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惡行第10名 六四屠殺

?"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中共向學生開槍,血洗天安門。(AFP)

海外提起「六四事件」,不但華人人人皆知,西方人也基本家喻戶曉。然而走在北京大街上,假如問幾個八十後或九十後,他們中絕大多數都是一頭霧水。二十年的信息封鎖彷彿已成為千萬年。中共稱事件中兩百四十一人死亡,但中國紅十字會稱有兩、三千人死亡。

劉先生當時正在北京讀書,他回憶說:一九八九年,老百姓在經歷價格闖關、物價上漲的同時,政治上相對寬鬆,主要是胡耀邦提出要「民主、自由、寬鬆、和諧」,沒想到他被中共元老以「資產階級自由化」撤職後,四月十五日突然死去,於是紀念活動演變成了全國抗議。

四月二十一日,三名學生代表跪在人民大會堂門前,要求與總理李鵬對話,並要求官方媒體報導學生的悼念活動,提出反貪污、反官倒、開放報禁、增加教育經費、部份實行民主選舉等七點要求,被中共拒絕。

二十二日,官媒稱西安、長沙出現所謂學生燒車搶商店,二十六日《人民日報》就拋出四二六社論,把學潮定性為「被少數人利用的反革命動亂」,第二天就是十萬人上街遊行,隨後更大規模的抗議活動席捲全國。

士兵端著衝鋒槍朝人群掃射

五月十三日,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發起絕食,將學潮推上高峰,全國各地的人都行動起來了,有參加遊行的,有捐錢捐物支持學生的。十六日,趙紫陽透露鄧小平仍然為中共掌舵人後,鄧成了被抨擊對象。十九日凌晨,趙突然出現在廣場上,含淚向學生道歉、鞠躬,五小時後北京宣布戒嚴。趙紫陽因反對向學生開槍被迫辭職。第二天,從外地調來的軍車被老百姓堵在各大進京路口上,六月三日深夜,軍隊強行進入。

六月四日當天,北京國際廣播電臺播報了下面新聞:「請記住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這一天,在中國的首都北京發生了最駭人聽聞的悲劇。成千上萬的群眾,其中大多是無辜的市民,被強行入城的全副武裝的士兵殺害。遇害的同胞也包括我們國際廣播電臺的工作人員。」事後英語部的所有職工遭到審查。

劉先生回憶說,「木樨地死傷最多,士兵端著衝鋒槍朝人群掃射,子彈用的是殺傷力最強的開花彈,公路兩旁的大樓都被打得千瘡百孔,人在樓裏面都被打死了。坦克從人身上壓過去,把人碾成了肉醬……太慘了!至今想起來都不寒而慄!從那以後我對中共徹底絕望了。現在還有人提什麼中共改良,那純粹是自欺欺人,六四標誌著中共絕不會搞政治改革的,至今六四沒平反,也體現了中共與民為敵的本性。」

六四學生領袖王丹曾表示:學生有錯,政府有罪。從那以後,中國人再不敢關心國事了,中共也採取「堵死天堂路,敞開地獄門」的方式,只要你不反對共產黨,吃喝嫖賭毒,幹什麼都行。

由於事件發生在中國窗口天安門,在全球造成巨大影響,但從事件死亡人數,涉及範圍來衡量,都遠遠不及中共其他惡行,故排在中共十大惡行的最末。◇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