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全世界華人鋼琴大賽回歸正統淨化人心

?"
第二屆新唐人「全世界華人鋼琴大賽」決賽七位獲獎選手:(左起)優秀演奏獎獲得者劉倩芸、宋沛樟和陳永禎;金獎武曉鋒,銅獎倪海璁和林品安,銀獎許書豪。(攝影/愛德華)

  古典音樂像是一個富麗堂皇的殿堂,是神賜給人的珍貴禮物。雖然現代人也在彈奏古典音樂,卻加入許多現代思維,表現情緒發洩,與原作內涵相差甚遠。「全世界華人鋼琴大賽」重新擦亮古典的殿堂,重現古典樂曲之美。

「作為一個成熟的音樂家,鋼琴對我的品行、對我的驕傲、耐心、很多地方都是一個挑戰。彈琴要學會對曲子誠實,要負責任,其實這也是做人的道理。」第二屆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全世界華人鋼琴大賽」金獎得主武曉鋒,道出音樂家最重要的修為。

十月十一日紐約曼哈頓格羅德.林奇劇院內,身著燕尾服的武曉鋒忘我地演奏貝多芬的《熱情》第一樂章,深深融入樂曲之中的他一度熱淚盈眶,觀眾和評委也為之動容。

放下自我 柳暗花明

琴齡二十多年的武曉鋒從上海音樂學院畢業,在美國德州拿到碩士,在密西根州獲得音樂博士。多次在國際比賽中獲得金獎,經歷鮮花掌聲和榮耀的他透露,「征服樂器和理解音樂是一個挑戰,需要很多的付出與耐心,每當想放棄時,如果能把自己放下,把音樂放到高處,就會發現又能做到了。」

放下自我,最終得以突破,一次次地超越自己,這就是武曉鋒學習古典音樂的艱苦過程,「當我心情浮躁、炫耀或急功近利的時候,彈奏的速度、用力等都會不對。當放下自己讓曲子帶領時,反而會更心平氣和地輕鬆面對高難技巧,有所突破。」

武曉鋒說:「《熱情》這首曲子,在那樣一個年代被寫出來,真的是像一個炸彈一樣,非常的震撼。就算現在人們都已經熟悉他了,我還是盡量回歸到當時的意境上去。」

相信音樂大師經典來自神的啟示

在巴赫的《夏康舞曲》武曉鋒也用了同樣的表現,「當然還要看這種表現是否恰當,演奏者應該是把作曲家放在第一位。」他表示,巴赫樂曲表現的是對神的歌頌讚美和崇拜,因此才會如此美麗動聽,他的這首小提琴代表作由鋼琴大師布梭尼加入了許多鋼琴絢爛的技巧,但他在演奏時,不會像一些鋼琴家那樣炫技,而會尊重作曲家的本意。

武曉鋒相信音樂是神傳給人的,「巴赫樂曲表現的是對神的歌頌讚美和崇拜,因此才會如此美麗動聽,我相信音樂是神傳給人的,比如海頓在兩個禮拜中就創作出那樣大部頭的作品,那一定是來自於神。」

評委:古典音樂可淨化人

第二屆「全世界華人鋼琴大賽」於十月九日至十一日,在紐約曼哈頓格羅德.林奇劇院(Gerald W Lynch Theater)展開,來自臺灣、香港、新加坡、美國等地的選手同臺獻技。

大賽評委姚貝蒂強調,此大賽是要回歸其正統的傳統文化。她說,其實,不管是東方還是西方,正統的傳統文化都是神傳給人的,所以古典音樂多是崇尚神和歌頌神的,他們給人「光明」、「平和」、「和諧」的感受,可以淨化人心、提升人的精神境界。

此次比賽指定曲目為古典時期莫札特、孟德爾頌、貝多芬和巴赫—布梭尼的作品。姚貝蒂說,這些古典音樂流傳了二百多年,能夠流傳下來,其實是神要留給人類的文化典範;所以人類要去保存和弘揚她。

比賽結束後,姚貝蒂連稱大賽選手的水平非常高。她說,金獎得主武曉鋒演奏的《熱情》很乾淨,很有貝多芬的風格。「選手們的表達都是出自內心深處,同時控制力非常理性地表達著一切,就像人在很平和的時候擁有的激動,而不是屬於那種失控的情況。」姚貝蒂說:「那個激情是出自內心的,而不是要表現自己的什麼。所以這次他們的表達都是很忠實於原作者,他們的高潮把聽眾都引向很高很高的境界。」

「要想表達一個好的音樂,選手的心要很平和,很穩重。激情是發自內心的,不是出自表面,因為表面的東西是沒有深度的,也無法控制,很浮躁。同時那種激動被演繹的時候是很理性的。」姚貝蒂說。

回歸純淨祥和的心態

大賽的評委主席馬常子希望通過這類比賽,能使鋼琴音樂家,甚至文化,都朝最好,最巔峰的方向回歸。

她說:「傳統的音樂最早都是歌頌神的,所以傳統的音樂家都是抱著敬仰神、歌頌神的心態在作曲。其實演奏的人也應該是抱有這種心態。但是現代人雖然也在彈奏古典音樂,但是加進了很多的現代化思維,可以說是個人的,自身的一種情緒的發洩。這就與作曲家那個年代所要表達的東西有很大的差距。」

馬常子指出,古典音樂的特點是很和諧、很平穩、很有序,所表現的是充滿熱愛生命、熱愛萬物,及表現光明。而音樂和人的行為是會互相影響的,這些純正的古典音樂對人的生命起到積極向上的作用。所以學習和傳播這些古典音樂,其實就是規範自己的行為,這對整個社會,對人類都有很好、很積極的作用。

新唐人系列大賽就是回歸正統的文化。同時也在這個過程當中,歸正人心,把自己的心也回到純淨祥和的這種心態上去。◇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