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高手眼中的中國武術之困(下)

?"
(Getty Images)

       者按:本刊上期刊登大陸年輕獨立作家楊銀波先生對谷慶華先生的採訪。谷慶華先生少年時期習武少林寺,並在後來的多次武術比賽中榮獲冠軍。文章就當前中國武術現況和真正武術是什麼,從一個習武之人的角度給予一定的剖析。 本刊將下部文章繼續在此刊登。

楊:你現在每天都在怎麼練武?

谷:外行人都看不懂。我基本上是不動的,練氣,練心境,也就是習心。現代人的心性複雜了、迷亂了,找不到純然之境,而武術是必須要你「放下」許多的,行話叫「丟盡」,丟不下,就永遠進不了那個門。不習心的武術,只能追求泰拳那樣的狠毒,以為拳拳到肉、招招見血,其實在高手面前就是白費力氣,吃飽了撐的。這樣練下去,只能是一代不如一代,甚至導致真功夫失傳。中國的二零零八年奧運會,沒有武術比賽,只有國內在搞內部賽,一批人去表演而已。少林寺當時就聲明了:我們不去。為什麼?因為那實在是體育化的武術,真功夫哪可能在如此賽制的運動場上見到?

真正的武術在民間,在那些拋棄掉物慾,潛心練武的貧苦之輩當中。李連杰的底子很不錯,但被影視磨得差不多了,因為武術這東西,只要一天不練,就會令你倒退不少。李小龍當年最讓我折服的是,無論拍電影有多忙,都必須每天抽時間堅持練功。成龍的電影我從來不看,聽見別人把成龍跟功夫聯繫在一起我就來氣,這個人根本不懂功夫。那些真正的武林高手,如今都在我們這個社會的邊緣,甚至在底層,默默無聞,孤獨得很。人世間,本來就是苦中作樂,苦海無涯,只有少數人能受得住那種煎熬。

寫練武心得 推廣中國武術  

楊:你計劃怎樣推廣中國武術?

谷:要看出路有多大了。第一步,是一定要有自己的武館,這樣可以獨立授徒,不必受有錢人的氣,去欺騙自己也欺騙他們,傳授皮毛。我們這種人,放在古代,出路也不比現在多,頂多去從軍殺敵,或者考取武狀元,但也可能浪跡江湖,當俠客去了。現代社會,看似出路多,其實大多都是在砸「武術」的招牌。大家想到的最紅火的方式,就是拍武打題材的影視,或者去打比賽拿冠軍,我對這兩種方式都不感興趣了。就影視而言,在裏面發揮不了幾分真功夫,還可能誤導民眾對真功夫的理解。比賽呢,一般在二十五歲或者二十八歲以上就不讓你打了,很多比賽都有這個年齡限制,加上老是從分數上看成敗,框框條條的,磨磨蹭蹭,看著都費勁。

因為我有國家二級裁判證嘛,就經常被邀請去給那些選手打分,擂臺上打得很熱鬧,踢一腳,拳一打,但沒幾個站得穩,那些拿了冠軍的還興奮得不得了,其實自己的弱點一點都看不到,他身體的很多地方都能進攻得進去,有什麼好興奮的?我自己開武館,就是要把那些花架子統統拿走,搞實戰傳授。這些年,我也在寫練武心得,已經寫了好幾本日記,希望今後能夠推廣到民間,就像李小龍的《截拳道》一樣。

楊:前些年《拳霸》系列電影出來的時候,大家都被主演Tony Jaa震驚了,你怎麼看待這一現象?
谷:這不是崇洋媚外,而是中國人對自己的武術文化不瞭解。中國武術的歷史有多悠久?從遠古祖先狩豬時就積累了劈、砍、刺的技能,這是武術在技術上的基礎。在這麼長的歷史裏,湧現出來的武林高手,其最厲害者,究竟到了何種境界?而現在那些繼承先輩絕學的人,又在哪些人的視野之中?見識過沒有?古人說「四兩撥千斤」,其實正確的說法是「四兩撥八千斤」,這是可能實現的。武術改變的是人對世界及自我的認識程度和掌控程度,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你做不到。僅從養身而言,練武之人活到一百六十歲也不稀奇。

像我,自從練武以後,就從來沒生過病。但現在好多人到了六七十歲,就開始身體僵化,等死了。內家拳、外家拳,刀槍劍棍等武術,我都在練,但現在我要放棄對「物」的藉助,進入到對人體極限的突破,真正以無法為有法,不管你是怎樣動,力氣有多大,身高、體重多佔優勢,哪怕你是拳王、武術冠軍,我都不會慌,因為心是靜的,融入到水一樣的狀態。中國人估計是太保守了,太低調了,以為我狂妄,其實我說的這些,都是武林中人的常識。民眾看著「牆內開花牆外香」,他們震驚,我們卻感到悲哀,真感覺中國武術快要絕種的危險。

自立門戶,靠真本事吃飯

楊:你有「十年後成為一代宗師」的豪言,能實現嗎?

谷:這絕不是「豪言」,而是知道自己的武術以及對武術的哲學理解,究竟在什麼位置上。我這十幾年所受的習武之苦,難以向外人道之。再過十年,也就是虛歲三十五歲,到那時我的極限能突破的肯定已經很少了,因此這十年是從「中乘」向「大乘」跨越的過程。主要是內修,對這個世界的瞭解,對人體的瞭解,都調節到最高狀態。現在,我既然已經訂下目標了,就要激勵自己去做。

我不希望走我父親那條路,成為一個腰纏萬貫的人。當年小學讀書時,我就與應試教育無緣,根本沒有那個興趣,武術才是我的理想,而且這理想還真的做下來了,從少林寺到武術系,從武術系到教練,再到如今重新開武館,這條路很苦,有巨大的代價。既然承受了,那就接著承受。

廈門這邊,練武的人,不敢說100%吧,但至少80%都是知道我的。整個中國,除河南、山東、北京等少數幾個省以外,太多所謂的武者,都是垃圾。我見不得垃圾張狂,所以要自立門戶,靠真本事吃飯。廈門這邊經常有「踢館」的事發生,但我不怕踢館,很好嘛,能與高手切磋就可能有質的飛躍。

我的路一直在走,沒有停歇,我相信自己會走出低谷,向更高的理想邁進。如果有一天,我有了更大的影響力,我會選擇慈善事業,為貧窮無助的孤兒做點實事。同門師兄李連杰在這一點上做得很好,他應該有許多同路人,而其中一個,就是我──谷慶華。 (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