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國進民退現象的本質與後果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商學院教授

       進民退,是目前中國經濟、企業和輿論界人士眾說紛紜、意見相左的話題。中國文字的確有其神傳文化的特色,一個被廣泛使用的名詞,卻不被人們細心追究;而一旦細心研究,人們往往能發現其背後的內涵。「國進民退」四個字,就是這樣的一個通俗易懂,而又內藏玄機的詞彙。


中國經濟國進民退的本質,值得進一步探索。蒙牛公司是國進民退的受害者之一,圖為蒙牛的運作控制室。(Getty Images)

國進民退的表面

國進民退,是說那些壟斷性的大型國企進軍某些行業,強力收編與之競爭的民企。比如,報導的案例有中糧入資蒙牛,中化收編民營化肥廠,五礦和中鋼收編民營鋼廠等。中國經濟學家在激辯國進民退時,認為在不公平競爭下,國企每年要少交一萬億人民幣的地租;而山西煤炭業的重組,被認為是其中最典型的案例。

據BBC報導,連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的官員都表示,對中國經濟構成最大威脅的,就是「國(企)進民(企)退」﹔這個威脅甚至比出口面臨困境及經濟泡沫都要嚴重得多。中共體制下,明白的官員還是有的,可惜人數可能不多;而即使有這些明白的人,最後他們也可能鬱鬱不得志,不能完全施展才華。

從表面看,國進民退已經遏制了民企的發展。山西煤炭業的整頓,國有資本掌握全面主導權,私營小煤礦被「整合」,活躍在山西煤礦的私人資本,尤其是五百億人民幣的浙商資金,頓時去向未卜。當初他們每元人民幣的投資,會拿回幾分錢呢?要知道,國企本來就有融資的優勢,有政府準財政的支持。沒有政府背景,又面臨吞併的壓力,民營企業必定步履維艱。

受打擊的浙商在命運未卜之時,說要「全力配合」政府。但這些聰明的商人顯然意識到了什麼,所以他們公開呼籲,要求有「公正開放的市場經濟秩序」,以確保民營經濟的進一步發展。

國進民退的內涵

「公正開放的市場經濟秩序」的缺乏,原因何在?這是人們必須明確發問,並有權得到明確回答的問題。國進民退的出現,還證實了人們對中國社會另外一個由來已久的觀察和論斷。

「國」與「民」,在正常社會應該是統一的。比如「國民生產總值」(GDP)中,國即是民,國家由全民組成;民亦為國,全民構成國家主體。中國的「國進民退」,如果「國企」是人民的,為什麼要擔心「民」的利益倒退呢?顯然,在使用這個詞的人們的心中,包括承認或否認「國進民退」這個說法的官員的心目中,這裏的「國」與「民」是不統一的,而且是對立的、矛盾的,甚至勢不兩立的。

那麼,誰是「國」、誰又是「民」呢?這涉及到了中國的國家機器、國家企業、國家財富,是在什麼人的手中,這樣一個所有權的問題。這也是海內外人們所呼籲的,「中共」和「中國」的區分這樣一個關鍵的命題。

國進民退的本質

國進民退引起國人的反彈,是因為其掠奪的本質,是特權的掠奪進入更加細緻、精微和不擇手段化的結果。其本質不只是經濟上的,更是政治上的,是出於維護集權統治的需要的。

國進民退的原因,從根本上來說,是當局不能容忍私營企業、私營產權和財富的私有制。而不能容忍私有產權,而又大肆擴大其既得利益集團的私人財產,是因為他們自己的財產有專政力量的保護,所以他們根本不在乎民眾的私人財產時時刻刻在被強制拆遷者、城管和截訪人員所剝奪。

研究近代史的章立凡認為,中國近代有兩次「國進民退」。一次是抗戰前後的國家金融壟斷,國家控制戰爭資源,和官僚資本借國家資本的軀殼崛起。一次是中共統治之始,國家對資本主義工商業採取利用、限制、改造、沒收等手段,推行國家資本主義、統購統銷和農業合作化。

中共的「社會主義改造」,以及因此建立的計畫經濟模式,在一九七八年被中國農民拋棄之後,人們漸漸忘記了當年的劣行。尤其是近二十年來,當私人企業、私人資本有了些許發展空間後,人們更是以為中國已經擺脫了共產主義的夢魘。遺憾的是,國進民退的到來,正是夢魘的回歸,提醒人們不要忘記究竟是誰在真正左右中國社會財富和資源的劃分。

國進民退對經濟的影響,在於其使低效率的國企效率更低,嚴格的政府控制變得更加嚴格,壟斷集團和權力、知識精英聯合的既得利益集團,更能將財富集中化、並更加易於與權力進行交換。而民營企業,將越發在狹小的空間內苦苦掙扎。

國進民退的結果

耶魯大學陳志武教授認為,國進民退會有五大後果,包括經濟模式轉型、減少對出口和投資的依賴,會難以實現;就業增長會走下坡路;老百姓收入下降的壓力會越來越大;產業結構的調整會非常不利;以及民主法治的進程會停滯不前。

五項後果之外更嚴重的,是國進民退加劇,會使財富進一步分化,進一步與權力的分化相重疊。而高度結合的權力和財富,會進一步確保權力和財富不會永久的失去。若此,黎民百姓就沒有太多的生路了,中產階級的夢更加遙遙無期。也因此,每年七、八萬起的大規模維權抗暴會進一步推進,憤怒的人們會用吐沫星子淹沒占人口5%、占據了所有權力和財富、總數六千萬的中共黨員。

第一次國進民退,章立凡認為,是軍事失利之外,國民黨在大陸落敗的深層原因。而這次的國進民退,難道歷史會重演,成為共產黨的陷阱嗎?人們還要拭目以待。◇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