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美中俄微妙三角關係

?"
羅博伯主任的文章戳穿了中共處心積慮的全球戰略、俄羅斯在全球勢力的式微、以及美國外交政策的缺陷。圖為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四日,美國總統奧巴馬與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在匹茲堡G20峰會見面。(AFP)

國普林斯頓大學歷史及國際事務學教授史蒂芬.科特金(Stephen Kotkin)最近在美國《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期刊發表〈不平衡的三角關係〉(The Unbalanced Triangle)一文,評論前澳大利亞外交官、現任歐洲改革中心(Center for European Reform)中俄研究計畫室主任羅博伯(Bobo Lo)對美國、中共及俄羅斯微妙三角關係的文章。

文中指出,羅主任對中俄關係的分析十分精闢透徹,戳穿了中共處心積慮的全球戰略、俄羅斯在全球勢力的式微,以及美國外交政策的缺陷。

羅主任認為中共與俄羅斯的關係充其量只不過是順著各懷鬼胎、各取所需的「權宜軸心」發展。在過去幾十年內,中共地緣政治的戰略方向已從蘇聯轉移到美國,不僅與美國改善關係,而且與莫斯科的關係超越美俄的關係。不過,科特金指出,羅主任認為中俄關係的改善正是今天「正和」(positive-sum)國際關係的見證是有疑義的,他認為中共才是真正的贏家,不僅從俄羅斯取得具重要戰略意義的自然資源,並且擴大其在區域的影響力,而俄羅斯在多極化世界的勢力反而逐漸式微。

依據羅主任的分析,中俄之間的競爭關係起源於十七世紀,當時的俄羅斯帝國並不富有,有意與當時最富有的國家中國做生意,但兩國之間有著長達二千七百公里的邊界,衝突不斷。現在雖然兩國邊境衝突已大有改善,而且人民互相往來已甚為頻繁,但兩者間的權宜軸心包藏著根植於歷史交惡的地緣政治的「普遍不信任」,也導致兩者無法真正成為所謂的戰略伙伴。

認真講,中俄關係只是一種機會主義,而中共的操作技巧更為高超。中共從俄羅斯得到極大的回報,石油、武器、天然資源都是它的戰利品,例如中共在中俄能源協議中,以提供俄國國營石油公司二百五十億美元的資金為條件,取得二零一一年到二零三零年間每天三十萬桶石油的交換,這意味著中共未來僅需付不到三分之一的石油價格,對其他國家而言,這種價格等於是俄國奉送給中共的禮物。除了能源外,據美方估計,中共從俄羅斯得到的更大好處是,俄羅斯供應中共百分之九十五的軍事硬體,包括基洛級潛艇和現代級驅逐艦。到目前為止,俄羅斯並未將中共人民解放軍海軍視為直接的威脅,相反,他們把日本及美國的海軍視為潛在的問題。

而俄羅斯卻只從中俄關係得到中共花言巧語的奉承,幻想與中共建立伙伴關係,進而成為多極化世界的核心。例如中共對俄羅斯積極運作上海合作組織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成為軍事聯盟向來持保留態度,也不願對俄羅斯在二零零八年八月與格魯吉亞的戰爭,做出符合俄羅斯利益的任何評論。另一方面,中共利用SCO為進軍中亞地區的跳板。這一地區傳統上是俄羅斯的勢力範圍,但近幾年來,自中國企業的投資已經深入中亞,涵蓋礦產與能源。此外,北京成功的使土庫曼斯坦答應埋設通往新疆的天然氣管道。

羅主任指出,中俄的貿易關係已越來越失衡,表面上中共極盡所能的掩飾其掌握權力的野心,並且以極高的技巧,讓俄羅斯甘心的淪為中共的附傭國。

至於中共與美國的關係,科特金認為,中共在天安門血腥鎮壓事件後以所謂的「和平崛起」掩人耳目,並且委曲求全的與美國建立新伙伴關係,從中獲得極大利益。中共與俄羅斯一樣不容許主權遭受侵犯,但中共與俄羅斯的不同處在於,其不至於因此爭奪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的利益。另一方面,俄羅斯期待利用中共平衡與美國的關係,但中共並未將俄國視為抗衡美國的戰略伙伴。反之,中共強調其僅是開發中國家,美國才是全球的強大國家,這樣的宣示所建立的中美關係的緩衝空間,足以讓中共追逐利益,不需要像俄羅斯那樣,為了反對美國而付出相當大的代價。

另一方面,俄羅斯在被中共利用與中共建立緊密關係的同時,並未與美國建立關係以作為與中共抗衡的槓桿,如此,俄羅斯最終將受到中共的牽制,直到中共認為俄羅斯已無利用價值。羅主任認為,中共最後真正威脅俄羅斯的,不是它的軍事或移居人口,而是取代俄羅斯成為國際核心。

俄羅斯不可能和中共一樣,為了獲取自身的利益而奉承的與美國建立關係。美俄關係缺乏深度的商業基礎,但真正的阻礙是,俄羅斯對前蘇聯共和政體的影響力。俄羅斯雖然已不再是蘇聯,但其仍不放棄在前蘇聯共和政體的權勢,另一方面,美國則不可能放棄促進及捍衛前蘇聯共和政體的民主。對美國而言,為了與俄羅斯建立關係而放棄其對前蘇聯共和政體國家民主訴求的支持,是絕對不可能的政治決策。在此情況下,美俄關係前景坎坷。

美國或許會認為俄羅斯的重要性不高,但不可忽略的是,俄羅斯在歐洲的勢力仍然存在,而這足以構成美國認真思考改變外交政策與俄國建立關係的因素。美國應面對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已無法發揮維持歐洲和平的功能,以及要維持歐洲地區的和平不得不考慮來自俄國的合作的現實。此外,中共在東亞、中亞,以及歐亞的影響力與日俱增,再發展下去可能會迫使美國接受中共在這些地區的權勢。因此,為了抗衡中共,美國應該摒棄政治考量,與俄羅斯建立關係。◇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