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為了「您」奉獻一生 訪萬海紀念館長全寶三

?"
全寶三館長講述韓龍雲的獨立運動。

憑著意志,全寶三執守萬海紀念館,數十年如一日,儘管入不敷出,幸福卻真切。一如韓國民族詩人萬海的詩中所說,唯有看著好畫、好字、文化遺產,在那裡才會感受到幸福。

文、攝影 ◎ 趙潤德   譯 ◎ 朴蓮

滿乘客的巴士吃力地行駛在圍繞在南漢山城的崎嶇的山路上。透過朦朧的晨霧正值秋季的山巒一點點地呈現了出來,如一眼望不到邊際的一幅巨大風景。就如季節輪轉變化一樣,所有生命也是如此。

爬行在崎嶇山路上的巴士終於完成了旅程,停在南漢山城的南門前,遠處座落在守護將臺俯瞰的山坡上的韓式兩層住宅樓映入眼簾,空氣中瀰漫著清涼的松樹香氣,忽然飛起的山鳥打破了這無償忘我的寂靜。

「歡迎光臨!」我被接待員引到二樓一間三面都是玻璃窗的寬敞房間,如室內垂掛一幅美畫一樣,透過明亮的玻璃窗南漢山城的風景,一眼望不到邊。

「好嗎?趁涼之前趕緊喝杯茶吧?」質樸的茶器,好人、好茶、美景,如再吟上一首詩,是再適合不過的地方。

主人萬海博物館館長金寶三,現任新丘大學媒體資訊科教授,京畿道博物館協議會長,歷任韓國私立博物館協議長。中學時代接觸萬海韓龍雲的詩作後,全寶三就與萬海結下不解之緣,並用盡一生研究萬海,把自己所有財產用來籌建「萬海博物館」。
 


立於萬海紀念館前的韓龍雲銅像。


萬海紀念館全貌。

建造、經營皆自己動手

「博物館是親手建造起來的嗎?構造很特殊。」我環顧四周後,詢問道。

「不知道的人以為是國建的,十五年前把自己的住宅樓賣掉以後,建立了這個博物館。因為自己是教授,沒有賺太多的錢,所以曾費腦筋研究了一番。你猜猜這個地板是什麼材料的?是軟木,因為這裡是山中,這個材料可以使暖房效率極大化,一旦受熱不易涼下來。一樓是博物館沒有窗戶,使用照明燈。二樓為了終日都能接受陽光,窗戶都很大,還可以把窗外景觀都接收進來。因是自己直接管理,所以在這裡生活,管理兼運營都是自己直接做。」全寶三驕傲地說。

起初萬海博物館建在城北洞尋牛莊,全寶三說:「一九八一年十月,在『尋牛莊』開了紀念館。但是那地方偏僻,交通不方便,一個月只來了十幾個人,無論內容怎麼好,沒有人欣賞都是沒用的,後來我決定去找人潮多,且對文化有熱情的地方,於是想起了南漢山城,這裡每年來往三百多人,何況南漢山城還堅守自己民族的場所,和萬海的愛國精神一脈相通,所以一九九零年就搬遷到南漢山城。」

如今一年間大約有三萬多人來過,就算不做宣傳,登山的人路過看到了都會進來參觀。」輕鬆淡泊的態度,不用多餘的言語就說明金寶三的經營哲學。

不過全寶三也走過一段艱難的經營路,「運營費一直是個問題,開始是憑著意志做的,但是做了以後發現沒有收益,支出卻一直在繼續,我們是想要獲得幸福,但是幸福的路是什麼?最終就像萬海的詩裡說的一樣,唯有看著好畫、好字、文化遺產,在那裡才會感受到幸福的。」全寶三淡淡地說著,彷彿那些好書好畫是他生命的全部。

與《您的沉默》相遇

年屆耳順,頭髮斑白的他,為了萬海奉獻一生的理由到底是什麼?儘管沒人認同他的做法,固守在這一條路上的理由是什麼呢?原來,金寶三與萬海有命運降臨般的因緣。.

在一九六零年代的江源道江陵,有個人口不到十萬人的小城市,交通也不發達,來往的人十年期間從沒改變過,總是那些人,一直是和同樣的人訴說著同樣的話,對少年來說只是時間無聊的延續。

但是就如沙漠中出現綠洲一樣,有一群僧侶們搭著背搭出現了,少年馬上跑到一和尚前面,行了個禮,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問道:「師父,人死了會去哪裡?」「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是什麼?」和尚對於少年的提問,儘管用心回答,但少年仍不懂得那是什麼意思。「師父,我不懂,請您再告訴我輪迴是什麼?」和尚拿出一本書送給少年,書名是《您的沉默》,少年打開書看了一下,嚇了一跳,那麼多難解的東西,盡在其中。

「『 啊,您走了,我的得您走了……』哦,這是色即是空?『啊,您雖然走了,但是我並沒有送走您……』哦,這是空即是色。『沒有風的空中,打著垂直的波紋靜靜飄落下來的梧桐葉,是誰的腳印?』啊,這個說的是無名的狀態!」

少年完全沉浸在書裡,把詩背了下來,加上自己的理解還講給周遭朋友聽。對於萬海韓龍雲一點都不知道的朋友們,也把他的話當成有趣的故事在聽。

時間飛逝,少年已成為高二的學生,在第一節國語課上,打開書一看,內容是近代詩人的作品——韓龍雲的〈無法知道〉入眼簾。朋友們也都小聲說:「這就是寶三說的那個人?韓龍雲的詩出現在教科書上了!」

