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薄打黑似運動遇冷風 周遙唱相挺

就在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主導的紅色打黑如火如荼的進行、江系媒體極力渲染之時,胡派中央巡視組抵重慶,責打黑勿成運動,需清理檢查。因迫害法輪功怕被清算的江系按耐不住,周永康隨即公開言論挺薄式打黑。對法輪功欠下血債的薄熙來成江胡權鬥之焦點。

文 ◎ 張海山


十月中,中紀委副書記劉峰岩(左一)帶領中共第三巡視組進駐重慶,對薄熙來的打黑問題進行監督檢查。
而周永康首次公開表態,力挺薄熙來。外界評論,這反映中共高層的分裂公開化。 (網路圖片)

周前,中紀委副書記劉峰岩帶領中央第三巡視組進駐重慶,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倡導的重慶打黑問題進行監督檢查。

正當外界觀望中央高層的態度時,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繼日前對重慶打黑首次公開表態、力挺薄熙來之後,又極顯突兀的率眾高官上紅色根據地井岡山宣誓,重溫中共入黨誓詞。此舉不僅與薄熙來初到重慶之時,高調在全市組織大唱傳統「紅歌」、發「紅色」手機短信的「唱紅」運動呼應,而且周還發表公開言論,暗示薄熙來的「打黑」可能成為研究「解決政法維穩工作新課題」的參照。

外界評論認為,周永康的動態,反映了江澤民派系公開表示自己是薄熙來的黑後臺,並開始覷覦十八大上的人事布局,用薄熙來接班周永康作為江系權力運作的底線。

「南薄北周」遙相唱

據《重慶日報》十月二十七日報導,重慶市委副書記張軒稱,「打黑除惡」專項鬥爭受到中央領導和上級機關的高度關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專門做出批示,稱「打擊、剷除黑惡勢力,是讓老百姓過上安定日子的『民心工程』」。

得到周永康的撐腰,薄熙來的政治野心也進一步暴露。其筆桿子最近在海外網站發文,稱薄熙來將是中共十八大中央政法委書記的最佳候選人。

據新華網報導,十一月三日周永康率領公安部長孟建柱、最高人民法院院長王勝俊和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等,在中共革命聖地江西井岡山烈士陵園內敬獻花籃,並重溫入黨誓詞。

外界分析指出,這次中國公安廳局長座談會特意安排在井岡山召開,周永康率眾高官的宣誓之舉顯得突兀,也意味深長。這種「南薄北周」的「紅歌」遙唱,難免令人產生政治聯想。


二零零七年中共十七大後,薄熙來的副總理夢碎,到重慶出任封疆大吏。在沉潛一段時間以後,
薄熙來終於找到一個著力點,以其紅色高幹子弟背景為基點,推廣「紅色文化」。(AFP)

二零零七年中共十七大後,薄熙來的副總理夢碎,到重慶出任封疆大吏。在沉潛一段時間以後,薄熙來終於找到一個著力點,以其紅色高幹子弟背景為基點,推廣「紅色文化」,包括唱紅色歌曲、發紅色短信、讀紅色經典。

據報導,薄熙來主政重慶一年多之後,全市有三千三百多萬人次參加紅歌傳唱,而去年十二月發行、由薄熙來親自命名的《讀點經典》叢書,很快成為重慶人的「口袋書」,已累計發行二十六萬冊;講故事活動啟動才幾天,「故事會」便由重慶人民大禮堂開到了居民小區和農家院壩。之後,重慶當局又開展了紅色短信的創作活動。

最轟動的是今年五月十九日,在重慶舉辦的「將軍後代合唱團」的演出,由一百四十名中共開國元勳的後代參與演出,薄熙來出席這個活動。《重慶日報》的報導說,他們「用激昂的演唱、感人的故事、精彩地朗誦,拉開了共和國六十華誕全國巡演的帷幕。」

另悉,「十一」假期還沒過完,薄熙來便把重慶屬下的四十個縣區的黨政一把手召集起來,搞「紅歌聯歡會」,並且給每個人贈送了一個特別的禮物,焦裕祿和王進喜的銅像,引起網上民眾一片熱議。


中共中央派出工作組進入重慶督導檢查工作,突顯了中共高層權力鬥爭的白熱化。
(新唐人電視台提供)

薄式「打黑」 江系暗示為「維穩」新路

新華網十一月五日發文〈周永康:把握世情國情黨情社情新變化 解決維穩新課題〉。報導稱,周永康十一月四日在江西考察工作時強調,要繼承發揚優良革命傳統,深刻把握世情國情黨情社情新變化,認真研究解決政法維穩工作新課題,為促進社會和諧穩定作出新貢獻。

