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六十年暴政 何以慶祝?「國慶」如備戰 中共恐懼

?"
北京「十一」閱兵式展示大量武器,儼然像七零年代至九零年代莫斯科紅場閱兵式的北京版。(AFP)


十月一日是中共建政六十周年,世界聚焦北京天安門廣場,中共花費鉅資精心打造的豪華慶典,被外界指為倒退,而全力封鎖網路和嚴密戒嚴,如同備戰,不知在恐懼什麼?回顧歷史,中共六十年前的建政口號無一兌現,反而虧欠中國人民,血債累累。如今民眾開始覺醒,十一應為中華國殤日,中共惶惶而不可終日。

月一日,觀看中共官方的電視和媒體,天安門城樓上張燈結綵,廣場上聚滿人群,恰似一幅「國泰民安」的圖像,令人歎為觀止。

十點多,胡錦濤身著在中國幾乎絕跡的中山裝,站在黑車上閱兵後致辭,隨後八千多官兵列隊,各類武器隆隆駛過金水橋;動員六十輛彩車、約十萬名群眾遊行、以及八萬多青少年展示廣場背景圖案,還有數千人的樂團演奏。當局出動至少四千輛大巴運載人員。從上午七時起還動用了四輪火箭進行人工消雲減雨作業。

現場直播也是精心設計。《基督教科學箴言報》披露,某些時段沒有對外國人播放。當「民主」花車經過時,央視的英語評述中斷,而中文卻繼續說著「我們的社會主義式民主正欣欣向榮」、「法令正被有效執行」,或許喜歡自誇的央視也認為這些言論太難吞嚥?

該報還說:「此次閱兵以老掉牙的方式慶祝,學生們手舉彩色方塊在頭頂,拼寫出與五十年前相仿的標語,如「聽黨的話」、「社會主義好」、「愛人民」等等。但中國實際上在「倒退。」

加拿大《漢和防務評論》稱,北京「十一」閱兵式展示的武器,很多都是俄羅斯同類武器的仿製品,包括飛越上空的各式戰機,「儼然像七零年代至九零年代莫斯科紅場閱兵式的北京版」。此外還有美軍悍馬越野車的仿製品。

與此同時,市民們被「鎖」在家裏看電視。當局要求,東西長安街兩旁公寓樓居民不得開啟臨街窗戶,更不許站在陽臺上觀看!一位外籍人員問:如果我到陽臺上會怎樣,答覆是:可能遭槍斃。還有警察用話筒對著一群群居民叫喊:「回家看電視去!」

《路透社》稱:一個如此盛大的閱兵慶典卻沒有觀眾,自稱強大而親民的政府,卻對任何可能質疑當局的事件草木皆兵。「十一」前充斥北京的緊張氣氛,以及中共上下全面防禦的架勢,顯示執政者對穩定現狀並不自信。


「國慶」關押上百萬人

而為打造「國慶」,據維權網估計,十一期間被拘押或剝奪自由的人士超過一百萬,包括監控軟禁宗教、維權及異見人士。許多訪民也認為光是被關押的訪民就超過一百萬。中國冤民大同盟主席沈婷日前表示,在中共所謂的「改革三十年巨大成果」的今天,中國有兩千萬上訪大軍。


八名訪民代表了八萬多中國冤民大同盟成員展示申冤的標語,表明對中共不抱有希望,呼籲中國冤民站起來。(攝影/鄭麗駒)

十月一日,最想上天安門的是中國訪民們。上海一批被政府列為黑名單上的訪民,近日通過各種方法突破重圍,十一準備上天安門找「父母官」,卻遭到很多守在天安門附近的上海駐京辦截訪人員截獲,被抓到關押訪民的接濟中心。十一晚有四十四人被押上火車回上海。

上海自成功申辦二零一零年世博會後,在世博工地上不斷出現強遷流血事件。范桂娟遭遇二次強遷,上訪已十年。當地政府避開不談她的第一次強遷,她想找胡錦濤,她說:「只有胡錦濤出面,才有可能解決我的問題。」

崔福芳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我上北京上訪已幾十次,從來沒有一個書面答覆。先後被二次拘留、二次行政警告、曾在監獄內被銬了三天手銬,絕食三天抗爭。多次在派出所被毆打。」,但「就是沒有哪個領導出面大家坐下來解決問題。」


