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共諜戰 間諜知多少?

?"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羅伯特.穆勒對中共間諜表達高度關切,尤其中共利用學生、科學家和一些掩蓋非法活動的公司積極的試圖竊取美國軍事機密。(Getty Images)

近半個月以來,美國連爆三起華人間諜被起訴案,頻率之高令人震驚。這些華人為何甘冒牢獄之災充當特務?分析指,一些華人受中共狹隘的愛國主義鼓惑,或抵不住利誘,最終斷送前程也讓整體華人形象受損,而「祖國」卻極力否認。

文 ◎ 華明

入今秋十月,美國連爆華人間諜案,發生頻率之高震驚華人世界。這些華人為何甘冒牢獄之災鋌而走險,引發人們的好奇和關注。分析家稱,近幾年來,一些華人深受中共「建政偉績」「報效祖國」的宣傳影響,不以當「特務」為恥反以為榮,或抵不住「利誘」,最終身敗名裂,前程斷送,而「報效」的「祖國」卻極力否認,不願承擔任何責任。結果整體華人形象受損。

美國連爆華裔間諜案

十月十六日,美國官員表示,曾在福特汽車公司任職的中國籍工程師余向東(Xian Dong Mike Yu,音譯),因竊取公司機密並試圖在中國兜售,十五日遭到聯邦法庭起訴。

來自北京的余向東一九九七年到二零零七年在福特的中國子公司擔任產品工程師。零五年他將福特設計機密交給中國車廠,希望跳槽但未能如願。零七年十二月到加州富士康就職三天後,余向東將約四千份福特機密文件拷貝到外接硬碟,飛往中國的富士康工廠。二周後才從中國寫電郵告訴福特要辭職。

此前兩天,十月十四日,中國電元巨頭「馳創」負責人吳振洲(Alex Wu),以及魏玉鳳(Yu feng Annie Wei,音譯)和李波(Bo Eric Lee,音譯)因非法從美國出口可供軍事用途的高科技給中國,遭到美國政府起訴,最重可能面臨二十年徒刑及分別課罰一百萬美金。

「馳創」在美國、香港等地設有分公司,在北京、上海等地設有辦事處,是大陸最大的電子元件經銷商之一。司法部表示,這三人違反美國的出口管制法令,從零五年七月到零八年十二月被逮捕為止,先後填具了幾百件假出口文件,而真正買主包括中國研發並製造火箭及飛彈的上海航天技術研究院。

而稍早,二日,前美國杜邦公司高級研究員孟鴻(Hong Meng音譯)被控以偷竊新型薄屏顯示器的技術,企圖帶回中國幫助北京大學開發和商業化OLED。如果罪名成立,今年四十三歲的孟鴻將面臨最高五年刑期和二十五萬美元的罰款。

杜邦公司說,孟鴻已接受北京大學安排的新職位,準備把資料帶回研究OLED。這是杜邦近年來第二起華人間諜案。兩年前,前華裔研究員閔永剛(Yonggang Min)被控竊取杜邦公司估價四億元的商業機密,被判處十八個月刑期,並罰款三萬元。

八月五日,三名中國居民趙大維、郭志勇和朱志偉分別被洛杉磯的聯邦法院判處二十個月到六十個月的監禁。七月,美國法庭裁定華裔工程師鍾東凡因進行商業間諜行為而有罪。過去一年,還有美國愛瑪科(AMAC)國際有限公司總裁、華裔科學家舒泉聲,華裔工程師孟曉東,馬里蘭州居民齊雅明等華人被指控或判刑。

海外中共間諜知多少?

這裏列舉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據報導,自二零零六年以來,美國已逮捕了六十名中國間諜,而自本世紀以來,移民和海關執行局官員已展開超過五百四十件非法技術輸出到中國的調查案。

據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年度報告,在舊金山南面的科技重鎮矽谷,中共間諜活動量已增加了20~30%。《時代雜誌》曾披露,美國有超過三千家公司疑似替中共蒐集情報。那些公司中有很多人幫中共「打先鋒」。

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反情報辦公室主任傑爾.布萊納說:「間諜活動過去是FBI、CIA和軍事單位面臨的問題,如今也成為公司的困擾。」特別經濟間諜,美國發現,中共無所不用其極,從太空梭到國際太空站,三角洲火箭跟F-15戰機,甚至中國駭客不斷滲透美國政府電腦,還傳言可關閉或摧毀美軍武器系統。

