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惡行第5名 社會歧視

?"
中共的天下是靠農民打下來的,但農民卻在中共執政後遭受了最嚴重 的歧視。(AFP)

共的天下是靠農民打下來的,但農民卻在中共執政後遭受了最嚴重的歧視。農民沒有醫療保險,沒有失業救濟,沒有退休金,不能貸款。農民收入最低,而賦稅最重。《中國農民調查》指出,當城鎮居民年均收入超過一千美元時,其稅賦不到五美元,而農民苦幹一年的人均收入只有四百多人民幣(是城裏人收入的二百分之一),還不得不上繳一百五十多元的稅收!

這一切不公正都歸功於中共的戶籍制,人為的劃分出貴賤兩級。全世界的人在國內都可以自由的遷徙,只有中國、越南和朝鮮例外。無論農民進城還是外地人進京,沒有暫住許可都屬於國中之國的「非法移民」。在中共執政之前以及一九五四年的《憲法》都賦予「公民具有居住和遷徙的自由。」而一九五八年一月九日中共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戶口登記條例》,第一次以制度性歧視方式把農民排斥在城市之外,並開始了半個世紀對農民的額外盤剝。

據官方統計,從一九五二年到一九八六年,國家通過剪刀差從農民身上無償抽走了六千八百六十八億元的巨額資金,約占三十多年來農民新創造價值的五分之一。剪刀差簡單說來就是農副產品價格與工業產品相比太低,農民要辛苦一年才種出的油菜,榨出菜油後每公斤只賣一元多,只相當於一瓶礦泉水的價格。這種嚴重的不公正等於剝奪了農民巨額財富。中國城市能有今天,至少兩代農民為此做出了巨大奉獻。

中國城市像歐洲,農村像非洲

然而農民的奉獻並沒有得到回報。社科院調查顯示,二零零八年中國城鄉收入比是三點三倍,考慮可比性等因素,城鄉收入差距大約在四~六倍左右,而世界多數國家城鄉收入比為一點五。難怪百姓說,中國城市像歐洲,農村像非洲,城裏人和農村人生活在不同世界裏。

即使同樣是城裏人,沒有本地戶口的外來人依然遭受不平等待遇。比如哪怕是最公平的高考,北京地區的考生就比外地學生更容易考上大學,皇城根下的人無論福利待遇、工資級別都比外地人高。區域經濟發展的不平衡也加大了這種差別,所以有人說,現在是「一個中國,四個世界」。

其實所有這些差別都是中共人為製造的。中共有意製造出這樣一個劣等階層,為的是更好的控制人剝削人,比如反右運動中,只要哪個知識分子不聽話,中共就剝奪其飯碗,將其打入農村,使其淪為低等公民,從而脅迫全國人民聽命於中共。

然而中共的戶籍制不但嚴重阻礙了農村的發展,也使中國城市化、現代化滯後。一九九七年全球城市化平均達46%,而中國僅29.9%,比朝鮮都低很多。如今雖然允許農民進城打工,但「農民苦、農村窮、農業危險」的三農問題依然是中國的大難題。

中國十三億人口中九億是農民,儘管農民作為弱勢群體被外界忽視,但農民遭受的苦難無疑是中共惡行的重要證據。對國人進行制度性歧視的戶籍制,在現代化國家中只有中國因中共的堅持而碩果僅存,因為這個制度而被歧視殘害的人數規模龐大,故將這一制度列入中共惡行榜第五名。◇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