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奧巴馬獲諾獎,棒極了!

?"
(Getty Images)

   年美國的兩個左瘋──前總統卡特和前副總統戈爾──得了諾貝爾和平獎之後,美國左派一片歡呼,右翼媒體則一片痛罵。但這次奧巴馬得獎可不同了,星期五早晨的廣播節目(主要是右翼)簡直可以說是「樂懵了」 。本來星期五最無聊,沒甚麼好討論的。奧巴馬得了諾貝爾和平獎的消息,可解放了所有節目主持人。

獎勵推動和平的「良好願望」!?


廣播裡聽到最多的是:「哇!棒極了!真精彩!」(Wow!Wonderful!Fantastic!)。還有觀眾給節目主持人打電話說,「祝賀你得了奧斯卡最佳故事片獎。」主持人說:「我還沒有拍過故事片呵,當然我是打算拍的。」 「現在是有良好意願就給獎鼓勵。」「哇!這真太棒了!」連奧巴馬的新聞發言人都感歎:「哇!」
把電台調來調去,發現很多右派節目都一反抨擊奧巴馬的嚴肅常態,而是嘻嘻呵呵地逗樂,玩上了:「他促進了甚麼和平呢?」「跟希拉里和平共處呵。」我們下一步就要有「塔利班代表進入白宮了。」「這有甚麼奇怪的,阿拉法特不也贏了這個獎嗎?我們的總統難道不如阿拉法特嗎?」「下次這個獎就是伊朗總統的了」……

每年的諾貝爾獎,最受大眾矚目的是「文學獎」和「和平獎」。因為科學、醫學等獎,大家都不懂,給誰都崇拜五分鐘。只有對「文學」和「和平」,每個人都可以判斷一下,所以最受大眾關注。雖然這兩個獎越來越政治化、左傾化,被越來越多的人不屑一顧,但還不至於鬧到像今年這麼「好玩」:文學獎又給了一個誰都沒聽說過的作家,更別說讀過;於是文壇一片靜悄悄,沒人評;甚麼都不知道怎麼評呵。和平獎呢,則給了被稱為這個地球上最著名的人物──奧巴馬,獎勵他有推動人類和平的「良好願望」。

各國領導人.酸溜溜的祝賀

全世界有良好願望的人起碼六十億,但很遺憾,大家都沒有得諾貝爾獎的幸運,因為他們都無緣當上美國總統。

世界各國領導人,大概心裏都酸溜溜的。所以在不得不「政治正確」地祝賀時,都實在忍不住提醒人們:奧巴馬得的是「良好願望獎」,而不是「實際成就獎」。

歐盟主席讚美奧巴馬提出了「一個沒有核武器的世界的承諾和遠見」。

阿富汗總統讚美奧巴馬對全球的「新設想」和「良好願望」。
法國總統薩科齊讚美奧巴馬,「在和平方面,有和諾貝爾本人一樣的堅定決心」。

日本首相鳩山說,奧巴馬在布拉格「號召」無核世界是非常非常了不起的舉動」。

聯合國祕書長潘基文說,奧巴馬「承諾」與聯合國共同努力,帶給世界人民新希望及新前景。

這個地球上最著名人物的「良好願望和承諾」可謂人所共知,可就是沒人知道他幹了些甚麼。有趣的是,連奧巴馬本人,也不知道自己幹了什麼,所以他一大早出來表態:「這個獎不是給我個人的成就……我不配……。」奧巴馬站在演講台上,從來都是自信滿滿,儼然一副列寧復活的勁頭。這是第一次見到他這麼謙恭、可憐,頗有些令人同情。

媒體.他甚麼都還沒做呢

難怪有廣播聽眾說,「天哪,諾獎委員會也不至於用這種辦法羞辱我們美國總統吧?」最著名的右派廣播節目主持人林博(Rush Limbaugh)更忿忿不平地說:「這簡直比芝加哥第一個被奧運刷掉還更羞辱奧巴馬。我們的總統成了全世界的笑料了。每個人都在嘲笑他。」更妙的是:「我們美國人這次居然和塔利班有共識了:奧巴馬不配得這個獎。」

一路給奧巴馬競選總統做啦啦隊、對奧巴馬上台歡天喜地的全世界左派媒體,這回都受不了了,首次一反常態地修理奧巴馬:

歐洲比美國早知道消息,BBC、路透社都一連發好幾篇,有報導,有評論,藉採訪美國人轉達不滿。八十二歲老人:「如果我能想出來他為甚麼得獎,那就太好了。」三十三歲的年輕人:「他做了甚麼了不起的事?」六十八歲老人:「即使用最寬容的心態來看,他也還甚麼都沒做呢。」

