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血災 賣血者的悲哀

?"
HIV測試樣品。(Getty Images)

  一個非比尋常的現象,中國愛滋病高發人群絕大多數是貧窮賣血的農民,他們因在醫院救治的被輸血而感染者,而不是像世界其他國家一樣是吸毒者和賣淫、亂性者。早在一九八八年,河北省主治醫師孫永德已發現血庫存血已被愛滋病病毒污染,這起源於九十年代初政府提倡的「血液經濟」帶來的惡果。

  「中國民間防愛第一人」的高耀潔認為這是一起世界罕見的由於政府瀆職而造成的公共衛生危機。

  「各位父老鄉親,你們想致富嗎?你們想和貧困來爭拚嗎?要是想富裕起來的話,我就給你們提個建議,那就是『要想奔小康,就去賣血漿』。想致富,那就是到我們縣防疫站和公療醫院血站去賣血,每天都能掙到五十元錢,難道還有比這樣的買賣更好的嗎?」——這是九五年時,河南省的一個小縣的領導向農民宣傳賣血致富的講話,也是中國農村賣血盛行的最重要原因,從中中共政府所提倡的血液經濟也可窺見一斑。


河南愛滋患者曹小年夫婦與他們年僅九個月也感染愛滋的嬰兒。(AFP)

政府提倡賣血脫貧

  河南省商丘市柘城縣崗王鄉雙廟村一共才三千多人口的村莊,在政府號召下光榮獻血的就有二千多人,感染愛滋病的就有七百多人,現年四十多歲的農民李霞,就是該村賣血感染愛滋病眾人之一。

  她向《新紀元》表示,當時村莊賣血比較盛行的是九三、九四、九五年。因為農村要交稅收、交公糧、生孩子超生也要罰款,而且人多地少。政府提倡農民光榮獻血,每天用喇叭車、廣播、張貼標語做宣傳。因此農作完了之後,我們就上血站有償獻血。當時八百cc的獻血我們得四十五元錢。

  她說:「國家衛生部規定在九二年、九三年單採血漿都停止了,但是當地一些官員仗著自己有才有勢,就在我們縣、村莊私自開設幾家血站。直到在九六年的年初,上面頒布了紅頭檔,違法血站都被暫停。我們村的血站也被查封了、不讓獻了,很多人也就不再去獻血了。」

血站爆棚 衛生條件差

  河南省睢縣城關鎮東關村愛滋病感染者趙勇介紹了當年自己賣血為生中一些血站的情況。他是一九八一年的退役軍人,分配在縣外貿局工作,由於改革開放,企業由私人承包,效益更差,最後倒閉和解體。為了養家糊口,沒有辦法走上賣血之路。他說:「沒有錢就意味著我們沒飯吃,孩子也要失學,就別說其他的了。」

  當時在河南平頂山有一個部隊的血站——中國人民解放軍一五二醫院血站,那裏不查蛋白,賣血的人每天有四、五百人的樣子。賣血者每天早上三點半就起床去血站掛號了,掛號費五元。

  河南省周口地區太康縣防疫站有一個血站,每天掛號的就有一千多人,實際合格的占九成以上。採血員每個人要管五到六個人,跟他們換血帶,扎針。如果紮穿了針的,採血員不用酒精消毒,而是用手去擦,擦完之後,也不洗手,就再去給別人。

  一九九五年趙勇他們自己縣也辦血站,這個血站衛生條件可以算是全國最差的一個,在給賣血者回輸紅血球時,也不管是不是本人的,就那樣混合著別人的就給你回輸了進去。不過混合的也都是同一血型的。血站一直持續了有一年多,直到一九九六年下半年才停止。

  李霞表示最瘋狂獻血的時候是九四、九五年,我們縣有三家血站,從來都不做什麼檢查,去一個採一個。

不正常死亡大量出現 自費檢查揭開真相

  李霞沉靜片刻、陷入痛苦的回憶——災難降臨,死亡之神顧眷賣血的農民時,人們開始陷入了極度的恐慌之中。她說:「從一九九九年開始,雙廟村就開始發現不正常的死亡了,但那時還不知道死亡原因。一直到二零零零年,死亡率太高了,而且死的人中99%的都是獻過血的。因此好多買過血的人都自費掏腰包去檢查身體,檢查結果:得了愛滋病。那時候真的是人心惶惶。每天都有死亡的,有時候一個二個,有時候死幾個。二零零二年時我們村莊死亡人數都達到二百多人了。因此大家都去衛生部門、政府那裏討說法。」

  河南省睢縣城關鎮東關村也是相似的情況,從一九九九年下半年,他們村有了第一個死於愛滋病的人,當時並不知道是這種病,只知道每天都拉肚子,發低燒,身體慢慢的消瘦,最後剩下皮包骨頭。有的從發病到死去,上下沒有十天的活期。後來就一個接著一個的死去了。全村共有七百多戶人家,感染上這種病的有三十五戶以上。

