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不敢忘卻的瘟疫之痛

?"
黑死病發病後病人多則四、五天,少則數小時即死亡,死亡率基本上是百分之百。(大紀元資料室)

很多身體健康的人突然發燒,眼睛變紅,皮膚長滿紅斑,四肢出現壞疽並開始腐爛……瘟疫摧毀了羅馬帝國,卻催生了基督教。追溯時代背景,歷史上的每一場大瘟疫似乎都在提醒著人類「上帝之鞭」的掌控。

顧瘟疫在人類歷史上的作用,人們驚訝地發現,昔日奠定歐洲文明的古希臘,毀在一場聞所未聞的大瘟疫中;盛極一時的羅馬帝國也倒在兩次瘟疫的鐵蹄下,連幾百年後重建羅馬的希望也被瘟疫消磨掉了;從中國朝代的交替到基督教的興衰、文藝復興的到來,這一切都讓人感受到「上帝之鞭」在無形中掌控著人類。重讀《歷史上的大瘟疫》一書,當時的悲慘景象不禁讓人擔憂災禍再次降落人間。

雅典瘟疫,依神諭增大祭壇才停止

西元前四百三十年,希臘雅典繁榮昌盛,被人稱為「黃金城邦」,其文明影響了後世的整個歐洲。然而在和斯巴達人的伯羅奔尼撒之戰中,一場前所未有的大瘟疫導致了三分之一的雅典人死亡。被瘟疫感染的二十五歲的史學家修昔底德用顫抖的手寫下他的親身經歷:

很多身體完全健康的人突然開始頭部發燒,眼睛變紅發炎,口內從喉中和舌上出血,呼吸不舒服、打噴嚏、嗓子變啞。不久病人胸部發痛、咳嗽、肚子痛,然後嘔吐出醫生都沒有定名的各種膽汁,大部份時間是乾嘔並產生強烈的抽筋。他們的體表溫度不高,但身體裏面很熱,哪怕穿著最薄的亞麻布也覺得熱,於是他們總想跳進大水桶,總想喝水。有的人異常激動,白天大喊大叫,晚上無法入睡。他們的皮膚渾身上下還長滿了紅紅的斑點,有的人四肢出現壞疽,這些疽很快變成深紅色,然後轉黑並開始腐爛,人還活著就能看見自己的身體在腐爛,蛆蟲在創口上滋長,不久整個人的身體全被摧垮了,腰或頭部不聽使喚了,最後心臟也停止了跳動。

開始幾天,人們簡直不能在雅典城的任何一個平民區睡下去,到處都是喧嘩聲和哭嚎聲,後來就連哭喪的人也聽不見了,因為人都死了。那些萬幸活過來的人,有的喪失了視力,有的連自己是誰都記不起了,有的生殖器、手指腳趾都喪失了功能。

當時恐怖籠罩著整個雅典。各個城區都設了屍體焚燒點,焚燒爐徹夜不息,陰森恐怖的濃煙和臭不可聞的氣味遮住了城市的上空,燻黑了嶄新建築上潔白的大理石。那時人人想保命,親戚朋友病了也不去探望和照顧,家人死了也不遵循喪葬禮儀,就隨便燒了就完了。有的看見別人設的火葬堆正在燃燒著,把自己家人的屍體擡過去,扔在別人的屍體上就跑開了,人們對死亡已經麻木了。

據希臘傳說記載,瘟疫來臨時,阿波羅神曾提示眾人得把阿波羅神殿中那個正立方體的祭壇加大一倍。人們於是把祭壇每一邊加長了一倍,(體積變成了八倍),但瘟疫依舊蔓延。後來人們才悟到,神諭的意思是要把祭壇的體積增大一倍,於是人們照此增大了祭壇後,瘟疫就停止了。但四年後又再次爆發,直到西元前四二六年底,瘟疫似乎完成了任務,才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瘟疫摧毀羅馬帝國,卻催生了基督教

據史書記載,稱雄世界、橫跨歐、亞、非三大洲的羅馬帝國在西元二世紀後期突然衰敗下來,而其間的兩場瘟疫:「安東尼瘟疫」和「西普里安瘟疫」,竟起了決定性推動作用。

比如在西元一六四年,在安東尼奧王朝的羅馬帝國東部的敘利亞省境內,發生了一次大規模的叛亂。皇帝馬可.奧儒略派兵平亂,一場本無懸念的戰爭卻因為羅馬士兵染病死亡而拖了兩年,當羅馬人舉行盛大儀式,歡迎凱旋而歸的軍隊時,他們也迎來了另一支可怕的「軍隊」──瘟疫,連皇帝本人也在受盡瘟疫煎熬中死去。醫書記載,病人劇烈腹瀉、嘔吐、喉嚨腫痛、口渴、潰爛、高燒熱得燙手,手腳潰爛或生了壞疽,很多症狀跟雅典瘟疫一樣,在瘟疫高峰期,羅馬城每天要死五千多人,而更可怕的是,這場瘟疫的高峰期竟一直持續了十六年。

