)、總編寫檢查及採編人員調離,重則停刊整頓或報社關門。

記者必須到新聞出版總署接受洗腦培訓

中共想要管控媒體一般都通過中宣部,新聞出版總署主要是培訓(洗腦),和對記者身份進行箝制,一般海外記者報社跟你有合約,會給你發一個記者證,然後可以進行採訪。但是在內地新聞機構是官辦的,是新聞出版總署同意了才可以有記者證。在內地參加新聞工作的幾乎都會被中共的新聞出版總署叫去培訓(洗腦),培訓完了還考試。培訓內容是黨文化,然後才是業務知識。

中共為了更有效控制本國的記者,文件中規定本國記者必須要到中共新聞出版總署接受培訓(實為洗腦),中國的各個報社的內部也有培訓,《人民日報》的內部培訓更是非常頻繁,培訓內容無非是強調哪些事情要回避,例如六四事件、法輪功事件、文化大革命和海外排華運動等。中國內地的記者幾乎都訓練有素,基本上中宣部的指令一下,記者都明白是什麼意思了。李長春說的負面消息和批評報導不要報,那是指國內的消息。關於國外的負面消息,中宣部是鼓勵記者們大報特報,如現在台灣的水災,他們運用這種手法,無非是想轉移十三億人民、海外華僑和國際社會對中國的食品安全、環境污染和抗暴事件的注意力。

中宣部對六十周年的宣傳要求和去年奧運的宣傳要求,頗有異曲同工之處。在奧運期間,在中宣部的「零距離關照」下,中共《人民日報》沒有任何批評性報導,全社總動員為中共大唱贊歌,大報特報「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共一片形勢大好」,其作為「黨的喉舌」歌功頌德之能事,令人側目。

中宣部的墮落與人民日報官員「圈」錢

中宣部現在是越來越墮落,《人民日報》的官員賈立政在它的眼皮底下打著中共中央的旗號「圈」錢,居然還硬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人民日報》人民論壇總編賈立政去年從福建省光大建築公司拿走兩百萬,中宣部就是不管,默認了他的做法。

為何要給賈錢?緣於賈立政扯虎皮拉大旗,去替那個老板干預地方司法,以中共中央的名義向福建省福州市政府張開「血盆大口」。連溫家寶的一位女參事也親自跟著去了福州。賈立政還通過關係從《人民日報》內參部給福建省辦公廳發了一份內參監督函進行敲詐,福州市政府一看中央來了這麼多官員,何況還有「內參監督函」壓在頭上,那個案子一審結果是福州市政府勝訴,而光大公司敗訴,福州市政府後來屈服於《人民日報》官員賈立政的淫威而忍氣吞聲。主管該案的中級法院只好改判二審結果為光大建築公司勝訴,光大公司喜出望外,自然要表示表示,於是就送賈立政兩百萬元人民幣,而且這個錢是經過帳號的,賈立政為了把錢「洗乾淨」,就讓光大公司當《人民日報》人民論壇的理事成員,還美其名曰這兩百萬元為「理事費」!

儘管如此,這亦僅是冰山一角,如果把賈洗錢的帳目所有的明細向國際社會公開,那就不知道中宣部的臉該往哪個褲襠裏放才好呀?所以說這不僅僅是《人民日報》的問題,更是中共的體制出了問題,這就是中共的特色腐敗社會主義。

國內記者不可接觸境外記者

中宣部更邪的一面是,通過機要文件下達指令,要求國內記者不可以跟境外記者接觸,不可以把選題透露給境外記者,包括國內記者獲得新聞的資訊和線索。《人民日報》傳達中宣部的文件時煞有其事地說,境外記者會給你挖好坑,是個陷阱,會讓國內的記者上當的。說要愛黨愛國,所以這些資訊不能給他們境外記者。

新聞人首先的任務是講真相,中共自己什麼都敢做,為什麼還怕外國記者說呢?說明中共還是底氣不足。居然要依靠機要文章下達指令,來要求國內記者不要把資訊透露給境外記者。作為新聞人,如果連我們都昧著良心這樣替中共愚弄十三億公眾,中國社會的進步從何談起?