單採血的99%都感染了愛滋病


  到二零零二年六月份,柘城縣的衛生局給所有獻過血的人進行了免費普查。李霞說:「八月份結果出來了,二千名賣血者中共有七百多人得了愛滋病,有過單採血的99%都被感染得了愛滋病了。但是政府也沒有什麼相關的政策。」

  她表示,之前在縣級、市級等一些醫院獻血,衛生條件還算好一點,一旦下放到村的血站,就立刻不行了。根據當時的普查結果,在九四、九五年買過單採血的,得愛滋病感染率就很高,他們既不檢測、也不化驗,去一個拿五元的手續費,乙肝什麼都不檢測。

  現在雙廟村七百多愛滋病人還存活三百多人,大約年齡在三十歲至五十歲之間。李霞表示聽一個當地官員說,河南現在存活的因為賣血或者輸血感染愛滋病人還有五萬多人。

  李霞表示政府現在只提供獻血感染愛滋病的免費治療,但是也只是一些基本的藥,如果你想用好一點的藥,也要自己掏腰包。如果是賣血得了甲、乙、丙肝之類的,政府不給免費治療。

  趙勇介紹他從一九九三年夏季開始賣血,採全血每次400ml,每100ml是二十五元,一共是一百元錢。

  李霞介紹,九三年代開始當時有償獻血採單血八百cc只有四十五元錢,實際上不止這些,大頭都被「血頭」也就是血站經營者們拿去了。這些人本身是官員,或者出錢買通了官員,拿到批文建立血站,上下聯手進行分紅。

  二零零五年賣血行情,每次抽血四百cc,得一百六十至二百元。因此有的賣血者一月抽兩三次,每年就走兩次,每次全省轉一圈大概三四個月,一次下來能賣三四千塊,並認為一大家子種一年的地也收不了這些錢。

  去年上半年被曝光的中國的廣州一血液中心聘請的物業管理公司主管姜學榮,利用職務之便與「血頭」(賣血召集者)聯手組織人賣血給急需輸血治療的病人家屬,明目張膽地在血液中心進行交易,非法謀取暴利。價格是每單位一千至一千八百元,但有多少真正到了賣血者手中?據介紹血頭一年賺幾十萬、甚至賺上百萬元。

  國內媒體還曾披露貴州鎮遠血站原站長騙人賣血斂財數千萬。

不允立案 上訪被攔截 重要日子被看管

  李霞氣憤表示在河南,政府規定凡是跟血液有關的案件,無論是輸血的或者是賣血的都不允許立案。而且血頭、血霸們並沒有因為出現大量感染者而得到制裁,至今逍遙法外,有的甚至做上了高官。

  她說:「在二零零四年、二零零五年我們曾經告過血頭、血霸,但是河南法院不肯立案。以前的這裡的醫院院長,他在經營血站時賺了很多的錢,現在用錢買官,在市裏上班。」

  因為賣血、輸血感染愛滋病的問題,他們不但上告無門,上訪也遭到攔截,多次上訪都沒有走出河南省就被攔截了,唯一一次到達北京連信訪辦的門也沒有摸到就給當地政府給截了回來。每年的重大日子前夕,當地政府要派一些工作人員進駐村莊,將他們看管起來。

  李霞曾經因為帶人上訪,而遭當局關押。她說:「如果有人帶人上訪,要是被政府知道了就要被關起來。我在二零零七年四月十日帶了二百人上訪,想跟河南省政府要低保,走到半路被攔截了。當時一個國安就把我和另一個病友拉到公安局了。他們就是有理不讓你說嘛。」

愛滋病患者的淒涼人生

  河南省感染愛滋病患者每月政府給與的生活費原本才六十元。後來由於他們二零零七年上訪跟政府要低保之後,就多追加了低保五十元。李霞表示現在農村一般生活費每月至少也都需要四、五百元,而且愛滋病人還有很多的併發症,而政府給的免費治療都是有限的,自己還要購買一大堆藥品,因此這點補貼根本就不夠。

  所有的感染家庭的情況都差不多,愛滋病感染者喪失了勞動能力,因此子女們為了父母的,有的十三歲兒童就開始外出打工。

  四十六歲的山西省翼城縣農民李建軍賣血四次後患敗血症身亡,在農曆新年前死亡,留下兩個孤兒。而他每次賣血後換到的僅是一百四十元錢加一桶油或一袋米。山西一家單採血漿站違反衛生部的《單採血漿站品質管制規範》採血,且缺乏必要的身體檢查,加上村民獻血知識匱乏,靠賣血為生,讓村民的身體健康受到很大的損害。李建軍在死前一個月內曾在曲沃康寶單採血漿有限公司連續賣了三次血漿,換回一百四十五元和三份「獎品」。死前李建軍的血紅細胞幾乎全部消失,白細胞高得異常。山西醫學專家稱,出現此類症狀,很可能是被病毒感染。最後出現敗血症、胸部積水導致呼吸系統衰竭而死。◇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