崔福芳和其他九位訪民乘上去天安門廣場的48路公交車。(攝影/杜斌)

黃蘇滬無奈的表示,這次被押回肯定要坐黑監獄了,上次就被關了二十多天黑監獄。他說:「我們這裏80%的人都要坐黑牢了,有的還要刑事拘留。我們已無家可歸,只能每天在北京的火車站、公園裏度日。上海地方政府官官相護,將我們財產全部掠奪,不管我們死活。」、「我們現在除了命,什麼都沒有了。」北京的上訪村已遭當局摧毀。


全面封鎖 中共恐懼

顧名思義,「國慶」就是「國家慶典」的意思。在美國和加拿大等西方民主國家,每年春暖花開,各民族團體開始自發組織遊行,上街歡歡跳跳,也有民眾早早去觀看,滿街一片歡聲笑語、喜氣洋洋。到國慶時參與的團體更多,政府每年都支持並維持秩序,小孩都能爬上坦克玩耍。

但在中國,英國《泰晤士報》報導說:「北京就像戰爭中的城市,全副武裝的軍人和特種警察四處巡邏。九月三十日傍晚,街道上已空無一人,天安門廣場附近只剩一隊隊荷槍實彈的士兵,扛著帶刺刀的衝鋒鎗。身著黑衣的特警帶著攻擊犬和裝甲車守候在王府井。整個遊行路線的沿途街區空空蕩蕩。」

其實,在此之前,北京就已是草木皆兵:徵調數十萬特警部隊;動員八十萬北京市民參加「紅袖標」治安聯防;組織數千民兵專門看護橋樑、過街天橋等重點部位;分派數以十萬計的便衣。北京上空二十天「禁飛」,機場十一停飛三小時。

北京周圍還組成了「六省市治安聯防」。當局要求把安檢措施落實到每臺車、每件物、每個過往人員,把安保責任落實到每個地方、每個單位、每個執法人員。自九月十五日至十月八日,對外省市進京機動車採取臨時交通管理措施。

中國網路也遭遇有史以來最嚴厲的封鎖控制。九月中旬開始,據稱比「綠壩」更強的「藍壩」軟件,被悄然安裝到網路服務提供商的所有服務器上;自由門、無界、花園網等破網軟件遭到嚴密封鎖;美國之音、德國之聲、BBC、大紀元、新唐人、觀察等被攔截在國門之外;網易、騰訊等網路媒體的反對指數記錄功能也遭全部取消。

在這種封鎖中,中國民眾被強制陷入封閉的黑暗中,看不見外面世界,看不清自己方位,只看到一邊倒的讚詞。令人不禁發問,中共當局怕誰、防誰?這要回顧中共力圖封鎖的歷史真相。


建政口號 無一兌現

近一個月來,中共發布指定的五十條「讚美口號」標語遍布大街小巷。有學者認為,中國不是法治國家,口號治國成為特色,一個時期一種口號。廣東江門朱先生說:「口號隨領導人喜惡制定,是在破壞國家憲法,侵犯公民權利。」

中共最著名的開國口號當屬「中國人民站起來了」,推翻了「三座大山,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建立了「人民民主共和國」。幾十年來,這些口號充斥著大陸各類教科書及歷史書。雖然如今中共官員自己可能都不相信。

八零年代改革開放後,中共又把五零年代趕出去的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請了回來。至於封建主義,據百度百科介紹,「封建」是一種分封的政治制度。中國自秦朝後就已不是分封建制,而是中央集權制或君主專權制。似乎毛澤東都沒搞明白什麼是「封建主義」,更遑論「推翻」?

