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瘟疫山雨欲來如何看緊口袋?

?"
(AFP)

H1N1新流感來勢洶洶,除了對生命造成威脅,也可能會導致財產的損失。面對這樣的環境,在投資理財上是否需做必要的調整以為應變?

基本上,可以從兩個方向來考量:一為保險,二是投資。保險是為了避免在罹患疾病時仍需煩惱財務問題,投資則是為了因應萬一疫情擴大時可能的市場變化。

確認保險範圍,旅行前先加保

首先來談談保險。雖然大多數的人都有健保,但健保並非全額給付,尤其是住院的時候,往往仍需要負擔一部份頗大的自費金額。醫療保險在這時候可以發揮作用,適時的補貼病患。對於H1N1新流感這種需要隔離住院治療的疾病,擁有適度的醫療保險是有幫助的。

不過,要注意所有的保險契約都附有「除外責任條款」。在臺灣,H1N1新流感被列入第一類法定傳染病,但在一九九八年元月以前銷售的醫療險保單示範條款,將法定傳染病列為除外不保項目,直到一九九八年起實施「住院醫療費用保險單示範條款」,才將法定傳染病自除外責任中刪除。因此,有些保險公司只針對一九九八年之後的醫療險保單提供法定傳染病理賠,但也有不少保險公司表示,將依「從新從優」原則,不管是新、舊醫療險,只要保戶感染新流感,保險公司都會負起理賠責任。要想了解自己的保單是否針對新流感有理賠,最好撥通電話跟自己投保的保險公司確認。

另外,H1N1新流感較易在密閉空間中感染,尤其是交通工具。所以,如果要出國旅遊或出差,記得加保一個旅行平安險並附加醫療險,這樣萬一不幸在旅行過程中感染,也比較不用擔心國外高昂的醫療費用,並且可以得到保險公司所提供的國際支援服務。

股市恐回檔劇烈,減碼投資為宜

再來談談投資。所謂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參考過去的疫情,或許可以提供一些思考方向。最近發生的例子就是在二零零三年爆發的SARS。當時衝擊最大的當屬亞洲的中國、香港、臺灣與新加坡。從二零零三年三月疫情爆發以來,這些股市都出現短暫的下跌,而後隨之展開長達將近五年的多頭行情。不過當時的時空環境跟現在有所不同,必須加以分辨。在二零零三年時全球景氣已經經過網路泡沫後三年的收縮期,正在邁向復甦之路,而SARS疫情又僅局限在亞洲地區,對全球的實質經濟衝擊有限,因此,SARS的壞消息反而成為全球股市「先蹲後跳」的那一蹲了。

然而,H1N1新流感已經在全球蔓延開來,無法局限於部份區域。相較於SARS僅衝擊一兩季經濟,H1N1新流感疫情的影響時間肯定更長。所幸H1N1的致死率不若SARS那麼高,對社會心理面的衝擊大於生命的威脅。SARS在二零零三年造成約四百億美元的損失。而根據國際貨幣基金(IMF)的預估,H1N1新流感可能給全球帶來零點三八兆美元至二點六三兆美元的損失,約相當於全球GDP的負0.69%至負4.8%。這個預測如果成真,將比SARS所造成的損失增加十倍以上。

如果疫情真的失控,首當其衝的就是交通運輸、觀光旅遊、及餐飲零售業者。而保險業可能產生虧損,股市與房市也會連帶下跌。不過,想趁資產價格大跌逢低買進的投資人,等待的時間可能要比SARS期間稍微長一點。二零零九年的全球經濟像是大病初癒的病人,還在靠著醫院打點滴(即政府紓困與刺激方案)支持體力,禁不起進一步的打擊。另外,二零零三年SARS經驗幫助投資人冷靜反應,所以股市這次根本沒有出現任何明顯的回檔。在股市已經持續上漲半年而本益比逐漸攀高的情況下,H1N1的疫情如果失控,因而造成社會恐慌情緒蔓延,股市的回檔可能會甚為劇烈,到時投資人可能還是先行減碼為宜。

當此之際,在疫情尚未升溫以前,投資人尚無須過度反應,僅需保持股債均衡的資產配置,不要太過積極投資。並適度保留一定比例的現金部位(至少三成),時時留意相關資訊,並投保一定的醫療保險,如此在理財上應當得以從容面對新流感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