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澳洲攝影大師肯.鄧肯 再現神創造之美

?"
澳洲自然風景攝影大師鄧肯先生近照。(攝影/華苜)

足跡遍布天涯海角,鄧肯體會到「人生是探險,不是憂愁」,由此激勵著他一定以辛勤的勞動來換取豐碩的成果。

‧鄧肯(Ken Duncan)這個名字在澳洲的主流社會已是家喻戶曉,他是世界攝影界公認的自然風景攝影的佼佼者,是澳洲自然風景攝影的先鋒。凡是見過他的自然風景攝影作品,無不被深深打動。那大自然的美景使人感到人世間的和平與安寧,使忙碌的人忘卻了世俗的嘈雜。

謙稱上帝的一名普通攝影師

鄧肯在二十七年攝影生涯中,他飄洋過海去過大洋洲、北美、歐洲、非洲、亞洲,足跡遍布在天涯海角。由於他相信神的存在,他認為自己的攝影作品是「再現神的創造之美」(To show the beauty of God's creation),這就是他攝影創作的源泉。同時,在二十七年裏,他體會到「人生是探險,不是憂愁」(Life is an adventure and not a worry),由此激勵著他一定以辛勤的勞動來換取豐碩的成果。他時時感恩神為人類創造的大自然美景。

鄧肯已是當今世界攝影界知名的自然風景攝影大師,他的攝影作品不僅受到澳洲人的喜愛,在其他國家和地區也得到了很高的評價。他被一家美國一流的藝術館譽為安塞爾‧亞當斯的彩色攝影(the Ansel Adams of colour photography)。澳洲專業攝影雜誌(Australian Professional Photography Magazine)標榜他:「這位攝影家毫無疑問是當今澳洲(或者世界)的一流全景風光攝影的先鋒……」二零零七年澳洲國家電視臺(Australian television's)的時事節目給予很高的評價,稱鄧肯為「澳洲最高標誌性的圖像製作者之一」。

但是,鄧肯卻認為自己只是「上帝的一名普通攝影師」。鄧肯在攝影生涯中體會到,攝影藝術是通過視覺、拍攝,展現圖像與他人。由此,他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風格和在時間的特定瞬間捕捉一個地方的典型意境的特殊能力。


被遺忘燈塔(南澳)。

作品宏偉壯觀 銷售方式獨到

肯‧鄧肯是一位多產的自然風景攝影大師,他的作品大部份表現宏偉壯觀的場面,有廣闊無邊的澳洲獨有的沙漠,有平靜的海洋、海灘、熱帶雨林、鄉村、城市、瀑布、山川河流。在辦公室、家庭以及公共場所都能看到他的作品。一位愛好者對他說,當他遇到不高興的事情想發火時,看到牆上掛的肯‧鄧肯的風景攝影作品,這時他的火氣一下就消下來了。

鄧肯不僅在自然風景攝影上取得了可喜的成就,而且在市場銷售上也有他獨到的方式,他的攝影作品採用限定版(Limited Edition Prints)。他以大量的作品來滿足市場的銷售,同時自己也是出版商,將自己的攝影作品印刷成大小不同畫冊書籍。自一九九一年,鄧肯與妻子在他們家鄉——澳洲紐省中央海岸開了第一家攝影藝術畫廊之後,又在澳洲其他的旅遊地區連續開了四家畫廊。他的成功與他的生活環境是分不開的。


Ormiston 山谷(澳洲北領地)。


大力士(非洲)。

愛冒險的孩子 走上實現夢想之路

鄧肯出生澳洲維省Mildura小鎮的一個小康之家,他的父母是虔誠的基督教徒,靠自己辛勤的勞動來維持他們的五口之家。肯‧鄧肯是家中三個孩子中最小的一個,在父母的影響下,他從小就相信神的存在。

小時候,鄧肯就是一個「愛冒險的孩子」,時常使自己陷入麻煩之中。母親為他求醫尋找治療良方,肯‧鄧肯勸自己母親不要尋醫,就多祈求神保護就行了。父母真的為此作祈禱,時而又疑惑上帝是否聽見了。

鄧肯回憶說:「即使我不同意他們的信仰,但我感覺到祈禱的保護作用。在我生活中的許多重要時刻,無疑有神的保護,阻止我走向毀滅自己道路。

我熱愛鄉村生活,在十六歲時,因父親的工作需要,搬遷到城市去。到了紐省,我被送到悉尼藍山的一個夏令營。在那裏,我第一次學習攝影藝術,從那時起我就愛上了攝影,這是我一生中難忘的時刻。當時,我用父親的老式黑白照相機拍了一上午,下午沖洗膠卷,當圖像出現在相紙上時,我驚奇得目瞪口呆。就從那時我就迷上攝影,也就定下了我的未來。

父母幫我買了第一臺照相機,他們就拿不出更多錢。他們對我說:『如果你想走攝影的道路,你就自己想辦法掙錢吧。』在學校,我拍同學參加體育比賽的像,同學見到這些照片很高興,就出錢買下來。

由於我熱衷於學攝影,我的學習成績不是太好,最後我勉強高中畢業,而沒有上大學的資格。離校時我十八歲了,有了在學校打下的攝影基礎,我在悉尼市中心的一家照相機器材店找到了工作。工作了一段時間之後,我又換到一家專業照相器材機公司工作,通過努力的工作,我非常成功的晉升為高級技術推銷員。在工作中談論攝影勝過實際拍照。

