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共間諜染指美國科技機密

?"
中共在取得美國高科技的間諜活動一直很活躍。近年來有多位美國華裔工程師被指控擔任中共間諜,竊取機密資料。圖為美國太空總署(NASA) 。 (Getty Images)

共間諜滲透美國科技或國防產業以竊取機密由來已久,華裔人士被查獲涉嫌間諜活動的案件也時有所聞。然而,這類案件最終經法庭審理的並不多,其原因除了美國官員的態度之外,美國公司疏於自我保護也是原因之一。

類似好萊塢的間諜電影

《基督教科學箴言報》七月十八日發表謝勒(Ron Scherer)的文章〈為何過這麼久才抓到中共間諜?〉(Why did it take so long to catch spy for China?)。

文章說,一名波音公司工程師竊取機密文件,將其藏於報紙中,並於晚上帶回家。二十七年後,美國聯邦調查局獲得線索,對該工程師丟棄的垃圾進行搜查。最後,聯邦調查局搜查該工程師的住所,發現二十五萬頁的文件,有些藏在地板下的狹小空隙中。

這看似好萊塢的電影情節,卻是已歸化美國的華裔工程師鍾東蕃(Dongfan Greg Chung)的真實生活。他被指控擔任中共間諜,竊取關於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太空計劃,以及三角洲四型火箭(Delta IV rocket)的機密資料。

間諜活動頻繁 取證難

美國官員表示,鍾東蕃的行為不但傷害波音公司,也危及美國國家安全。然而,這起案件卻令人質疑,為何聯邦官員經過這麼久的時間,才查獲鍾東蕃秘密竊取資訊,並逮捕他本人?中國諜報專家聲稱,這起案件並非獨一無二。

代表聯邦調查局和國防部承包商在美國各地演說的金斯頓(Brett Kingstone)表示:「在美國,有超過三千五百個間諜以學生身分或持工作簽證作為掩護,其目的是為了取得美國製造業或國防業的工作,或是替中共竊取機密。」

但是,這類的案件最後實際走上審判一途的並不多,因為高層官員通常不希望出庭作證。而且,要證明間諜行為也很困難。

中共間諜不成氣候?

然而,在鍾東蕃的案件中,美國政府顯然沒有困難。聯邦調查局從一九七九年起就發現中國民航局官員給鍾東蕃的書信,信中指示他蒐集有關民航機與軍用飛機的資訊。

華盛頓智庫全球安全網站(globalsecurity.org)主任派克(John Pike)說:「一般對於中式間諜活動的看法是,他們還不成氣候,無法取得重大機密,即使他們有能力取得這些機密,他們也不能怎麼樣。」他認為中美之間的差距在這方面無法銜接。

派克表示:「不是開玩笑,中國人還停留在一九八二年。」中共軍方在取得這些資訊後沒有重大進展就是證明。

間諜案又一樁

美國聖荷西《水星報》十月十八日報導,二零零三年七月,華裔工程師李嵐(Lan Lee)和葛越非(Yuefei Ge)因涉嫌竊取矽谷(Silicon Valley)雇主的科技機密並交給中共支持的競爭對手,遭美國聯邦調查局逮捕與調查。六年後,這兩名工程師面臨聖荷西(San Jose)聯邦法庭的經濟間諜罪指控。

美國經濟間諜法案(Economic Espionage Act)的目的是為了防止非法移轉科技給外國政府,迄今已實行十三年。但是現年四十四歲的李嵐和三十六歲的葛越非卻只是極少數遭聯邦法庭依據該法案提起控告的嫌犯,因為儘管部份被告直接承認有罪並被判刑,但在本案之前,只有一件間諜指控案走上審判之途──一名前波音公司工程師(鍾東蕃)因涉嫌傳送有關太空計畫的機密給中共被判有罪。

檢方與被告方同時面對挑戰

矽谷的公司長久以來一直擔心其價值連城的機密被洩露給中共或其他國家,上述審判只讓人們初步認識保護產品資訊的錯綜複雜。對於檢察官和被告及其辯護律師而言,這種審判同時充滿了陷阱,他們都不知道陪審團將如何評估商業機密被非法竊取給中共,猶如進入大部分未知的領域。

前聯邦檢察官弗瑞文(Scott Frewing)表示:「對於檢察官而言,要證明被告有圖利外國政府的明確意圖,是很大的挑戰。而對於被告方而言,不利之處在於中共政權掌控中國經濟的每一部分,所以其關連性更明顯。」

檢察官聲稱,李、葛兩人共謀偷竊NetLogic公司機密,以成立自己的公司,該公司接受一個名為「八六三」的中國投資項目的資助,美國政府認為它與中共有所關連。

經濟間諜法案鮮少援引

專家表示,儘管對李、葛兩人的審判只能初窺矽谷機密外洩的損失,但它同時提醒人們,經濟間諜法案很少被引用,大多數公司疏於自我保護。據專家估計,美國公司每年因商業機密被盜而蒙受的損失超過四百億美元。

間諜活動顧問公司Lexicon Communications總經理芬克(Steven Fink)說:「所以,十三年中只有審判兩、三件案子。因為這類的審判曠日廢時,牽涉的層面較複雜,取證難,所以能成案的也少。」◇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