令人吃驚的是,瘟疫不但摧毀了羅馬帝國,也催生了基督教。在此之前,基督教遭受了近三百年的殘酷迫害。古羅馬皇帝尼祿曾故意在羅馬城縱火,然後嫁禍於基督教徒。他還命令將基督徒投進競技場中,然後邀請羅馬權貴一同欣賞這些人被猛獸活活撕裂咬死的場面;他甚至吩咐人把很多基督徒與乾草捆在一起,製成火把並排列在花園中,然後在入夜時點燃,照亮皇帝的園遊會。

然而瘟疫之後,情況發生了巨變。正如著名醫學史家卡特賴特所說:「假如羅馬帝國不是在基督誕生後的一些年中受到無法治癒的疾病的打擊,基督教就不能成功的成為一種世界性力量,假如醫學不是落入基督教會的控制之下,那麼從四世紀到十四世紀一千年間的醫學史就會完全不一樣。」

東漢末年大瘟疫,百人存一

西元二零四年,瘟疫也在東方改寫了歷史。當時中國長江以北地區出現流行性出血熱,約兩千萬人口死亡,曹操的名詩《蒿裏行》:「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就是東漢傷寒瘟疫的真實寫照。為了保全性命,人們開始求助於神仙,於是,道教和佛教在中國極度盛行。

古代中國歷史上,除東漢末年的這次大瘟疫之外,另外兩次分別是西元十二至十三世紀的大瘟疫以及十七世紀中葉的大瘟疫。這後兩次大瘟疫,都曾造成了上百萬人死亡。特別是在一二三二年的大瘟疫中,在五十天內,開封城竟出現了「諸門出死者九十餘萬人,貧不能葬者不在是數」的驚人死亡率。

查士丁尼瘟疫,存活與病情無關

西元五世紀,正當東羅馬拜占庭帝國的查士丁尼皇帝,決定採取行動實現其復國夢時,一場空前規模的瘟疫令其壯志落空。《聖徒傳》這樣描述當時的情景:到處都是「因無人埋葬而在街道上開裂、腐爛的屍體,他們腹部腫脹,張開的嘴裏如洪水般噴出陣陣膿水,他們的眼睛通紅,手則朝上高舉著。屍體疊著屍體」,在角落裏、街道上、庭院的門廊裏或者教堂裏腐爛。

更恐怖的還不是死亡人數之多,而在於這種瘟疫的快速殺傷力。據史書記載,人們相互之間正在進行著交談,突然他們就開始搖晃,然後就地倒下;一個人正在幹活,突然身體一歪,一個靈魂出竅了……後世研究發現,查士丁尼瘟疫是由鼠疫引起。在最流行的九十天裏,土耳其首都君士坦丁堡(現在稱為伊斯坦布爾)每天死亡五千人,總數為四十五萬,占全城居民人數的45~75%。令醫學界難堪的是,有很多被著名醫生預言即將死亡的病人,卻在不久後出人意料地徹底擺脫了疾病,而有些被預言會康復的病人卻很快死去了。

上帝之鞭——歐洲黑死病

西元十四世紀,歐洲爆發大規模鼠疫,至少兩千五百萬人死亡,這成為歐洲歷史的轉捩點,一半甚至三分之二的人口死亡。

「受害者發病那一天,水泡和癤子出現在胳膊、大腿和脖子上。他們非常虛弱,備受折磨,只能倚靠在床上。不久,癤子變成核桃那麼大,然後變成雞蛋或鵝蛋大小,痛徹心肺。病症會持續三天,到了第四天,又一個孤魂升入了天國。」 一三四七年,義大利牧師邁可這樣描述當時的疫情。病人一般會出現下列病症:發燒、咳血、脫水、昏迷、幻覺、腹瀉、淋巴腫大、皮膚潰瘍、皮下出血等,皮膚常常變成藍黑色,所謂「黑死病」便由此得名。發病後病人多則四、五天,少則數小時即死亡,死亡率基本上是百分之百。

據考證,黑死病也是由鼠疫引起。鼠疫通常有淋巴腺型、肺型和敗血症型三種。病原體可藉接觸動物和人與人之間的飛沫傳播。鼠疫傳染性強、死亡率高,未經治療的腺鼠疫病死率達50~70%,敗血症型接近100%。

當瘟疫橫行時,很多人認為這是來自上帝的懲罰。為了贖罪,不少人參加了自笞隊,希望通過嚴酷的自我鞭笞來清除身上的罪惡,以獲得上帝的寬恕。黑死病後,由於人口銳減,生產力受到極大損傷,直到一百年後,歐洲經濟才復甦過來。與此同時,許多倖存者開始了對舊制度的質疑,對傳統的價值觀產生動搖。因此有人說,正是黑死病的流行,客觀上摧毀了舊有社會體系,使歐洲迎來了文藝復興的黎明。

如今,在SARS、禽流感仍未消失之前,H1N1新流感又一波接一波的撲面而來。九月二十一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隨著北半球冬季的來臨,新流感第二波疫情已經出現,不過目前H1N1新流感病毒並未變異成毒性更強的病毒。然而,未來流感還會有幾波、如何演變,人們都無從得知,惟願上蒼保佑人類度過此劫。◇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