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大陸血案 vs. 愛滋陰影

?"
(AFP)

十二月一日世界愛滋病日將臨,目前全世界愛滋病感染者至少四千萬,傳播速度依然不減。如果說愛滋病是人類道德敗壞的毒果,那麼愛滋病在中國的情形則是中國五毒俱全大社會的小縮影。從「要想奔小康,趕快買血漿」的政府大肆鼓吹,到無人問津的愛滋村裏的座座新墳,從吸毒、同性戀到賣淫、嫖娼,從假「神醫」到「假愛滋」,愛滋陰影帶出的卻是一樁樁無解的血案。


  年十一月,被譽為「中國抗愛第一人、中國羅蘭德修女」的八十二歲河南女醫生高耀潔,在香港出版了《血災——10000封信》的新書,書中進一步揭示了被掩蓋的中國愛滋病疫情。自從一九八四年愛滋病傳入中國,在經歷了一九八四至八九年的「登陸期」,一九九零至九四年的「發展期」之後,目前愛滋病在中國已進入「擴張期」。儘管官方公布的中國愛滋病感染者近百萬,但民間估計在五百萬至一千萬之間,如在河南,官方公布只有三萬愛滋病感染者,但民間調查卻有一百萬之多。


中國抗愛第一人河南女醫生高耀潔,在香港出版《血災——10000封信》的新書,進一步揭示被掩蓋的中國愛滋病疫情。(AFP)

  目前大陸愛滋病疫情的地區分布差異較大,二零零八年一至九月,共有86.3%的縣市區報告了愛滋病病例,報告病例數排行前六位的省份,總病例數約占全國的80%,分別是雲南、河南、廣西、新疆、廣東、四川。如今中國愛滋病的流行趨勢處於亞洲第二位,世界第十四位,有以下特點:(一)流行範圍廣,上升趨勢明顯。(二)三種傳播途徑並存,以經吸毒傳播為主。(三)部分地區出現集中發病和死亡。(四)愛滋病正從高危人群向一般人群擴散。(五)女性感染者比例上升。

官方稱性傳播日漸主體


  據衛生部統計,前幾年大陸愛滋病傳播途徑主要以注射吸毒感染為主,占總數的68%,經採血、血漿途徑感染人數約9.7%,經血液製品感染的有1.5%,經性接觸而感染的占7.2%,母嬰播送為0.2%,經其他途徑的占13.4%。然而近一兩年數據顯示,新感染的患者中只48.6%係吸毒所致,49.6%為性傳播引起,1.6%為母嬰傳播,其中性傳播所致的HIV感染比例明顯上升。目前愛滋病在中國普通人群中的發病率為0.07%,但在一些高危人群中發病率則爆增,同性戀中發病率高達1~5%。

  零九年十月大陸官方公布,登記在冊的吸毒人員達一百二十一點八萬名,但專家估計,中國的吸毒人數至少在五百萬人以上,以社會低階層為主,其中80%的女性吸毒者有賣淫行為,男性吸毒者中70%以上有坑、蒙、拐、騙、搶等犯罪行為。

  比如在廣西,二十至四十九歲年齡組占86%,大多分布在農村,他們共用針具靜脈注射毒品的比例達40~90%。在廣東,二零零九年統計顯示,愛滋病患者達五點六萬人,性傳播比率超過了40% ,而注射吸毒的傳播比率則降至了40%以下。」

被嚴重掩蓋的血漿經濟

  如今大陸愛滋病擴散的主要途徑是華中地區的賣血和西南地區的吸毒問題。在九十年代,華中地區許多貧困農民以賣血賺取額外金錢維生。當時很多賣血站都是非法經營,他們用最簡易的人工方式分離血漿。普遍做法是從人體中抽出血液,放進離心機裏分離血漿,然後把剩下的紅血球再輸入賣血人體內。由於沒有嚴格的消毒程式,而且離心機分離時把不同人的血混在一起分離,只要賣血的人中有一個帶有愛滋病毒,一下就能傳染給其他人。目前這種手工分離已被自動化的血漿採集機所取代。


大陸愛滋病擴散的主要途徑是華中地區的賣血和西南地區的吸毒問題。(Getty Images)