美聯社採訪:「那麼多人做那麼多事還沒得獎呢。」「大概是獎給那些他在幕後做的、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吧。」奧巴馬承諾「變化就要來,但你不能因為將來要做的事而得諾貝爾獎吧?」

《紐約時報》:諾獎委員會花了七個月,從兩百零五個候選人中,選出了這個地球上最著名的人物:奧巴馬。它提醒我們在承諾和兌現之間的距離。

《華盛頓郵報》:他除了能左右媒體,甚麼都還沒做呢。引用共和黨智囊哈里斯(Todd Harris)的話說:「諾獎委員會好像以為,奧巴馬的漂亮言辭就完全代表他實際上已經做到了那些。如果只靠漂亮詞句就能領導世界,我們為甚麼不把總統的位置和諾貝爾和平獎頒給海明威的小說?」

《洛杉磯時報》社論:把和平獎給這麼一個剛當上總統的人,是羞辱他,也是貶低這個榮譽。

比丹拉瑟時代還左的CBS晚間新聞女主播,也請了該台評論員,指奧巴馬不配得獎,此獎有損奧巴馬。

CNN:這是發給「抱負獎,意願獎」,而不是「成就獎」。評論員說:從卡特,到戈爾,到今天奧巴馬,全是民主黨的人得獎,這就是個「反布什獎」。

最左的網絡報《哈芬登郵報》(Huffington Post)發了一大堆博客文章:奧巴馬得獎,簡直是超現實,是「反布什獎」。「那傢伙還沒有解決任何問題,就得獎了?下次我們如果不選他連任,我們看起來就是傻瓜了。因為全世界都給他加冕了。」「這是給奧巴馬的安慰獎,因為他上個月親自去哥本哈根為芝加哥爭取奧運而遊說,結果芝加哥是第一個被刷掉的。」

瘋狂反戰的左派們說,「起碼得等奧巴馬把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結束了,再給這個獎吧。」「他還沒把關塔那摩監獄關上呢。」由於奧巴馬得獎後幾個小時就開會討論往阿富汗增兵的問題,於是左派反戰人士嘲諷:上午和平,下午戰爭。

連那個最左瘋的紀錄片導演摩爾(Michael Moore),都用給奧巴馬的一封信表示:總統先生,做點事去贏得這個獎吧。

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讓奧巴馬的擁戴者們不滿到如此地步,美國右翼當然覺得,這實在是太好玩了。《標準周刊》主編克瑞斯托(Bill Kristol)說:這種荒唐可笑,簡直超過任何編輯可以編織出的東西。感謝諾貝爾評委,你們使我的工作容易多了。

另一位保守派評論家的博客逗樂說,「我以前還真不知道諾貝爾和平獎也有種族分配名額呵。」
 
《華爾街日報》發表社論:諾貝爾希望獎。這大概是「世界第一個外交未來獎」。雖然美國前總統布什早已離開公眾視野,但歐洲人告訴美國人,他們絕不想再見到一個布什的同類。所以在繼卡特和戈爾之後,挪威這是二千年以來第三次給「諾貝爾—沒有布什—和平獎」、 「未來和平獎」。

諾貝爾獎是個甚麼東西?!

奧巴馬剛當總統十二天就被提名了。有提名資格的都是前諾獎獲得者,或者有資歷的學者、教授等。這個提名很代表前諾獎得主們的水平,更表現學者教授們為意識形態而無視常識到何等地步。

但諾貝爾獎委員會為甚麼不顧常識,甚至不顧這可能會羞辱奧巴馬呢?就因為他們實在太欣賞奧巴馬的社會主義理念、太想給他了。這實在是不能等的。因為再過兩年,哪怕到了明年這時候,奧巴馬的無能就會很清晰地被看出來,他甚麼也沒幹成。那些漂亮的承諾一樣也兌現不了。那時候再給,就是「沒有兌現承諾獎」「沒有成就獎」,就比現在的「有良好願望獎」更難拿出手了。

過去這些年來,很多人批評越來越左傾的諾貝爾和平獎、文學獎和經濟學獎。但由於左翼媒體的哄抬,迷惑了無數大眾,所以諾貝爾獎依然令很多人崇拜。這次奧巴馬獲獎,實在是給很多人上了很好的一課:諾貝爾獎是個甚麼東西───諾貝爾炸藥般威力的左派意識形態宣傳工具。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日

(轉自《縱覽中國》﹔小標為編者所加)◇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