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吞臺企圖將哽死中共

?"
台灣及美國紐約州律師

國法學家袁紅冰教授的新作《台灣大劫難》一出版就引起廣泛的迴響。尤其台灣行政院在輿論壓力下,一方面與立法院溝通兩岸金融MOU的內容,卻與中共以「半夜雞啼」的方式,連夜簽下一紙協議,以致於藍營立委都說自己被「莊肖維」(被當成瘋子般戲弄)!更增《台灣大劫難》所揭,中共企圖在二零一二年全面掌控台灣的一些絕密計畫的可信度。

對於《台灣大劫難》的內容,中共與台灣的執政黨俱皆沉默。可是筆者對台灣民眾隨機詢問此書內容的可信度,不論在二零零八年總統大選時投藍或投綠,截至目前為止,每一個人在回顧近二年來發生在台灣與中共間的大小事,都認為此書內容可信。

有歧見的是,這些民眾對於中共明擺著的陽謀的反應。有些人立即喊著在二零一二年來臨之前一定要移民;有些人則陷入長久的沉默;另一些人則昂首揚眉表示,誰能決定台灣的前途?民眾用選票選出來的「公僕」沒有這樣的權限!還有一些人的反應很坦然,他們相信上天對於台灣的命運自有安排。如果這是台灣注定的歷史劫難,其中必有人們目前所不明白的因果存在。只是他們並不相信,極權暴政吞蝕民主自由的事情會在二十一世紀發生。「神佛不會如此安排!」一位朋友這麼回答我。

但不論這些筆者隨機詢問的台灣民眾對於中共欲赤化台灣存有什麼不同的歧見或選擇,所有的人一致表示,不願在中共的統治下生活,也不能接受類似香港虛假的「一國兩治」。因為一國豈有兩治?那只是欺民的短暫騙術。

台灣的民主自由制度的確與中共的專政形成強烈對比,但真正威脅中共政權的是,中國民眾對貪腐問題的不滿,對民主自由的渴望。沒有台灣,還有美國、歐洲各民主自由國家存在,只要中共專政一日,中國民眾對自由民主的渴求就永遠不會止息。中共該做的是進行自身改革,而不是企圖抹去台灣的自由。

但是絕對的權力不僅帶給中共絕對的腐敗,連同腦神經也一併腐蝕了。虛胖的自信讓中共黨官真的相信,以騙術與武力就能夠把台灣的自由一筆抹去,同時也讓他們相信,抹去台灣的自由就能夠延長中共在中國專政的壽命。

其實相對於中共割讓給蘇聯的土地,台灣只是一個面積不大的島嶼。拿下台灣只會更加突顯中共的極權專制的問題。中共對台灣的二零一二計畫,讓筆者聯想到一個動物界現象:巨蟒吞鱷、巨蟒吞牛。中共把赤化台灣視為生死存亡的急迫需求,就像一頭巨蟒咬住獵物,正要一寸一寸將獵物吞食下肚。巨蟒雖然沒有什麼天敵,但當牠吞食獵物的時候卻是牠最脆弱的時候。

子曰:「吾恐季孫之憂不在顓臾,而在蕭牆之內也。」禍起蕭牆才是中共的大敵。中共把眼睛看向台灣,其實是搞錯對象。但上天要毀滅一個人必先使其瘋狂,吞台的企圖正是中共最後的瘋狂。正張著血紅大口對向台灣的中共,且回頭看看,有多少眼睛正盯緊它等待著最佳時機!西元二零一二年,我們且拭目以待。◇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