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分享茶道 退休醫生懸「壺」會友

?"
李訪賢。

  年輕時回大陸追尋「理想」,意外緣結紫沙壺。行醫多年,李訪賢深諳好茶有益健康,在黑心茶充斥市場的當今,他藉由中環的紫沙壺特色小鋪推廣中國茶道,收穫了一班真心實意的朋友。

文、攝影 ◎ 吳雪兒

港中環有很多特色小店鋪,隱藏在一幢幢的舊式大廈內。盧壺就是這麼一家特色小店。進入小店,大大小小的茶壺映入眼簾,紫沙壺特有的古樸大方襯著木框窗櫺,繪出一幅閒逸雅致的文人畫,古色古香。

店主李訪賢是一位七十多歲的越南華僑,已退休的醫生。他的最愛是收藏紫沙茶壺,因為年輕時回去大陸追尋理想,偶然遇上了紫沙茶壺,從此與之結下不解緣。開店的目的不為賺錢而是為了打發時間,同時認為中國的茶道很值得推廣,所以也免費開班教茶道。幾年下來,李訪賢認為,開店的唯一收獲就是認識了一班真心實意的朋友。

人生得一知己並不容易,李訪賢有一班知心朋友,他笑言上天對他還是很眷顧!採訪期間,小店內絡繹不絕,見到李訪賢正接受採訪,熟客朋友更主動幫忙招呼顧客。
 


清未民初造型比較特別的茶壺叫天馬行空。壺的設計
古樸,造型難度也高。

 


天馬行空壺內可以看到點點發
光的石英沙。

不肖茶商動手腳,要錢要命不道德

研究茶半世紀,李訪賢一開口便是滿腹茶經。他說,茶都是源自綠茶,因應製作的工具不同,發酵的程度不同而分為六大種,他認為年份越長越好喝。「第一年出來的茶是苦澀的,擺上十年以上,放在沒有空氣污染或異味的地方,要通風,茶不斷發酵了,這個茶才好喝,喝起來沒有苦跟澀,但價錢就比較貴。」

因為要等十年,利潤就低,為求快,會潑水加溫,加速發酵的速度。「過去香港酒樓喝的普洱都是這種發酵出來的。」

李訪賢說,天然發酵的茶源於茶馬古道,雲南的西雙版納到西藏拉薩這段路,當時運茶靠馬匹和騾子翻山越嶺,採出來的茶到了拉薩後,發現茶變得好喝,才發現發酵過的茶好喝。「如何發酵?因為茶在馬背上,有一定的溫度,經過日曬雨淋,在翻山越嶺過程中自然發酵。」

普洱是屬於後發酵的茶,即隨著空氣、濕度發酵。李訪賢指出,香港慣常喝到的普洱是熟普洱,是通過潑水加溫製造的味道,「發了霉的,沖出來是咖啡色的,可以導致直腸癌的!」很多人以為這是真正普洱的味道,行醫濟世大半輩子,李訪賢不屑那些無良茶商的行徑:「有人出書說這種製法的假普洱是真的普洱,那是誤導,這不是真正的中國文化,潑水加溫的做法是破壞了真正的那個味道,而且容易致癌,但利潤高。要錢又要命!不道德。」

紅茶屬於全酵的茶,即通過加溫發酵。香港喝的是錫蘭紅茶。李訪賢說,錫蘭紅茶製作時是加了其他香料如丁香,配奶或加檸檬。很多東南亞地區如印尼喜歡放糖喝。

烏龍茶是半發酵茶,鐵觀音也是烏龍的一種。原產地是福建,台灣有台灣烏龍,廣東有廣東烏龍。廣東烏龍屬潮洲茶。微發酵茶有黃茶、白茶,味道很淡,一般港人喝慣較濃的茶。

清明前的綠茶,沒有發酵,如明前龍井,李訪賢說:「綠茶中,以中國最驕傲,世界第一,國禮級送外國人的就是明前龍井。」

清明前氣溫比較低,有些地方甚至是下雪,沒有污染,在春天時,百花萬物生長時,長出一芽兩葉,在很嫩的時候就摘下來,六到七萬芽叉,才造出五百克龍井,所以很珍貴。「所以外面很多說是明前龍井,假的居多!」。如何分辨真假,李訪賢說:「你要喝過真的才知道什麼是假的!」可惜當天未能嚐到真貨,不過,李訪賢答應下次再拜訪他時,請品嚐明前龍井真貨!

「另一種綠茶是碧螺春,但現在一些被下手腳,放了鉛鉻綠,是一種工業染料,喝了就致癌!」

李訪賢說,真正的碧螺春是很淡的金黃色,如果沖出來很「碧綠」的話就是假的:「要了你的錢還要你的命,所以就要知多點!」

五十年代返國門,從追尋到絕望

分享經驗與知識,李訪賢這一席談話與牆上一禎「以茶會友」的書法相應合。談起為何會喜歡紫沙壺,五十年代奔走於中國貧瘠鄉間的年輕身影隱現茶話間。年輕天真的李訪賢追求真正的「共產」主義,嚮望一個沒有剝削、沒有壓迫、人人平等自由的社會:「因為熱愛自己的國家,中國人沒有理不愛自己的國家,但後來(發現)都是一個幻想的社會……」

五十年代從越南到大陸後,李訪賢接受工農再教育,到了農村,與農民三同:同食同住同勞動。「農村生活要很樸素的,可帶回去都是新的衣服,為了標榜自己是革命份子,於是就在手肘、臀部補上一塊其他布以裝飾:「我也要保護自己,否則階級思想要批你的。 」