不僅美國,歐洲也接連爆出中共間諜案。九月二日,一名四十二歲的中國人涉嫌盜竊商業機密在德國被捕。他是一家計畫和奧地利公司一起競標價值二千萬歐元建築項目的中國公司經理,在德國南部參觀這家奧地利工廠時偷拍錄像。據悉,中方想自己仿造產品,甩掉奧地利公司。

德國《世界報》九月二十一日撰文抨擊中共在西方國家鋪下龐大諜報網,安排職業間諜、學生、科學家系統的盜取商業機密,令西方國家損失慘重。據德國經濟安全企業聯合會統計,德國企業去年因商業機密被盜損失達三百億歐元。德國憲法保衛局說,中國大使館工作人員通過華人各種聯誼會,參與蒐集大量情報。

漢堡憲法保衛局披露最近破獲的中共經濟間諜實例:「作為一名來自中國的實習生,他很勤奮。每天都在辦公室工作到晚上,周末甚至也加班,大家都誇他。直到有一天真相大白,方才知道其勤奮的原因。他早就已經可以進入保密數據文件庫,並已將其輸送到中國了。」

十月二日,韓國知識經濟部和產業技術保護協會公布,產業科技被竊案逐年增加,被盜竊的大部份科技都流向中國。在查獲的與外國人或與外國企業相關科技盜竊案中,65%與中國有關。

收買各國高級人員

不僅華人,中共當局也用金錢收買西方各國的高級人員。九月三十日,維吉尼亞州亞歷山大市聯邦法院裁定退役空軍軍官詹姆斯.方德倫洩露軍事機密給中共情報人員郭台生,並在接受調查時對聯邦調查局撒謊而定罪,他將面臨最高二十年的監禁。

今年三月,美國田納西州瓦克輪胎科技公司的兩位工程師,四十六歲的克拉克.羅伯茨及三十八歲的愛德華.豪力被美國司法部以竊取商業機密給中國起訴,並於九日被捕及被法官提訊。如果罪行成立,將面臨共一百五十年監禁及二百七十五萬美元的罰款。


美媒體指其為「三重間諜」、在親共僑團中十分活躍的中共大紅人陳文英二零零三年遭聯邦執法機關逮捕,並公布她身為聯邦調查局「資產」(線民),卻非法拷貝機密文件提供給中國大陸。(網絡圖片)

最著名的是前美國FBI資深情報專家詹姆斯.史密斯,他零五年受到指控。身為負責中國事務的FBI高級官員,他承認與中共間諜陳文英保持有近二十年的婚外性關係,同時也承認曾將美國國家機密資料帶往陳文英家中,供陳翻拍並轉交給中共。

前中國駐澳洲雪梨領事館政治參事陳用林曾聲稱,中國在澳洲有一千名間諜,參與一些非法活動,包括綁架中國國民把他們偷運回中國。僅過一個月,中國公安官員郝鳳軍也指控中國在西方有龐大間諜網,證實了陳用林「澳洲有一千名中共間諜」之說,並聲稱如果算上各類特務,人數將不止於此。

而這些被中共當局利誘的「間諜」,華盛頓情報及研究中心總監傑姆斯.馬爾韋農表示:「在大部份案例中,我們看到的就是金錢萬能,一切都是貪婪所致。」

有國難歸 有家難回

不過,中國政府對屬下間諜與別國不同。凡是給中共做間諜的人一旦被抓獲,中共當局一概不承認他們是自己的特工,這在世界間諜史上也是少見的不負責任。

華人間諜中最著名的當屬前美國中央情報局亞洲部負責人金無怠。他早在一九四四年就被周恩來收買,潛伏在美國情報機構長達三十七年,曾將美國很多最高保密等級的文件偷拍成微型膠卷祕密交給中國,直到金退休四年後,中共情報官員俞強聲一九八五年投誠美國,才供出金無怠。

