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白宮逮肥貓 紓困有代價

?"
AIG公司,又稱美國國際集團,因為得到政府一千八百億元的紓困金才避免破產。(Getty Images)

十月二十二日,美國政府發起針對華爾街的最大的制裁行動,目標鎖定接受政府紓困的大銀行和公司高級主管,他們將被大幅減薪。此舉在美國社會引發不少爭議……

文 ◎ 安琪

國總統奧巴馬特別委派的薪酬專員范伯格(Kenneth Feinberg)十月二十二日宣布,接受問題資產救助計畫(簡稱TARF)最多的七家大公司,每家的二十五位薪酬最高的雇員收入要平均減去一半。這七家公司包括AIG、花旗銀行、美洲銀行、通用汽車、通用汽車金融服務公司、克萊斯勒和克萊斯勒金融公司。
過去幾個月來,范伯格一直在關注這七家大公司共一百七十五名高管的工資單。他要求把這些人的基本工資減去九成,股權和獎金綜合收入平均減少五成。(華爾街銀行家們的工資通常由三部份構成:基本工資、股權和獎金。股權和獎金相比於基本工資而言是大頭。)

這項計畫還規定,這七家公司的主管,如果得到超過二萬五千元的特殊福利,比如,鄉村俱樂部的會員費,私人飛機或公司汽車,都必須從政府得到許可。

下一步,范伯格還會檢查這七家公司另七十五位薪酬次高的雇員工資單。下一步的決定將在十二月底或明年初公布。但是可以預見,這些人也將面臨減薪。財政部授予范伯格的權限是針對年收入五十萬美元以上的雇員。

范伯格還有權追回接受TARP計畫資助的任何一家公司已經發放的薪酬,而不僅限於這七家公司。

與此同時,聯邦儲備系統提議,對全國二十八家大銀行的工資單來個徹底檢查,規範銀行的獎勵辦法,確保他們不鼓勵員工進行那些危及金融安全的投機行為。這一提議包括幾千家銀行,那些沒有受政府資助的也在內。

公司破產 獎金照發


華爾街素經歷了去年的金融風暴,依賴美國政府大筆救濟款盤活後,華爾街的工資不減反升,這引起了美國社會的強烈不滿。(Getty Images)

華爾街素以金飯碗著稱,銀行家們坐擁百萬年薪似乎已成為慣例。經歷了去年的金融風暴,依賴美國政府大筆救濟款盤活後,華爾街的工資不減反升,這引起了美國社會的強烈不滿。

如果按照范伯格的計畫,銀行家們的年收入不會超過五十萬美元。這一計畫如何執行?范伯格說他會根據每一公司每一個案的不同情況分別對待。

范伯格遇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AIG公司,又稱美國國際集團(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 Inc.),該公司因為得到政府一千八百億元的紓困金才避免破產。

據美聯社報導,總裁本墨伽(Robert Benmosche)大力遊說范伯格,終於為自己保住了每年一千零五十萬美元的收入。AIG公司還保住了另三位頂級主管的獎金,這三名雇員分別得到三百萬、四百萬和七百萬的獎金。這些都被范伯格當做特例允准。

據CNN報導,范伯格說,「AIG的情況很特別,他們處在最難的時刻,我們考慮了他們獨立的、非常可信的意見,同意了這筆獎金,我們相信這會幫助AIG興旺。」

AIG也試圖保住「金融衍生產品部門」員工一點九八億元的紅利,但是范伯格說,他們是公司財務狀況惡化的主要責任人,除了工資以外,不可以有任何獎金或補償。

AIG「金融衍生產品部」的冒險行為,導致公司去年虧損近千億美元,陷入倒閉困境,也使全球金融體系陷入危機。今年三月,AIG用政府紓困的錢給這一部門員工發放高達一點六五億的獎金,此消息引發美國社會民憤如潮。一些低收入人士甚至組團到AIG和高管處所門口抗議,使得該公司一些員工因害怕不敢去上班。

此次AIG對這筆一點九八億的紅利格外慎重,希望得到范伯格首肯,但是未能如願。

據美聯社報導,通用汽車、通用汽車金融服務公司和克萊斯勒都表示,他們正在與范伯格進行溝通。他們遊說能否成功,要過一些時間才能知道。

華爾街不需要慈善救助

華爾街裁薪,在美國社會引發不少爭議,媒體同情這些銀行家的聲音並不多見。

《紐約時報》評論說,此次裁薪更突顯出華爾街與美國社會的矛盾。銀行家工資單上的一個零頭,對其它美國人來說已經是太富有了。

《華爾街日報》的一篇文章引用美國國會金融服務委員會主席法蘭克(Barney Frank)的話說:我不認為華爾街的人需要慈善救助。

減薪會使企業流失人才

但是華爾街的一些工資專家說,減薪會使一些雇員轉到外國公司去,使企業流失重建經濟需要的人才,導致歸還納稅人的款項更加遙遙無期。

美洲銀行的一位發言人十月二十二日表示,競爭對手會利用這種情況,給高層雇員兩倍甚至更高的薪水。

《華盛頓郵報》報導,在六月范伯格開始著手調查管理層薪水後,美洲銀行(Bank of America Co)薪酬最高的二十五名管理人士中有十一人離職,AIG薪酬最高的二十五名管理人士中有十三人也在此期間離職。

政府不應干涉私人公司運營

引人矚目的最大爭議是政府不應干涉私人公司的運營,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喬治亞州國會議員普來斯(Tom Price)說,「政府干預什麼時候是個頭?當政府能夠憑空創造出權利,任意決定私人公民的工資標準時,我們就在告訴世界,政客驅動美國經濟,而不是人民和市場決定經濟。」

有評論擔心,民眾的仇恨、妒嫉可能會不知不覺中被政客利用,從而加大政府權利,影響經濟的自由度。◇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