周搞政法已多年,維穩也非新詞,如今強調在「新變化」下研究「新課題」,雖未提出具體措施,但日前被周喻為「民心工程」的薄式「打黑」,成了解決當前「維穩新課題」重要參照的潛臺詞。江系計畫提升薄式「打黑」政治影響的目的非常明顯。

此前,薄熙來在十月二十八日慰問了「打黑除惡」的一線幹警,並與政法系統的官員座談,稱「打黑除惡」是「經得起歷史的檢驗」的。並指稱,有個別人酸溜溜地說(薄)是「作秀」;有些人還站在一邊指指點點,讓他「適可而止」云云。

胡中央巡視組的冷處理

雖然江系媒體極力渲染重慶打黑的成果,但薄熙來打黑動用的人力、物力,大張旗鼓的做法,也遭到了內部人員的質疑,只是敢怒不敢言。

十月十三日,受中央委派,由查處江系人馬、原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一案有功而提升為中紀委常委、副書記兼中央組織部第三巡視組組長的劉峰岩和重慶官員見面,表示打黑不能搞運動,不能搞紅色恐怖,更不能砸爛公檢法,不能人人過關,現在必須把前一階段反腐打黑的工作清理一下。

據資深媒體人姜維平透露,劉峰岩的到來與講話令薄熙來非常不快。但知道自己比誰都黑、比誰都貪的薄熙來擔心自己成為中紀委手下的下一個陳良宇,不得不表態:「挖到文強就到此為止了吧!下一步要看上面什麼意見!」而劉峰岩卻打斷他的話說:「這些以後再談,你們只談談態度吧!」

三天後,薄熙來態度軟化,在十月十六日出席世界中文報業協會年會前,向媒體首次傾訴「被逼打黑」的初衷,稱「打黑不是我們要主動而為,而是黑惡勢力逼得我們沒辦法。」

「中國選舉與治理」網最近披露,薄熙來打黑並沒有正常的司法程式。重慶律師周立太聲言,在代理涉黑案件過程中,「第一,辦理本案的律師,不得會見被告;第二,在審判階段,所有律師都看不到案卷;第三,所有的案子都是快起訴、快審理。」他認為,重慶打黑已經運動化與擴大化。

有趣的是,胡派廣東大員汪洋以廣東的「常態打黑」之論,矮化薄熙來的重慶「突擊打黑」,暗批薄的政治用心。十月二十二日,武警重慶總隊的領導班子忽然做了調整,薄熙來的心腹、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不再獨掌大權。武警部隊政委、上將喻林祥受胡錦濤的委託宣布命令,京派幹部董書民少將任武警重慶總隊政委,並在武警重慶總隊召開機關和支隊級主管幹部大會,宣布了武警重慶總隊領導班子成員最新調整命令。據知情人透露,薄熙來對此十分震驚與氣惱,拒絕參加上述武警總隊的會議。

薄熙來去留成權鬥焦點


薄熙來在重慶「唱紅打黑」運動中的表現,令外界猜測中共內部發生分裂,
也顯示胡江之間的權力惡鬥自二零零二年「十六大」開始一直持續至今(Getty Images)

薄熙來個人想在十八大上出頭,利用在主政重慶期間,製造民意擁護與黨內高層支持的局面為其鋪路。「突擊打黑」在一定程度上釋緩民怨,民意支持度暫時上升;與此同時,薄高舉紅色江山代言人的大旗,以「紅色江山代代傳」的黨內高層共識,博得黨內部份元老的鼎力支援。

對江系而言,由於極度擔心其鎮壓法輪功路線的持續性崩潰,每遇權力交接,首要考慮的核心議題就是務必推舉能維持其鎮壓路線的鐵杆掌權入局。薄熙來是被江系看中的最佳人選,其個人的虛榮與政治野心,再加上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劣跡,都讓江系十分放心,而且此人幕後可控。

然而,薄的過度作秀,逐漸受制於胡派中央,此時,周永康代表江系跳出來為薄站臺,也就不足為怪了。

由於中共鎮壓法輪功的路越走越窄,代價越來越大,江系越發難找到真心賣命之徒,可選目標也越來越少。物以稀為貴,江系人馬必會死保薄接周班,而胡派也會準備相應的政治籌碼。圍繞薄熙來的去留,中共十八大權鬥前哨戰就此拉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