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駭人聽聞的骨灰頂包

?"
臺灣及美國紐約州律師

    一個社會的殯葬業是這個社會如何看待「人」的具體縮影。越是尊重人格的社會,對於殯葬禮儀越是要求莊嚴隆重。從入殮到火化安奉,既要告慰亡靈也要安撫悲痛的家屬。即使在人們最陰暗的假想裏也不會有殯儀館「挖東牆補西牆」、用不同人的骨灰頂包的事情!可是在中國卻成了殯儀館的「潛規則」。

根據中國《南方都市報》十月十二日的報導,遼寧鐵嶺清河區殯儀館發生「死者未火化,骨灰已裝完」的骨灰頂包事件。驚怒悲痛的家屬質問殯儀館人員,並且把火化工打到跪在地上。這名火化工很委屈地說:「你們打我幹啥呀?這是我師傅讓這麼幹的,兩年了都是這麼幹的。」

兩年了都是這麼幹的!的確,兩年前就有定居在江蘇的朋友告訴我,當地的殯儀館改變規定,原本當天可以領回的骨灰,得等到第二天才能辦理手續。但火化的時間只要一個多小時,即使要等進爐的排程也該每天有定數,燒完立刻取走,沒道理等到隔天。這個朋友懷疑殯儀館拿屍體去「do something」,多一天的時間就是讓他們有機會動手腳。如今遼寧骨灰頂包門印證了這位朋友的懷疑。

遼寧鐵嶺清河區殯儀館的「骨灰頂包門」並非獨立個案。火化工自證這事他已經幹了兩年,而且是領他入門的前手教他照樣做的。何以官方經營的殯儀館如此無法無天?為什麼會有兩大籮筐的「現成骨灰」可以拿來頂包?被頂包的屍體如果沒有火化,又到哪兒去了?

今年年初「Our Body」屍體展覽公司在巴黎展出十七具來自中國的男女性塑化屍體,由於輸出屍體的中共官員無法交待屍體來源,巴黎知名展覽場都拒絕租借館場,人權團體更因人道至上主動向法院提起訴訟。巴黎法院法官賀傑亞隨即判定「依據法律,屍體應當安息於墓園」,要求展覽公司立即停止展覽活動,並且扣押這些屍體擇地安葬。

這只是從中國出口的塑化屍體的一小部份,更多的屍體還在全世界同步巡展。這些屍體的來源除了中國的醫院、監獄之外,當然不能漏掉殯葬場。那些拿來頂包的整筐現成骨灰,可能是殯儀館人員暗中扣下部份骨灰日積月累而來,累積成他們發財的「第一桶灰」。有了這一桶可以隨時拿來頂包的骨灰,每一位由至親依禮殮葬,甚至在棺木中置入紀念物品或額外衣物的往生者,就成為任其宰割的俎上肉,而非家屬哭泣不捨的至親。人性的淪喪莫此為甚。

近十年來,法輪功學員的遭遇成為中國的人權指標。在數不清的案例裏,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毀屍滅跡。後來更發展出一個模式,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家屬領回的不是屍體,而是一堆不知來處的骨灰。

十年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手段,隨後總會用在其他中國人身上,骨灰頂包門事件也沒有例外。如今在中國連殯葬後事都得走關係!物傷其類,人皆有死。做人做到這個份上,還有什麼殘念呢?◇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