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臘哲人蘇格拉底教人敬神守德,卻被雅典檢察官判鴆死,當時他說的那句話,此時更覺意味深長──我去死,而你們去活,哪一個更好,唯有神才知道。

  江澤民退位後一直擅權干政,厚顏不下,不時登台亮相,向外界擺明中南海存在兩個權力中心。特別是今年,開年即在上海高調亮相,會見地方政要,發表講話,與胡錦濤公然唱對台戲;十七屆四中全會結束時,又在北京「六十年成就」展覽會現身,排位僅次於胡,擠在「黨和國家領導人」之列。

  更搶眼的是十一閱兵式上,江澤民排在第二號人物,與胡錦濤一起在天安門揮手,電視出鏡二十多次,出盡風頭。至今,江的亮相皆為其影響力和權威的顯示,表明江系地位依然穩固。在上海幫和團派的權鬥中,在十八大人事布局的開打上,「胡核心」與「江核心」角力的勝負,透過其人亮相即可窺見端倪。

  如人所知,江澤民如此戀棧,是因深知一手挑起的鎮壓法輪功,一旦失去權位必定遭到清算,所以死命抓權,力保江家勢力不變,軍隊掌控手中,自己選的 「王儲」能如期接班,這樣事情就不會在他活著的時候發生。中國沒有民主機制,沒有司法獨立,一黨獨裁下,政治鬥爭是勝者為王,敗者寇,只要大權在握,罪惡滔天又奈其何。

  幸而,暴君之上,還有老天爺,事情的發展真應了一句俗話:人算不如天算。近日西班牙法庭裁定,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江澤民、羅幹、薄熙來、賈慶林、吳官正五名迫害法輪功的元凶;若被告罪名成立,將面臨至少二十年徒刑,進入任何一個與西班牙簽訂引渡條約的國家,都將面臨被逮捕。該司法行動轟動了世界,震驚了那些犯下反人類罪的中共官員,更晴天霹靂般擊碎了江的算盤。

  欠債還債,殺人償命,是為公理。如果一個時代可以允許濫殺無辜,可以允許無視他人的苦難,這個時代的一切文明發展都是沒有意義的。西班牙法庭的開審,維護了人類的正義和尊嚴,讓全世界人民再次看到,迫害法輪功的罪惡必須停止,參與迫害的元凶必受嚴懲。沒有什麼比這更讓江澤民及其死黨惶恐的了,他的一切拼死權爭,都是為了逃脫罪責,卻想不到即使國內沒法控告,也要面對國際刑事司法的追訴,按照普遍管轄權原則,他們將無處可逃。

  筆者愚鈍,以前看到這個雙手沾滿了血跡的罪魁還活得挺逍遙,還能坐擁半壁江山頻頻亮相,曾經想過天理何在,而今方才明白,這禍首可不就得活著,因為上天給他準備了一個最後的亮相──在歷史的審判台上面對全球公審,而在這之前其所有的得意忘形,都不過是為了反襯這個致命的亮相,都不過是老天在撲朔迷離中鋪設這個最終的結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