談到民主,從中共建政起,就沒有過人民公選,而是一黨獨裁。經一連串運動下來,據悉,冤死的中國人達八千萬。不過,中共的「荒唐」歷史如今被封存,以致現在很多人懷念毛年代,或許希望把貪官污吏「革命」下來?殊不知毛不是「為人民利益」打倒官員們的,而是因內鬥引起。毛為樹立自己的權威而把全國人民拖進文革動亂中,最後也以內鬥為結束。

中共前三十年的口號,大多遭後三十年否定,例如當年轟轟烈烈的「走合作化道路」、「人民公社好」、「以階級鬥爭為綱」、「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知識青年到農村去」等,如今已絕跡,歷史也已經被歪曲、隱瞞。但這都不妨礙中共關起門來自稱「偉大、光榮、正確」。


造假成性 不知廉恥

六十年來,中共建政提出的重大口號一個都沒兌現。出國二十多年的海外華人王先生說,共產黨的報紙電視不能看,從未見過哪個政黨這麼吹噓、這麼無恥,這麼狂妄,往自己臉上貼金,盡說些自己都不相信的話,還逼著老百姓跟著一起扯謊。

開國大典中,毛澤東宣布「中國人民站起來了」一事,近期被指造假,可十月一日,胡錦濤再次重申,令人質疑。自由亞洲電臺日前報導:新華社老記者李普說,毛澤東當時並未說此話。還有多人證實,是後來給安上的。

畫家董希文一九五三年創作的油畫《開國大典》中,描繪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發表講話。當時身旁站立的高崗、劉少奇和董必武,後來已被相繼刪除。董希文的學生閻振鐸說,董老病重期間曾說:「我這一生中,沒畫一張自己想畫的作品。」

前《人民日報》人民論壇副主任邱明偉也稱被迫做欺騙報導。他說:「我們好多記者去採訪的時候,見識到好多內幕,對中共很反感,它老是撒謊,老是騙人,而且還強迫我們和它一起去欺騙別人,老是發布那些虛假的「先進人物」報導,比如任長霞,她打的白條無計其數,居然還被中共下發文件,要求按照先進典型進行包裝宣傳,這一點我們覺得很悲哀、很絕望。」


喪權辱國 屢屢退讓

別看中共對內鎮壓老百姓毫不含糊,對外可是屢屢退讓、喪權辱國。在國土主權問題上,毛時代認同外蒙移出、一九六零年將果敢拱手割讓給緬甸。鄧小平將釣魚島的爭議留給後人,實則放棄主權。六零年代的中印戰爭、七零年代末的中越戰爭,將多少中華兒女鮮血換來的土地又拱手讓出去。

在《中塔國界補充協議》中,江澤民把二萬七千平方公里有爭議的中國領土出讓給塔吉克。在《中俄邊界新約》,將歷史上有爭議的東北地區一片三百四十四萬平方公里、相當於九十五個台灣國土的土地,割讓給俄國。在南沙群島的島嶼中,中國只占八個,中華民國擁有兩個,而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占領的多達四十多個。

此外,過去半個世紀還發生多起排華事件。近期發生的緬甸和俄國排華,華僑被搶掠,甚至被燒殺。去年十一月坦桑尼亞發起清剿華僑行動,一九六三年、九八年兩次震驚世界的印度尼西亞排華;六三年印度排華;六七年緬甸仰光等城市搶劫華僑店舖和住家,迫使三萬八千多果敢人逃入中國境內。而中共當局大多無所作為。


民眾覺醒 暴政危殆

隨著歷史真相被還原,中國人民開始覺醒。在毗鄰大陸的香港,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等多個民間團體十一舉行「悼國殤 促三退」集會及遊行,抗議中共建政六十年來施行的暴政,香港支聯會也一連三天舉行絕食靜坐、研討會等活動。


香港退黨服務中心等多個民間團體舉行「悼國殤 促三退」集會現場(攝影/李明)

全球退出中共服務中心主席高大維表示:「從二零零五年開始,全球退黨中心綜合各地華人的建議,將十月一日設為「中華國殤日」後,受到海內外華人的熱烈反響。許多大陸民眾已認識到中共才是一切災難的根源,而退出邪黨、解體中共,才能最終結束這種苦難。」


十月一日,八百港人由遮打花園遊行往中聯辦。圖為港人手持「中國人民站起來」橫幅遊行。(攝影/孫青天)

「中國人已開始在血泊中站了起來,對中共說不,並加入到傳九評(《九評共產黨》)、勸三退(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的行列。越來越多的人已體驗到,「天滅中共、天祐中華的真實、殊勝和不可抗拒。」◇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