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兔死狗烹與臺商

?"
台灣及美國紐約州律師

      在自由社會,人們往往把自由視為理所當然。雖然連中小學生的課程都排入人權教育,「天賦人權」的概念也已深入人心,但人權雖曰「天賦」,實則每一代人都要有爭取每一代人的自由這樣的自覺。這也是梁啟超在滿清末年時所主張的。

因為自由就像佛法修行一樣,也像逆水行舟一般──不進則退。沒有錯,自由和修行一樣,都會「退轉」。因為社會的活動中有許多人性的陷阱,這些陷阱使得每一個世代都得清醒地捍衛人權,否則就會進入退轉狀態。正如修行,若不提起力氣勇猛精進,就會被千思萬念的干擾牽引,停止昇華,陷於紅塵。

一個政府如何行使警察權是最清楚的人權指標。擁有合法的武力,要如何自律,如何在執行職務時避開自我膨脹的權力陷阱?其實就如修行一般,需要一顆時時維持清醒的腦袋。否則人民公僕就有成為蓋世太保的風險。

以臺海兩岸警察權為對比,人人都可清楚地看到一個自由的臺灣與一個不自由的中國。而遊走於兩岸的臺商,過去一直享有臺灣的自由,以及因為中共統戰需要所給予的特殊自由──建廠圈地、三減兩免、領導關照……所以儘管明知中國的人權問題,卻因為更清楚中共專政的手段,許多臺商總以保護自己在中國的投資為由,在支持中國人權的議題上缺席、沉默。

這是一種選擇,選擇不爭、選擇順服於強權、選擇接受強權所特許的自由,然後忽視其餘。但這樣的雙料自由,現在已經步向尾聲。臺商的雙料自由或將轉化為雙料枷鎖。

最近在臺灣,袁紅冰教授的《臺灣大劫難》成為人們熱議的暢銷書。熟知中共控制臺灣企圖的一些紅頂商人,也開始敏感地覺察到兔死狗烹,鳥盡弓藏的危機。

唐朝詩人賀知章有一首詩:「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未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一位少小離家的遊子,最後都被當成客人。到中國大陸投資的臺商,一輩子都是臺商而不會是認同為老鄉。

中共對臺商的一切優待,全部都以統戰臺灣的必要為前提。如果這個前提不存在,那麼一切優待也都會消失。如果自由的臺灣消失了,臺商在中國的所有的資產恐將一併消融。

中共欲掌控臺灣的勢態明確,但自由的臺灣卻不會甘於淪落極權之手。中共二零一二年的對臺計劃(文攻不成則武攻)不實施則已,一實施必將導致反彈。因為有多少的作用力就有多少的反作用力,這是物理的定律。而首當其衝承受這些力量傾輒的,必然是臺商。

「臺商將明白什麼是兔死狗烹。」這是一位穿梭在國共間拉線的臺商近期的焦慮。這項焦慮在二零一二年或許將成為許多臺商不願面對但卻躲不過的夢魘。可是現在還不到絕望的時候。所謂「千金難買早知道」,能夠預見結果,就有機會自救。如果還不睜眼看清局勢,屆時也只有徒呼負負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