包括中共當局在奧運期間通過機要文件下達命令,要求我們作為《人民日報》的幹部,禁止到遊行示威的區域。文件中提到,不管涉及到誰,只要去了遊行示威區域,只要讓監控鏡頭拍到,中共從錄像中進行認人,認出誰,就嚴肅處理誰,絕不手軟。並且要求我們在奧運期間,停止一切批評監督類的採訪報導,哪怕你不報導,光採訪也不可以。奧運期間,還有現在,把所有上訪群眾,抓的抓,投入監獄的投入監獄,該動用警察看起來的則看起來,中共是什麼手段都用。今年趕十一這敏感時刻,在兩個月之前北京已經開始清理抓捕,有罪沒罪照樣抓,並對外封殺一切相關消息。

境外記者對中國的採訪,今年的十一和去年的奧運如出一轍。當初奧運的時候中共對國際社會許諾要放開新聞自由,允許境外記者到內地自由採訪,奧運以前採訪需要報批,奧運後規定不用報批,中共聲稱只要被採訪的人同意就可以採訪。可笑的是,中共表裏不一,那邊跟境外記者那麼表態,這邊卻提前開會跟我們說,千萬不要接受境外記者採訪,以免境外記者給設陷阱。而且境外媒體到北京後,仍然需要拿到採訪證,這個採訪證有時候還不好使。


去年奧運採訪期間,就發生了香港記者與公安衝突事件。(Getty Images)

中共為什麼懼怕負面報導

中共為什麼怕把這些問題報導出來?我們內部幾個官員研究了一下,我們認為這幾年,因為社會動蕩不安,群體性事件不斷出現,雍安事件、胡北石首事件、新疆屠殺事件,還包括四川大地震,很多學生死在學校,家長感到不滿,要求徹查學校豆腐渣工程、三聚氰胺事件、手足口病、湖北千多名兒童鉛中毒事件等等,現在的事情中共真是提心吊膽。他們非常擔心由於這些事情引發新的社會動亂事件,就像一堆乾柴,一點火頭,就會成為熊熊烈火。中共怕的是這一個,所以它要通過各種各樣的手段,不限制在法律框架內,即不考慮法律,只考慮政治隱定,什麼手段都用,有些人不該逮捕的也要逮捕,不該關押的也要關押,包括我的一位屬下,沒犯過錯事,現在被中共關押在黑龍江的一個監獄裏。

在國慶來臨之際,中共那高度緊張的神經繃得緊緊的,中共本身內部的腐敗已經讓十三億人民感到絕望,從內地不斷出現的公開退黨聲浪,可以看出中共如何不得人心,體制內的官員公開退黨,包括我本人在香港公開退出中共組織,香港還是中國的領土。還有陳用林、赫鳳軍、賈甲等等這些都是體制內的人,都站出來公開退黨或為退黨潮做證,說明了一個什麼問題。如果說一個人犯傻,那麼多人犯傻?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說,中共還是出問題。你沒問題,為什麼人人都離開你呢?今年又是達賴喇嘛出走五十周年,法輪功事件正好是十周年,天安門事件正好是二十周年,五四運動五十周年,這些都造成二零零九年是一個非常敏感的一年。


彼起此落的群眾事件已經成了現時中國百姓現實生活寫照(新紀元資料圖片)

做負面報導的媒體遭處罰

現在中國內地所有的媒體做負面報導,都會遭到不同程度的處罰,如《人民日報》旗下的《京華時報》。按理說,《京華時報》是《人民日報》旗下一份較敢說真話的報紙,因為追蹤報導了一則工傷驗肺的新聞,替受害者檢查肺炎的那家醫院遭到了處罰,報導此事的《京華時報》也遭到處罰,其實《京華時報》做了一些批評報導,早已讓中共中宣部感到「很不爽」,上《京華時報》網上能正常點開頁面,但是最近想打開《人民日報》網站首頁旗下刊物的連結時,唯獨《京華時報》的頁面點不開,由此可見,中宣部的手有多長。

那麼業內如何看這個事件呢,業內普遍認為《京華時報》做的沒錯,中宣部的做法無異於對十三億人民「封口」,所有媒體應該講真話,作為一個媒體不敢講真話,那就喪失了職業倫理,那就喪失了良知,所以我們為《京華時報》感到不公。


中國媒體做負面報導就會遭處罰,即使《人民日報》旗下的《京華時報》也不例外。(AFP)

《人民日報》光知道天天替黨做些傷天害理的欺騙公眾之事,卻連自己的「孩子」《京華時報》都保護不了,可見中共中宣部的封殺程度是如何的嚴重,中共的專橫跋扈亦可見一斑。

業內公認說,《京華時報》、《南方日報》、《新京報》在國內算是較敢說話的媒體,中共針對這些媒體最近以文件的形式下了一道指令,文件中明確提到,要求各大網站不要刊登、轉載它們的文章,也就是封殺它們。特別是國慶期間,所以中共當局對新聞媒體的控制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瘋狂地步。從網絡上可以看出,中共當局在十一期間對網絡上網友發的貼子,包括發的一些博客文章,遭到刪除的情況更嚴峻。例如《人民日報》邱明偉公開退黨的事,在海外的谷歌(www.google.com.hk)搜索,一下子都可以搜索出來幾萬條。用中國內地的百度搜索,幾乎看不到什麼消息。

