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封網歲月

?"
(Getty Images)

    中國大陸,小眾所周知的一個事實是,中共政權對網路封鎖的態度是一貫的,其一貫的堅定不移地封殺真相的態度,比它們的黨章還要讓人覺得穩定。黨章有可能幾年一變,幹部也可能突然就撤換,也說不定哪天就逃之夭夭,撒丫子奔西方樂土去了。在這個極力號召穩定和諧的不穩定不和諧社會中,唯獨這個信息封鎖的姿態,是從來不變。

九月封網

今年九月下旬,有天早上一打開電腦,發現TOR軟件那個黃色的小洋蔥頭,一直都不能變成綠油油的洋蔥頭。每次啟動電腦,這個TOR軟件就會跟著自動開啟,然後一如既往的去幫我搜索鏈路節點。這個TOR軟件的圖標挺有意思,在沒有找到鏈路節點的時候是黃色的,找到之後就變成綠色的。洋蔥嘛,剛剛開始長出的嫩葉子,就是白色微微發黃的,長大了就變成綠油油的。可是這天小洋蔥一直就長不大。於是關閉洋蔥頭,又打開自由門軟件最新版,居然也不行,換其它版本自由門,一個一個試過,都不行。最後只好用一個很少用到的SSL Web Proxy,這才算搞定。搜索TOR橋接節點,加進去,TOR終於又長得綠油油的啦!扭頭一看錶,已經比平日浪費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

上網上群組裡,剛想說這個事情,問問其他省市的網路情況,發現大家都在討論這個事情,沸沸揚揚,義憤填膺。我笑了,原來大部份網民都在天天使用翻牆軟件。本來幾年前,中國大陸網民眾多,可是有膽子敢「翻牆」出去逛逛的人是極少數,起碼二零零八年的這個時候,有不少網民你告訴他如何翻牆他都膽怯的拒絕呢。今天這次網路一封鎖,這幫平日泥鰍一樣鑽在塘底的低調網民,一下子都鑽了出來。有這麼高比例的網民天天在翻越這個網路封鎖長城,讓我驚訝了一下。

說來從二零零九年一開年,大陸這邊網路上的氣氛就驟然一變,石首疑殺案,林嘉祥猥褻幼女案、鄧玉嬌殺淫官案、躲貓貓案、七十碼疑案、真假胡斌疑案、真假造謠……,上半年一個又一個公眾聚焦度高的不公事件的發生,每一個事件都在網路上激起網民的義憤,在這個過程中,我一直在觀察。一邊是無法無天繼續作惡的當官,一邊是越討論越清醒的網民。每出現一個不公事件,網民的義憤就隨之增長,但是有意思的是,跟以往歷史不同,每次網民的義憤,沒有讓網民被沖昏頭腦,網民是更深入的看透了中共的陰暗和骯髒。也就是說,網民朝向理智和冷靜方向逆轉。這是我最大的發現之一。

第二個發現,就是發現網民們的膽氣越來越大。天涯、貓撲、凱迪等在線論壇上網民的留言日趨大膽,版主們起初對這種跟貼是有貼必刪,五毛黨看見這種帖子就集體圍攻。但是事情很快就發生變化。上述案件中,民眾的冤屈實在是明顯、而黨官黨棍又過於張狂,稍有良心的人都會知道該站在哪一邊。再者,一個個的不公事件都是突然爆發,而且頻度高,以至於中宣部反應不過來,五毛黨一度像被斬首了的蜈蚣一樣,腳丫子雖多卻不知道怎麼辦。因此網上屢次出現前所未有的「真空」時段。

經過前七個月的磨練,大陸網路的言論管制受到衝擊,其管制的理由,曾經被很多網民相信的正當性已經被當局用行動親自證偽。對於網站和管理員這一邊,去年那種拿著主管部門文件氣勢洶洶的樣子不復可見。五毛黨,這一詞彙,在網路上成了狗腿子的同義詞。現在連涉世不深的初中生都知道:五毛是壞傢伙。如在網上發現一個五毛,對方一定會極力否認,有的五毛甚至會發誓:我要是五毛就死全家。他們是受僱為中共做辯護的,只是他們內心清楚,中共的所為醜陋,自己的工作見不得人。

