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他怎麼可以這麼膚淺

?"
(Getty Images)

穿著專門定做的,卻顯得很不合身的制服,站在彩車上,衝著下面歡呼的人群揮手(這群人大喊大叫兼蹦跳),他以為那些人都愛他愛的要死。

也許他並不在乎那些人愛不愛他,只要他們在他出現時歡呼就足夠。就像維生素。其實維生素裏面真正的精華並沒有多少,大部份是麵粉類的充填劑。

群眾就是群眾。

他卻隻身一人,高瞻遠矚,出現在高射炮的前面,航空導彈的後面。歷史造就英雄。

從一九四九年開始,每年有這麼一個月,天空如同漂白過。人群被整理的很整齊,流著百分之百的中華民族的汗水。一萬條胳膊變成一條胳膊,一萬條腿如同一條腿。在這個日子裏小錯會誤成大錯。

放眼望去,到處是紅色,大紅大紅的,到這裏來製造紅色的人大多數是自願,人們喜歡喜慶,喜歡熱鬧,喜歡蒸蒸日上。當然大多數人只能看到前面人的後腦杓,或者踩掉前面人的鞋子。沒有人能擠過去,無法講道理,只能隨著慣性流動,流動,呼吸困難,虛脫。

他站在彩車上,屬於面色發黃,嘴唇發黑的那類男人。這類人見識過無數的晦暗。眼前浩浩蕩蕩血脈膨脹的人流,是營養品。他舔了舔微笑太久而乾燥的嘴唇,忘記了就是這些人,在大多數時候卻很沉默。

隨著他左右搖擺的手勢,他們流過來,流過去。

當然,沒有必要小題大做,這不是戰爭時期,或者就是戰爭時期,這裏也不是戰鬥前線。沒人明目張膽地死去,或者明目張膽地把鮮血揮灑得滿大街都是。生命比我們想像的更拖泥帶水,即使靈魂離開了,肉體還在那裏沉睡。只有領袖和維生素可以把他們喚醒,使他們歡呼雀躍。

凌晨四點是最安靜的時刻,清道夫推著車緩緩走來,清理掉零落殘破的標語,紙花,單只鞋子,嚼過的口香糖,和一個年輕人已經凝固變黑的鼻血。馬路又乾淨了。世界在等著新的流動。

群眾就是群眾,昨天,也只是一場夢。

轉自《自由聖火》◇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