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版《航站情緣》且看馮正虎的人球生涯

?"
臺灣及美國紐約州律師

海維權人士馮正虎在連續七次搭機返回中國失敗後,終於在第八次順利從日本乘坐全日空班機回到上海。然而在十一月三日晚間,這位返抵國門的中國公民馮正虎,竟被中共國保人員強制送上飛機,將他送到日本東京。由於馮正虎在東京國際機場拒絕辦理入境手續,因此正式成為一名國際人球。

看過國際導演史匹柏主導的電影《航站情緣(The Terminal)》的人,對於什麼是國際人球應該毫不陌生。這部電影裡的主人翁取材自真實人生──奈沙利Merhan Karimi Nasseri。他困在法國的戴高樂機場整整十六年,窩居於第一航站的購物廣場的地下室裡,成為「機場居民」,與川流於機場的旅客交織出一頁傳奇。

所謂國際人球,原本專指那些因為各種因素而喪失原有國籍,卻又無法取得另一國籍的民眾。困在戴高樂機場的奈沙利之所以不能離開機場又不能夠進入法國,是因為他身上沒有任何證件。

奈沙利原本擁有國籍。他是一名伊朗人,曾到英國留學攻讀南斯拉夫語,回到伊朗後,卻被當時的執政者視為反革命份子,因此將他驅逐出境。雖然比利時政府收容了他,但是他卻遺失了相關證件。於是在前往英國的途中,他成了機場人球,最後困於戴高樂機場。

但是馮正虎不同。馮正虎擁有中國護照,他並沒有喪失中國國籍。馮正虎甚至有合法的日本簽證,只是他主動放棄了入境日本的機會,在連續八次努力想要返回中國卻失敗之後,他自願選擇了機場人球這條路。如今他在日本成田機場,晚上睡長椅,飲用洗手間的自來水,每天就吃幾片餅乾,無法洗澡。日本機場地勤人員既不准他買食物,也不准他人為其代購食物。

一樣名列中共黑名單,被拒絕返國返家的其他中國人,目前正透過各種方式向馮正虎伸出援手。同時呼籲過境日本成田機場的熱心民眾能夠供應馮正虎食物。曾經坐過中共三年黑牢的馮正虎,則笑對自己在日本成田機場的處境。

其實日本地勤人員應該集體看看史匹柏的《航站情緣》。湯姆漢克如何在甘迺迪機場生存?馮正虎也一樣能夠在日本成田機場活下來。阻絕食物只是突顯日本政府的不人道,卻不能解決馮正虎人球的處境,也不能解除日本政府在面對無理拒絕中國公民的中共政權時的尷尬無奈。

世界之大,不會沒有馮正虎的容身之處。馮正虎每在成田機場多留一天,就會突顯中共政權的野蠻與怯懦一分。每一個見到馮正虎的旅客,都會問同樣的問題:「為什麼中共不讓他回家?中共在害怕什麼?一個政權憑什麼不允許一個公民回家?」

馮正虎的際遇或許沒有電影《航站情緣》般浪漫,但他一腔愛家愛鄉的熱血,比湯姆漢克為圓父親遺願的堅持,更加感動人心。馮正虎的遭遇已經成為活廣告,他正用「機場人球」的身份在改寫中國的歷史。◇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