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家在他鄉】在美國打911的經歷

?"
(Clipart)

這個流感盛行的季節,我們一家因工作關係來到美國定居,因為女兒的關係,經歷了一次打911的過程,感觸良多。

那是某個下午,我從樓下的辦公室上來準備接兒子放學。樓上很安靜,沒有兩歲女兒的吵鬧聲。我以為她可能還沒起床,當我走到茶几前,卻看到女兒側臥在地,眼睛微閉,口吐白沫,嘴唇已經發紫了。我和老媽大驚失色,趕緊把女兒抱到水池前,試圖拍她的背讓她嘔吐,女兒還是沒有動靜和哭聲。

驚慌之餘,我立刻撥了911,裡面有個男聲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我結結巴巴地在心跳過速的情況下,告訴他女兒病的很重,已經不認識我了。他問了我一些關於女兒的問題和我的地址,然後安慰我說,急救車已經在路上。但是為了確保這個過程中,女兒不會發生更加嚴重的狀況,他一直問我女兒的病情,這時,女兒終於被老媽拍出了哭聲,我鬆了 口氣,電話那邊的工作人員好像也鬆了口氣。

伴隨著鳴笛聲,救護車來得很快,可能也就是五分鐘之內。我抱著女兒打開門,五、六個人抬著擔架衝進來,接過女兒立刻施行救治。我則被另一個工作人員詢問問題,有一個像是警察的女士,老是問我孩子是不是從床上摔下來的,還特地去看了女兒睡覺的地方。混亂的我也搞不清楚,他們到底誰是醫生,誰是警察。但有這麼多人在給女兒施救,我的心情總算平復一些。

基本檢查完畢後,急救人員打算把女兒送到醫院,這時候,大家都知道女兒沒有生命危險了,氣氛變得相對輕鬆。家裡門也沒有鎖,我什麼也沒有帶,就和急救車一起去醫院了。女兒光著身子坐在救護車裡,很不高興,老要媽媽抱,但是我不能抱她。一個急救人員繼續監測女兒的狀況,另一個則拿上一個小玩具熊,做出各種動作,試圖讓女兒高興,但女兒可能太不舒服了,臉上硬是一個笑容也沒有擠出來。

意識到女兒沒有大礙後,我很抱歉地對急救人員說,我是因為甲流的流行,太過擔心了。他們安慰我說:「it is good to call 」,我也只能借此給自己的過於慌亂壯膽了。

到了醫院,有人等在門口,擔架直接被送到了病房。急救人員依然陪著女兒,直到給她安頓好,醫生也來了,又是一番檢查。

經過了大概兩個小時的驗血、驗尿和拍X 光片。醫生做出診斷,是因為急速上升的體溫引起高燒驚厥。醫生和我聊了幾句,大概看我連驚厥是什麼都不知道,就走了。

很快我收到兩份很詳細的診斷報告,上面解釋了病症和注意事項,如何處理等等。先生在護理人員通知我可以帶女兒回家時,也匆忙地趕來,醫院得知我們來美不久,沒有買醫療保險後,便給了我一份申請資助的表格。隨後,我們一起將女兒帶回了家。

通過這次打911的經歷,我感到美國醫療體系人性化的一面,目前為止,我沒有給醫院和救護人員一份錢,甚至都沒有提供他們任何身份證明。急症的費用是很貴,但生命無價,如果女兒真有個三長兩短,或因為沒有現金看醫生而被置之門外,那又是怎樣的心情!

想起一個四十多歲已退休的中國朋友曾經說,給孩子們留多少錢都並不重要,我們把他們帶到國外來,就是給他們提供了最好的生存環境。◇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