人民日報記者被迫做欺騙報導

對於中共中宣部文件中提到的指令,記者怎麼看?在體制內有良知的記者也有,但是在中共中宣部的箝制下,不管是多好的人才,只要進了《人民日報》,通過中共那種政治控制下的新聞操縱模式,再好的人才也會被壓制成奴才!這是體制下的悲哀。《人民日報》人才比比皆是,但最近有沒有出過名記者?沒有!這一點,天下人都知道。好多人在體制內,通過平常的工作都了解到中共種種的內幕,包括我現在到今天為止對外透露的內幕,僅僅是冰山一角,還多內幕還在後面。中國有句話,戲還在後頭。

我們好多記者去採訪的時候,見識到好多內幕,對中共很反感,它老是撒謊,老是騙人,而且還強迫我們和它一起去欺騙別人,老是發布那些虛假的先進人物報導,比如任長霞,她打的白條無計其數,居然還被中共下發文件要求按照先進典型進行包裝宣傳,這一點我們覺得很悲哀很絕望。

正義的記者一直就有,比如當年《人民日報》的劉賓雁,在一九八九年的六四期間,他在人民日報社是一個非常頂尖的人才,但也是慘遭中共毒手,只好出走海外。退黨這種趨勢如今是越來越明顯,在中共體制內部渴望退黨的,大有人在,我僅是中央部級單位在職幹部中公開在中共統治的領土上召開記者會宣布退黨第一人而已,如果說祕密退黨,那更是無計其數。中共給你一堆承諾,但就是絕不兌現。其根本原因就是中共體制出了問題,我們對它特別反感,特別厭惡。

中宣部與《人民日報》的深厚關係

《人民日報》上一任社長王晨,現在調到國務院新聞辦去當主任。現在《人民日報》的社長張研農也是從中宣部調過來的。中宣部部長劉雲山對《人民日報》也是很有感情的。中宣部的車基本上是一個星期要到人民日報社兩三次,中宣部的奧迪車有一個特點,車的擋風玻璃後面會放「中宣」兩個字的牌子,邊上有個警報器。由此可見,中宣部跟《人民日報》的關聯程度,中共內部都心知肚明,那自不必說。

《人民日報》在中國國內是第一大報,它對外宣稱在全球是排前十名的報紙,它在內部宣稱每天發行量是八十萬,我們自己的估計是六十萬。內地訂《人民日報》是政治任務,例如市長和縣長,假如給縣長定了今年要訂八百份,市長今年要訂一千份,只能超過這個任務,不能少於這個任務。低於這個任務年底考核就要扣分。嚴重的可能會丟烏紗帽,這一點,體制內的官員們早已習以為常了。但有一樣,中國的百姓不看《人民日報》,民間有句順口溜:「人民日報,胡說八道。」


中國百姓不看《人民日報》,民間有句順口溜:「人民日報,胡說八道。」(AFP)

人民日報下鄉

近年在中國天災人禍不斷,群眾事件彼起此落,社會矛盾處於極度尖銳的狀態,所以中共中宣部就覺得要趕緊把《人民日報》送到農村去。想通過這種洗腦方式,保住農村穩定。

中共中宣部內部的官員就農村情況進行討論時說,「土地公在農村有土地廟,關公在農村有關公廟,媽祖在農村有媽祖廟,咱們共產黨也得搞個廟,群眾天天拜關公、拜媽祖、拜土地公,拜一拜就想記在腦海裏了,一經過廟門口就想起土地公、媽祖、關公,卻不記得共產黨,因為咱們沒廟呀,咱們也應該建個廟」。後來官方給這個廟起了個名,叫「黨員活動室」,有些叫「文化室」,並且有些還搞農村圖書室,放共產黨那些洗腦的書,叫「農村書屋」。

然後在農村黨員的家庭裏設一些「黨員中心戶」和「文化中心戶」,通過這些廟重點對農民進行洗腦。例如中共中宣部免費開通internet網,讓農民上網學習共產黨的理論,通過種種的措施來控制他們的思想,來強調他們共產主義的信仰,達到洗腦的作用,前幾年就已經開始搞這個事了。從零八年的一月一日中宣部就開始下文件免費向農村派發《人民日報》,以前中國共產黨剛開始搞文化活動室的時候還有人信,現在人都不信了,把它當笑話看。現在這個文化活動室經常被當作賭場娛樂使用,這是個極大的諷刺,中共自己都想不到。◇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