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世上有比書法更好的嗎?」——訪書法家金善源

?"
金善源先生。

國知名的書法家金善源總是帶著腰帶,雖然和韓服多少有點不符,但是那個腰帶上有他寫的詞句,是他特別製作的。

不尋常的奇人

「我很喜歡孔子。宋朝時襄陽太守『米芾』總是把『孔子呀,孔子,偉大的孔子,以前沒有像孔子這樣的人,以後也沒有像孔子這樣的人。孔子呀,孔子,偉大的孔子。』這樣的詞句寫在腰帶上,走到哪裏就帶到哪裏。我也是把這樣的詞句寫上之後戴在身上。」就像在金善源掌握的幾個古典中,起中樞作用的是《論語》一樣,這個腰帶對他來說也是特別的。

金善源在電視裏出現的時候,總是身穿黑色的袍子,在日常生活裏又總是穿韓服。但是直到三十歲前,他一直是身著筆挺的西裝。因為宣紙和墨粉上飛揚的灰塵,襯衫很容易弄髒,每天得換兩次襯衫,三十歲那年,他下了一個重大決定:改穿韓服。於是他把自己的西裝、襯衫及領帶,都分給了別人,然後買了兩套韓服,雖然只有春秋裝和夏裝兩套,因其乾淨的個性,別人還以為他有二十幾套韓服呢。

夢見書法家顏真卿

金善源的號是「山」,「」是「梅」字的古體字。使用基本上絕跡的古體字也是有特殊的理由。那是發生在他二十多歲時候的事情,那年冬天特別冷,但因家境貧寒,屋子裏不能取暖,硯臺都到了凍結的程度,手凍得都握不住筆了,練習唐朝書法家顏真卿字體的他無意中睡著了……

夢裏,金善源跪坐在唐朝時期某海邊的白沙場上,從遠處有人向他走來,抬頭一看是顏真卿,顏真卿從衣袖拿出一張紙遞給他,他惶恐不安恭敬地高舉雙手把紙接了過來,打開紙一看寫著「」字。

「從夢裏得到的字,雖然像編出來的故事,但是事實,又因我生活的村莊叫『梅山』,所以取『』字為號。」

辨別珍品和名品

從九十三年開始十三年的期間,金善源一直在「TV秀珍品名品」任鑒定委員。他以淵博的知識和銳利的雙眼,鑒定古書畫至今。曾有個委託人把自稱「家寶一號的作品」拿出來請他鑒別,因是仿造品,他只給它評了個相框價格。性情中人的金善源說:光看這些無數的美術作品,他就覺得「幸福」。

「為作品鑒定時有失誤的時候嗎?」當這麼問到時,金善源說,「失誤?只要是鑒定家的話就不可以失誤,99.9%的鑒定是不可以的,得100%完美,否則就不要評價。對著偽冒作品順口說『可以』也是不可以的,也不能隨便做記錄。

隨便說沒有根據的話,會讓『假』的裝成『真』的;如果隨便做記錄的話,也會被人把紀錄貼到『假』的作品上出售。所以,把記錄單扔到垃圾桶的時候,也得用剪刀剪得很碎然後再扔掉。


他喜歡寫點作品,卻從不賣自己的作品。

當記者懷疑珍品是否一看就能看出時,金善源說:「當然,就像自己太太的聲音,自己一聽就知道一樣。就像沒有人會不認識自己父親的字體,把安平大君的字認為是自己父親的字。我是把五千年祖先的字認為是自己兄長的字,照著寫、照著念又撫摸,所以一看就能辨認出來。」

五千年的作品都能辨認出來?真是不可思議,但是金善源認為,若是把幾十個、幾百個古美術作品都看熟了的話,「雖然眼睛的大小和以前一樣沒有改變,但是眼光會變得高。對美術作品鑒定準確的人,對人也會準確的鑒定出來,就像醫生看人的五官就能看出這個人有什麼病一樣。

「我雖然外表看起來大咧咧,其實是很可怕的人。」金善源笑道。


不論是在日本或者中國,有關甲骨文字的書,金善源都要在宣紙上邊寫邊研究。

寫好字的哲學

最後記者問道:「寫好字有什麼祕訣嗎?」金善源回答得簡明扼要,「精心」兩個字。

「說自己字寫得不好的人,沒看到一個是精心寫字的。無誠意寫出來的『韓石峰』(朝鮮名筆)的字,還沒有竭盡全力、誠心誠意寫出來的自己的字更感動人。人生也是同樣的道理。精心是上天的道,《中庸》裏說精心生活也是做人之道。取承大自然的精心做人,應該精心生活。」

除了寫字的哲學外,人生的哲學更在他娓娓道來的話語中流露。雖然年過花甲,金善源對世上的所有的線和點,都當做字,依然還在思索、還在研究,為了尋找出這世上還沒出現的線、只有屬於自己的線,他今天仍又拿起了筆。◇


用葛根做的筆,在宣紙上寫字。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