一九八二年,公司進了一批Widelux全景相機,我才想到,自己應該走出去拍攝大自然風光。當時我只是利用休假去巴里島拍攝。但我意識到機不可失的道理,正好此時我的父親決定去西澳看望一位老朋友,我想跟父親同行,就得辭去工作。當我向老闆提出辭工時,老闆提出許多條件挽留我,說再等三個月你就可以拿到一筆可觀的離職費。但是我相信,『當走的時間到了,那就需要走』。

當我辭去工作之後,就在車庫開始大拍賣,把所有的家具等物,無論價錢高低統統賣掉,最後把房子和我的一輛跑車都賣了。然後買了一輛一九五八年生產的老式車,帶著父親上路了,就這樣走上實現自己夢想的攝影道路。」

等待一束光跳躍出來

在二十七年的攝影生涯裏,肯‧鄧肯一直在不懈的努力捕捉大自然之美。外出攝影總是露宿風餐,為了拍攝日出,早上很早就得起來,到現場等著,直到太陽升起恰到好處時才按下快門。有時,為了等候適當光線,可能是一整天的時間。他說:「耐心是一門學問,我們要學會保持平靜,祈福來到。」

鄧肯回憶中說:「一九八二年,一次我在美國約塞米蒂國家公園(Yosemite National Park)等候了一整天,要等到著光線恰到好處才行,就在我等待時,五位看來像創業攝影師走來了。他們每人都拿出自己極其昂貴的照相機和三角架,等了幾分鐘就按了快門,然後就走了。我仍等候在那裏,這時我在懷疑自己是否錯過了什麼。在那天的最後時刻,一切看來似乎都無可奈何了,此時一束光終於跳躍出來,景色變得明快了。我相信我釣到了一條大魚。我希望他們(那幾位攝影師)欣賞他們的沙丁魚!」

四川雪山草地之旅

一九八五年肯‧鄧肯應出版商邀請,參加一組世界專業攝影師隊伍,去中國拍攝自然風光。他回憶說:「我去中國只帶了一個小包裝著一台小的35毫米手動相機和兩三個鏡頭,及兩臺Widelux照相機,一個測光表和一個小三角架挎在背包的邊。幾位世界最好的攝影師卻帶了一推車的照相器材。其中一位問我,你的器材在那裏,我回答道:『我是輕裝上陣。』

我能被邀加入這一行列,感到很榮幸。分給我的主題是「雪山草地」,就是去遙遠的四川雪山草地拍攝,那裏的氣候比較冷。而我穿的是短褲和T恤衫,後來我弄到一些冬裝,穿上後簡直就像個帶了鰭形肢的海龜。我想我這副打扮可以為當地添一點滑稽的幽默感。

到了四川蘆山縣,上雪山要經過河流才到達,此地時常出現洪水惡作劇和泥石流等。給我配備一名翻譯,還額外有一名做飯的、一名軍人和保安人員,說是因此地有強盜土匪之類人。另外還有一個政治宣傳員(中共黨員),他的目的是防止我把西方資本主義灌輸給當地人。很快我與其他人成了朋友,而大家對這位權力人物則是敬而遠之。

到了草地,爬上了雪山,一路上見到的中國老百姓他們非常友好和好客,對我這個外國人很好奇跟著看我。尤其在荒無人煙的地方,牧民將自己有限的食物拿來招待我,一位牧民頭人將自己的犛牛皮做的床讓給我睡,如果我不同意的話,他就會惱怒。有這樣的澳洲人嗎?這些心地善良、純樸的中國百姓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以至今天我仍在想著,我一定還要去中國那個美麗的地方。」

肯‧鄧肯在二十七年裏拍攝了十多萬張全景照片,他出版了四十多種攝影作品畫冊,並發行到其他國家和地區,盈利的錢一部份捐給了澳洲的慈善事業。◇


皇家聚會(塔斯馬尼亞)。
 

肯‧鄧肯獲得的部份獎勵與榮譽
▔▔▔▔▔▔▔▔▔▔▔▔▔▔▔▔▔
☆澳洲自然風景攝影作品榮獲國際鑽石獎。
☆國際音樂攝影師年度獎。
☆澳洲藝人的作品榮獲澳洲唱片業協會頒發最高獎勵ARIA獎。
☆出版的攝影作品書籍榮獲澳洲和美國多項金獎和銀質獎章。
☆一九九五年和一九九六年,多次榮獲澳洲專業攝影獎(AIPP)和澳洲商業和媒體(ACMP)及其它攝影機構的獎項。
☆二零零二年獲得悉尼攝影室俱樂部三項大獎,其中最高榮譽「傑出獎」;二零零三年又榮獲了五項獎,並再次榮獲最高榮譽「傑出獎」。
☆二零零九年,在自然風景攝影、出版、藝術方面,榮獲了澳洲聯邦政府頒發「澳大利亞勳章」(OAM)。同時就他對自己家鄉作出的長期貢獻,榮獲他所在的紐省戈斯福德市(Gosford City)授予二零零九年度戈斯福德市公民。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