對於韓龍雲的詩,金寶三理解深刻,不僅是單純地理解詩句的文字程度,內在的萬海的宇宙論式的世界觀,他都洞徹到了。

「那時候開始,下決心一生都要研究萬海嗎?」聽完了金寶三年少時的故事,我不禁發問。

「是呀,如果我長大以後,有能力的話,我也要說上一句,當時我是那麼想的。如果不理解萬海的宇宙論式的世界觀,就不會理解萬海的題為〈無法知道〉的那首詩,那是很難理解的一首詩,後來又在首爾收集了很多有關萬海的資料,就那樣度過了近四十年的歲月。」金寶三悠悠地回答著,神情似乎還停留在過去。

「《您的沉默》詩集,就有一百六十版本,外國語就有八種,光詩集種類這麼多在世界上也是驚人的事。一九二六年的《您的沉默》是初版,一九四三年再版,解放後漢城圖書株式會社出版的再版都在這裡,別的地方沒有,這些書沒多久就會被指定為近代文化遺產,保存原形的才是初刊本,在文學上是相當重要的。」

重新看萬海


萬海韓龍雲檔案照。

萬海韓龍雲(一八七九~一九四四年)是代表韓國的民族詩人,又是獨立運動家,也是偉大思想家,是唯一一直到最後堅守在首爾的人,曾是「三一運動」先鋒人物,他在距光復一年前,因營養失調結束了一生。是從來不容納一點不義的事,剛直毅然的一個人。」

研讀了一些當時的歷史,我也對當時的情境感到好奇,「當時叛變的人多嗎?」

「當然,親日問題起頭的就在那時。萬海沒有叛變,是唯一堂堂的留在首爾的人。為什麼?主要是因為是萬海有帶有哲學性的明確的思想。他認為利用武力壓迫他人的日本人,只會失敗,以刀槍起家的國家,必將會亡在刀槍下。擁有著日本的歷史,擁有著日本的文化,生活在日本才是日本的真正和平,日本人拿著日本的文化要在朝鮮生活下去是不可能的,否定別人的存在的人,同樣也會被別人否定他們的存在。萬海主張的『東洋和評論』,日本就應像個日本的樣子,中國就應像個中國的樣子,北韓就得像個北韓的樣子,在這基礎上互相需要協力的時候就互相協力。萬海是愛日本的。」

聽完上面的言論,我滿腹疑問說到:「獨立鬥士怎麼會愛日本?」

「他是批判日本的君主主義、侵略主義、殖民主義思想,對於日本人、日本文化和歷史,萬海還是珍愛的。雖然對抗日本殖民地主義,就對日本的所有東西都反對,這是不對的,這世上所有的生命都需要自由,就像那個石頭有轆的性質,為了不讓石頭轆下去,定個橛子固定住,你說石頭的轆的自由性質強?還是定橛子的力量強?萬海主張日本應放棄定橛子般的殖民地政策、侵略主義、君主主義,那才是日本的生路,所以喜歡萬海的日本學者也很多。」金寶三解釋。

「萬海精神用一句話說明,是什麼?」我想全寶山十分想了解他是怎麼看萬海的。

「自由和平思想,但是那個自由用西洋思想理解不可以。西洋人相對自由得很,從某種地方開始的自由。萬海的自由不是那樣的,他是指沒有阻擋的絕對自由,他說的和平是指承認其他東西的存在。所有事物都存在,就因平等才不受其他的干涉。自由和平等被打亂的話和平就不會有了。萬海搞獨立運動不是哪天頭腦一熱才做的,是因為悟到了世間的理,所以沒有屈服,因為懂得正義所以才會堂堂正正的。」

萬海的詩含有很深的哲學,全寶三館長採訪途中喝著茶,還朗誦著萬海的詩。

「詩《您的沉默》中的『您』意味什麼?」

「您是什麼,人們總是找那個,不是那麼回事,主語是沉默,因為那個沉默是很難理解的詞,所以萬海在前面加了個很普遍的您,重要的是沉默,那個沉默說明了寂滅的根源世界。根據環境與條件變化的現象就來自於那個根源,根源和現象的關係明白才會理解。」

 


《您的沉默》初刊本。

 


在日本帝國統治下,一九一八年九月萬海韓龍雲編輯的愛國刊物《惟心》創刊,但因日本的鎮壓只發行了三期。

今生為了還債

「您最喜歡的詩是什麼?」我接著問。

「我喜歡《渡船和行人》。『我是渡船,你是行人,你用帶著泥巴的腳踩了我』,看似容易,但是那裡面有很深奧的故事,『我和你,行人和渡船』,隨著把這四個詞顛倒位置組合,也可能展現出來的是欲望,也能展現出昇華的精神境界,如:我是行人,你是渡船,我用帶著泥巴的腳把你踩著過去了,這就不是詩了。萬海是偉大的語言魔術師,把廣闊的世界用詩展現給我們,這不僅是單純的詩集,也是它是哲學,是給我們民族留下的醒悟的歌曲。」

臨別前問了他一句,相信輪迴的話,前生他認為自己是什麼呢?他說「欠萬海很多債的人,所以現在在這樣子還債。」回望靈秀山間的靜默雅致的萬海博物館,想著全寶三為了紀念萬海投注近半生心血,何嘗不是前世因緣所牽?◇


萬海紀念館陳展韓龍雲詩作及文物。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