當時,金無怠呼籲中共像美國與前蘇聯那樣交換間諜,讓自己回到中國。但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李肇星說:「金無怠事件是美國反華勢力編造的。」「我們同那個人沒有關係」。金無怠完全絕望後,在宣判日前,用一個塑料袋套頭、一根鞋帶紮脖子窒息而死,結束了自己恥辱的一生。

數年前鬧得沸沸揚揚的雙面間諜高瞻案,也令所有人驚嘆不已。高瞻二零零一年回國探親時被中共當局指控為臺灣間諜,判十年監禁,但被中國驅逐,並被美國營救回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她開始向中共軍方提供軍事級別電腦微處理器。但有懷疑中共釋放高瞻是要她回美國當間諜。

案發後,高瞻及其丈夫相繼被美國聯邦法庭判處非法輸出高科技軍用品罪和違反納稅法等罪而入獄。她從一個學者和民運支持者,到喪失道德和靈魂的雙面間諜,零六年又面對美國的驅逐。這個家庭屢屢陷入困境,令人歎息。

另一震驚美國的華人間諜案是零五年被聯邦調查局逮捕的麥大智及弟弟麥大泓以及他們的妻子、麥大泓的兒子麥銳。麥大智在長達二十年的時間裏從他的僱主、美國國防承包商Power Paragon公司竊取敏感的高尖端軍事技術資料,祕密送給中共,在零八年被判二十四年五個月徒刑。

前中共官員曝「間諜外交」


月十五日,前中共國安部對外諜報官李鳳智在美國白宮附近的麥克弗森廣場上舉行的聲援集會上講述了他決定脫離中共、公開退黨的心路歷程。(新紀元)

今年三月,前中共國安部對外情報警官李鳳智曝光了中共如何發展特務網絡。他說,國安、外交部、中共官員直接派遣國安或官員,以各種身份、職業、專業作為掩護,直接接近西方政客發展關係。另外就是打「人民戰爭」,找大量人分派情報任務。

而許多外國人不了解中國間諜活動的狡猾本質,前中共外交官陳用林說,一個大使館可能藏著許多專注於竊取核武,政府或高科技祕密等傳統的專業間諜。而許多普通中國人也做著同樣的工作。他說:「中共採取的辦法是利用許多專業人員,包括相當多在海外工作的線人,並為自己的利益說服學生和企業家做間諜。」

李鳳智也表示,中共的邪惡本性及其獨裁制度決定它始終與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自由民主國家為敵,在需要的時候,甚至公開煽動中國民眾反美。他說,正因為這個原因,長久以來,中共不惜下大力氣、耗費巨資、人力物力,在美國建立特務網絡,無孔不入,或偷竊,或套取,或打入內部,或利用線人獲得情報。

他還說,中共及其國安的行動具有極大的欺騙性,永遠是以中共利益為第一。中共將維護中共利益與真正意義上的國家安全工作或海外諜報活動有意混在一起。而且,中共支持由國安部或外交部所從事的所謂對外工作,不計代價也不擇手段。

分析家:不要白白斷送前程

對於中共間諜如此氾濫,南卡來羅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在接受本刊採訪時表示,中共一直在系統的多方面的收集西方情報,特別中國經濟發展需要高科技技術。另外,中共也歷來通過海外使館及聯誼會在留學生或華裔學者中,宣傳「報效祖國」,「回國服務」,用狹隘的愛國主義鼓惑華人收集經濟情報。

而有些中國人忘記了一點,在西方公司裏開發的專利,發明人是利用了公司的資源而得到的,真正的產權屬於公司。員工在進公司前都要簽訂合同,保護公司的商業機密,而華人來自法律不健全的中國,法律意識大多不強,因此不知不覺中犯了法。加之中共的大力宣傳,使很多人上當。

雖然大多數美國華人與中共沒有關係,但少數中共間諜給華人整體形象帶來傷害。使他們在美國主流社會的信任受到損失,給華人進入政府機構、科技公司工作和升遷增加了障礙。「華裔間諜案」已給美國華裔科學家造成巨大精神壓力。

謝教授表示,西方社會也有間諜,但不會有這樣廣泛的間諜網,它是要負責任的。而中共則是從來否認派間諜一事,出了問題不會承擔一點責任。所以奉勸華人,要認清中共欺騙的本質,不要再做這類事,白白斷送自己的前程,也損害了整體華人形象。◇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