  由於血漿經濟的受害者大多是貧困地區的農民,他們的病情最容易被官方掩蓋。哪怕是到了今天,由於生活所迫,很多人還是不得不以賣血為生。目前中國有近四十家生產血液製品的廠家,生產能力是七千八百萬噸,但因血漿缺乏,二零零一年只生產了三千八百萬噸。前不久《中國青年報》披露的湖北省十堰市鄖縣近萬人靠賣血生活,這只是中國貧困農民生活的一個縮影。

國外的無償義務捐血


  與大陸獻血後支付營養費所不同的是,很多國家已實現醫療用血全部來自無償捐血,連經濟欠發達的阿爾及利亞、坦桑尼亞、尼日爾、尼泊爾、緬甸等國,都實行了無償獻血制,人們獻血後吃幾塊餅乾,喝杯飲料,就各自去幹自己的工作,從不領取任何報酬。人們把獻血看作是健康人對社會應盡的義務,是很普通的事。

  以日本為例。一九六三年前日本的血液主要依靠賣血者。由於輸入了不健康的賣血專業戶的血液,產生了眾多肝炎感染者。在媒體和國會的呼籲下,一九六四年八月日本內閣作出了《關於推動無償獻血的決定》,一九七三年無償獻血保證了全部臨床醫療用血。如今在每年一月十五日的成人節上,年滿二十歲的男女青年身著盛裝,在舉行完成年儀式後,紛紛來到獻血車前參加無償獻血,這已成為日本推動獻血的一個傳統形式。日本政府規定,各級行政人員適齡者每年必須獻血一次,明仁天皇每年六月五日都和后妃帶領宮中人員參加獻血。

  在約旦,政府規定用血者須在康復後獻血,或由親屬代之。在津巴布韋,由年齡在十六至二十五學生組成的「二十五歲俱樂部」,是固定獻血的志願者組織,他們承諾採取健康的生活方式以捐獻安全的血液。據稱,「二十五歲俱樂部」使該國輸血中愛滋病感染率從一九八九年的4.45%下降到二零零一年的0.61%。

  在很多國家,自身輸血已廣泛使用。人們先抽取自己的血液儲存起來,待因病動手術需要輸血時再取出使用。如今德國術前存血率達89%,澳大利亞擇期手術患者約60%自己存血再手術,日本術前存血八百至一千二百毫升的病例占80~90%,這被認為是同種庫血輸注的理想補充方法。

  香港從一九五二年開始無償獻血,從最初的兩位華人到如今每年十八萬人無償獻血,基本滿足了香港的免費用血,且庫存量足夠一個星期用的。一九七四年臺灣無償獻血率為5%,一九九四年有一百三十萬人次無償獻血,占臺灣總人口的5.9%。在美國,每年大約有6%的人獻血。

被玷污的愛滋病防治事業

  近年來在國際輿論壓力和非典傳染危害性的衝擊下,中國政府開始了愛滋病防治工作,二零零六年政府投入了一億八千萬美元用於愛滋病防治。與此同時,國際HIV-AIDS的援助經額更是高達二億二千九百萬美元。

  然而如此眾多的投入並沒有落實到最需要幫助的人群,目前很多愛滋病人得不到任何幫助,只有少數被當作櫥窗的地方,因政府工作人員瀆職而患病的人們,在多次上訪後,才有機會得到低保費和一些免費的廉價藥物。

  最近網絡上流傳高耀潔整理的病人來信,信中揭示了不少「愛滋病神醫」與「假愛滋病患者」的詐騙伎倆。如一位病患說,「二零零四年秋的一天,新蔡縣某村一個農婦對我說:有『能人』買通大醫院的醫生,為他開了一個感染愛滋病的假證明,此後他以愛滋病病毒感染者的身份,成立救助組織,向國內外求助,大發財源,不但生活大大提高、樓房、二奶、汽車,各種電器等應有盡有,他還會買通了貪官,來保護自己,因此誰也不敢惹他。」

  「還有位大隊黨支部書記,自從政府對愛滋病病人發放補助費,免費給病人抗愛滋病病毒藥物的開始,他的家屬從沒有愛滋病,也變成了愛滋病感染者,他們能享受補助,領取藥物,還廉價出售賺錢,知情人多怕他的淫威,不敢寫出書面材料作證。」

  「接下來就有醫騙子利用這些假愛滋病病毒感染者,冒充他治癒的病人。醫騙子還會收賣保護傘,若是有人寫揭發材料,就會被壓了下來,現在沒有人敢碰敢惹醫騙子,任他們為所欲為。」◇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