通過上面的故事,應該不難發現,在民心如此的情況下,再加劇網路封鎖會不會把大趨勢逆轉呢?恐怕時過境遷了。在九月份推行網路封鎖的當權者,想必又是拍腦袋決策。本來就笨,那笨腦袋恐怕只會越拍越漿糊吧。

十月圍城

十月還沒到,北京城就被圍成了鐵打的孤城一個,進入戰爭狀態一樣。今日聽到伍凡先生的節目才知道,可能北京真的發生了爭食掐架的政變。且說這網路封鎖加劇的半個月,如果持續下去會帶來什麼後果。
 
有媒體披露,不同於當初高調的推行綠壩過濾系統,中共當局悄悄的進村、悶聲的在ISP、ICP服務器上安裝藍霸封鎖系統。被強行安裝系統的企業老闆,內心屈辱和憤怒,他們稱中共當局強制他們安裝藍霸像強制他們穿貞潔帶。就像淫棍,強制被他控制的婦女穿貞潔帶。

中共的死黨幹部們,和研製封網技術的技術人員,又沒看見另外一股歷史潮流。去年這個時候說起《九評》,說起中共是邪教,大多數人會緊張的不得了,個別的會嚇得不敢聽,極個別的人會同意拿來看看。今年不同了,眾多網友們一說起來中共就直截了當的說邪教,《九評共產黨》一書,在網路上已經到處可見,《九評》電子文檔和視頻錄像的傳閱,基本可以說是家常便飯了。

這只是一個現狀。隨之變化的是人們的思想方式。十月之前,網路上很多網站的新聞評論版被關閉。不管是時政新聞、社會新聞,還是科技新聞、娛樂新聞,眾多網友的評論或跟貼,不乏精彩絕倫的評價和爆料,可是有心人容易發現一個現象,就是很多網友的話,帶有非常明顯的《九評》思維。也就是說,《九評》提供給民眾一套辨別區分中共妖孽的思辨方法,這個思辨方法,已經溶入眾多網友的思想觀念。這意味著什麼呢?意味著網民們已經具備了一個照妖鏡。中共的欺騙宣傳和誘導,在這種情況下,不失效也難。

甚至我還發現一個更有意思的現象。在網上發現有的網友思維非常清晰,而且一看他說的話,就可以判斷是看過《九評》的,而且應該是深刻理解了《九評》。不然有些話他是說不出來的,那種思維跟一般國內民眾的思維是有區別的,看問題眼光有一種高度,分析問題思路有一種深度。有機會跟他單獨聊一下,一問居然《九評》沒有聽說過。還反過來問:「能不能給我一份看看?」這些人有所謂的富二代,有邊疆工人,有無業小青年,有頗有資產的企業主,還有刑警和公務員。

讀到這裏的讀者,如果你是中共的官員,或者是國安公安什麼的,如果你不知道這種情況對你們意味著什麼變局,我勸你趕緊去買塊豆腐然後一頭撞上去算了。

就算你斷開互聯網,能夠阻斷國際的電視收音機信號,回到文革時候的封閉狀態,也不行了。那種已經生根的辨識善惡是非的思維,會加速傳播,他已經可以脫離《九評》的文本而自行傳播,他的傳播你們根本就看不見,也看不懂的。甚至,連你自己的思維模式都被《九評》思維給不知不覺地同化了一些,你都不知、不覺。在這種局勢下,中共無論再搞什麼封鎖,什麼宣傳,都不起作用了,除了浪費更多錢之外,不會有任何你們期待的效果。

這十月圍城,到底是誰的圍城呢?

說了這麼多,關於網路封鎖的可行性,還沒有說到技術層面的不可行。你說,到底是誰深陷圍城?◇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