八三年改革開放時,走社會主義特色市場經濟,李訪賢說,資本主義道路才能救中國,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可以說死路一條,救不了中國的:「窮光榮、餓快活」。

李訪賢說:「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可以說是死路一條,救不了中國。通過這幾十年後,才發現我追求的共產主義都是幻想社會,道路不通,不能走上富裕。一九七九年我來到香港。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真正是富裕的道路,是比較先進的路,比較平衡。與世界溝通後才知道應該怎麼走人才富裕。」

下鄉勞動,意外愛上紫沙壺

五十年代李訪賢要去勞動。勞動時,要和農民一樣挑重擔,李訪賢不懂得挑,膊頭很痛:「我們手無拿雞的力,十多歲的學生,要擔穀擔糧,很辛苦。要消耗那麼大的體力,用什麼來彌補,當時吃得很差的,吃的都是醃菜,農村有青菜但都不會炒來吃的,而是醃來售賣。其實當時還有飯吃已經是很好了。」為了補充熱量,就喝糖水、義烏(一種天然紅糖,像麵粉一樣),加在紅茶放在茶壺內。「當時六毛錢一個紫沙茶壺,很便宜,現在要幾百萬一個。」

李訪賢在越南生活時已經喜歡放糖在茶內,農民不知道他喝什麼:「這樣可以保持和農民三同的形象,又增加了熱量。」

勞動結束後,李訪賢發現紫沙壺變漂亮了(因為整天拿來喝水,變得有光澤),於是收集一個又一個:「偶然在一個實踐中發現紫沙壺的可愛,所以理論和實踐一定要雙結合。有理論只有一半的知識,有實踐也是只有一半的知識!結合後,實踐比理論重要,因為實踐是檢驗理論的標準。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

到現在李訪賢收集的茶壺有五、六千個,新的舊的,很多都是以前收集下來的:「那時候吃不飽穿不暖的時候,喝茶是很奢侈的。玩紫沙壺也是很奢侈的。」

李訪賢把自己的醫學知識應用到紫沙茶壺去:「出土文物中也有紫沙壺,有紫沙壺一起同葬的也是達官貴人,紫沙茶非一般人能玩得起的。」與屍體埋葬在一起的紫沙茶壺能不能用?李訪賢說:「因為屍體腐爛後,蛋白質壞後變成屍氨,含劇毒,不能飲用,收藏還可以。」

踏破鐵鞋,大陸香港掏到寶

李訪賢一有時間就到處去找紫沙茶壺,到全國的民間市場如骨董商場、花鳥市場,香港會到摩眾街、鴨寮街去收集紫沙壺,真是踏破鐵鞋的精神。

講到李訪賢的收藏,他倒試過在「垃圾堆」中找到寶。那是香港摩羅街雜架攤的垃圾堆(賤賣品)內找到一個茶壺,李訪賢看到壺底的印鑑,原來是名家徐漢棠的作品,李訪賢問老闆多少錢:「他(老闆)反問我要多少,我就知道老闆不懂。」最後李訪賢出價六十元買回來。他更特地找到原創者,想要一個證書,原來再造證書都要五萬塊!洗壺是不用洗潔精和漂白粉,飲下殘留物不健康。那個壺買回來,李訪賢單是把壺泡在水裏就兩個月,慢慢把壺變回美麗原樣。
 


出自名家徐漢棠的紫沙壺,是李訪賢在香港收集的一個驚喜。

 


清代龍鳳茶壺,要入窯燒三次才完成,第一次是燒茶壺,第二次是上油再入窯燒、完成後再上一層光油,再入窯燒。

李訪賢說,最早造紫沙茶壺是和尚:「和尚的智慧很高,他們做出來的事是不可思議的。」

紫沙茶壺可說是中國特產,因為全世界只有中國才有紫沙,在江蘇省,真正的紫沙含雲母、石英、氧化金屬、三氧化鐵、鎂、鉀,還有礦物質。經過一千度以上高溫燒製成,沒有高溫做不行,中國人智慧很高,當時就可以達到這種高溫來燒製茶壺,一兩百公尺高的窯,續層加溫。

李訪賢說,一千度燒製出的紫沙壺,結構是鏈狀,透氣,不容易發霉,泡的茶不容易變餿。燒製好的紫沙,沙與沙之間形成沙孔,透氣,喝茶的時間越長,沖好的茶,茶壺給主人的回報就是一種滋潤,壺變得有光澤,人手的觸摸,還有茶汁滲透進沙孔,鮮而不豔,好比玉是石之最美,通過手上把玩,玉會變得有光澤。紫沙壺也是要常常觸摸:「一定要摸,趁有(沖茶的)餘熱時摸,從而產生潤光。」

李訪賢說,沒有經過一千度的窯溫燒出來紫沙壺都是假:「一千度來燒玻璃就會溶化掉,一千度燒低溫土會爆炸,紫沙就不會,因為它的土的結構是這樣的。」

李訪賢認為,每一個紫沙壺都有生命,它的外觀會隨著在被使用中不斷變化。而一個壺泡一種茶,泡出來特別香和醇:「喝茶是有益的,好的紫沙茶壺要用好茶去泡,而好的茶也一定是用好的紫沙壺來泡。」

「喜歡的是寶,不喜歡就是草。」無庸置疑,對於李訪賢來說,紫沙壺是無價的。◇
 


嘉慶年代供春壺。

 


嘉慶年代供春壺底部。

 


用久的紫沙茶壺慢慢會玉化,看起來像玉一樣。這個玉化了的茶壺是清代的製作。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