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心中的柏林牆

  一九六一年,把柏林一分為二的柏林牆開始動工,工程到一九六四年完工,全長一百七十多公里,然後一直延伸到整個東西德邊界:這個牆平均高四點二米,厚五十公分,封死了柏林市中心的一百九十條街道,其中九十七條連接東西柏林,九十五條連接東西德其他地區。

  周邊是一道三點五米高的通電鐵絲網,而在鐵絲網與柏林牆之間有五十米到一百米寬的無人空地,成千上萬的軍警和二百五十隻警犬日夜值守,並設有三百個觀察瞭望塔,還有二十二個暗堡,以及難以計數的防汽車壕、反坦克路障、地雷和自動射擊裝置。這是名副其實的死亡地帶,在二十八年之中,有一百九十位東德人死在柏林牆下。

  但在它聳立的二十八年期間,柏林牆成為冷戰期間東西方世界的政治和心理分界線。它不單是一堵冷冰冰普通的牆,組成這堵牆的材料,也不僅僅是水泥和鐵絲網,也有整個專制制度帶給全社會的恐懼。

  位於萊比錫的尼古拉教堂,從一九八二年開始進行「和平祈禱」活動,持續了八年之後,成為東德異議活動的一個中心。一九八九年九月,七萬名來自東德各個地區的民眾,從這裏出發進行了多年來的首次大型示威遊行。鑒於中國共產黨政府當年在天安門的屠殺引起了舉世震驚,共產的東德當局終於沒有敢大開殺戒。

  恐懼是需要不斷維護的。一旦人們不再感到恐懼,整個由仇恨和恐懼建築起來的共產專制社會就會開始瓦解。兩個月之後,柏林牆在民眾狂歡節般的自發慶祝中轟然倒塌,冷戰結束,而共產主義專制體制在歐洲也徹底失敗。

  有關柏林牆倒塌的原因,二十年後的今天已經有太多的討論,但其中萊比錫示威遊行的成功,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因素。我總覺得,萊比錫的大遊行,解除了共產專制刻意強加給民眾的心理恐懼。恐懼的心牆先倒,柏林牆才倒塌的。

  「心大自在,身大自在」,佛家這麼說。即使我們不能到達高僧的境界,但總也知道自心生魔任何人都無法擺脫,地上再強壯的人,到高空都會兩腿發軟。不是腿有問題,是心有問題。所謂「我思故我在」,從精神層面來看,共產黨的專制制度,正是借由把恐懼強壓到人心當中,使人走入「我恐懼故我在」的境地。

  共產專制對民眾實行周期性的恐懼心理訓練。很像催眠一樣,這種訓練往往有特別的信號。我認識的一位大陸老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前一直在煉法輪功,但到了七月二十日《人民日報》評論文章一出,即使沒有任何官方的即時壓力,也立即轉向。問起來原因無他:「文革的感覺又來了。」後來讀過《九評共產黨》文章,才擺脫了那種恐懼。

  正如發生在德國的事情一樣,心中沒有恐懼,世上就沒有恐懼;心中沒有牆,世上也就沒有那堵牆。只是,我們通常難以意識到自己心中的圍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