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哥本哈根鬩牆與人類的小我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商學院教授

初中的女兒常會問些問題,讓老爸一下子回答不了。那天她問到,中國有多少年的歷史。我說你們中文老師沒講嗎?有五千年的歷史。她緊接著又問,那為什麼中國還是「發展中」國家,而美國只用了兩百年,就變成「發達」國家了呢?我幾乎本能的要按以前被灌輸的標準答案來回答,說是因為三座大山壓頂、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國民黨反動派等原因,但隨即覺得那些回答蒼白無力,自己都說服不了自己,就不知該如何回答,只好無言以對,看著她歪著頭、得意的在一邊微笑著。

富國和窮國的紛爭

丹麥哥本哈根舉行的聯合國氣候大會,越看越讓人喪氣。這是一個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的紛爭,也是富國和窮國的紛爭。喪氣之後再一想,這國際社會也就不過若此,本來也不必抱太大的希望。

哥本哈根傳來的訊息撲朔迷離,在京都協議、溫室氣體減排、碳指標、減碳協議等讓人眼花撩亂的名詞背後,其實是財富和慾望的紛爭;它與一個一般家庭內的是非,也相差無幾。如果用家庭做比喻,也許更能揭示各國間分歧的原因。

用家庭做比方,一邊是「地球母親」,一百九十二個與會國可算作一百九十二個兄弟。家裡本來都好,許多年前,從工業革命開始,長兄開始抽煙,弄得屋裡烏煙瘴氣。許多年後,人們意識到抽煙的危害,不抽了,要通風排氣。但小弟不幹,說你當年享受了,把屋裡空氣弄髒,現在不讓我們抽,我們不幹,我們也要抽。大的說,你們知道吸煙是有害的;這樣吧,如果你們能少抽或者不抽,我們可以給你們些錢,這樣對全家都好。小兄弟說,那要看你給多少,少了我們還是要抽。

所謂的氣體減排,無非是爭論多抽一根、少抽一根,或者我少抽一根你給我多少錢,或者我不抽煙了,你把你的玩具(新技術)給我一點兒,如此而已。兄弟爭執不休,地球母親就只好搖頭。各國代表爭論不休,世界人民也只好搖頭。


聯合國哥本哈根氣候大會之爭,猶如兄弟之鬩於牆。會議體現了末法時期人類的自私、貪婪和人人為小我的努力。圖為哥本哈根會議的開幕式。(AFP)

各國利益的平衡?

哥本哈根大會成敗的關鍵,是找到各國利益的平衡點。成員國分成了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兩個陣營;而發展中國家之中,中國既參加由中國、印度、南非和巴西組成的「基礎四國」,又參加另外一個中國加七十七國集團的團體。以圖瓦盧為代表,三十九個小島國的聯盟則是另外一個利益集團。任何有約束力的大會文件,必須找到各國利益的平衡點。中國及印度等國曾杯葛會議,要求已發展國家承擔更大的責任,使正式會議幾乎被取消。這個利益的平衡點找得到嗎?這是人們普遍懷疑的。

發達國家當然必須為全球氣候惡化負主要責任,但問題是,提高能源效率、降低單位生產碳排量的先進技術,仍然有很高的成本。換句話說,享受清潔的空氣,今天已經不是人們跑到郊外就能得到的了,因為發展中國家低成本、低技術的大規模生產,人們必須付出更高昂的代價,才能享受我們的祖先不出門就可以享受的奢侈。

有些東西也的確難以下咽,比如森林火災,如果把它列入碳排放,美國顯然難以接受。有意思的是,歐洲對中、美同時施壓,要求這兩個世界最大碳污染國讓步,促成通過新的協定,因為兩國占了全世界排放量的一半。

金錢的遊戲

歐盟承諾幫助貧窮國家應對氣候變化,準備提供一百多億美元,日本也準備在三年內提供一百億的援助,但發展中國家認為這個數字「微不足道」。世界銀行說,未來四十年,每年在調整氣候變化需要一千億美元。美國表示會公平分攤,但不能提出任何保證。

中國的打算,是利用美歐每年數十億美元的援助,幫助自己轉型為更清潔的增長模式。美國的抱怨,是中國已不再有資格獲得優待。應該說,美國宣布的在二零二零年前把碳排放較二零零五年的水平減少17%,是有可能得到國會立法通過的﹔而中國提出的在二零二零年前將碳強度(即每單位國內生產總值能耗)較二零零五年削減40%~45%,實際上可能意味,在總量上二零二零年時的碳排放量仍比二零零五年增加75%。

哥本哈根的難題

哥本哈根的角力,從根本上說,是人類道德水平的測驗,是人們對待小我的態度的考驗。紛爭中富國、窮國為利互相指責,窮國要求富國改變生活方式,或者補貼資金,其本質跟窮人要富人少開車、多步行,開小車不開大車,住小房不住大房,是一個道理。美國看來不會提出更多具體的做法,因為國會肯定不會同意,美國民眾也不願降低自己的生活水平。

即使是發展中國家的代表,包括中國政府的代表們,在大聲疾呼之後回到自己的國家,要他們放棄自己的豪宅、房車,他們做得到嗎?恐怕做不到。人與人之間,同一個社會的人之間,尚且如此;要求國與國之間為大我放棄利益、放棄舒適、放棄生活方式,實在是難上加難。

古語說,兄弟鬩於牆,共禦外侮。也許,人們陷入牆內之爭的原因,是因為不相信外來的威脅已經降臨。其實,今天的人們看到,工業革命時期的碳足跡問題現在非常嚴重;明天的人們呢?當他們回首看今天產業的污染、青藏高原的臭氧洞、人們對機器和電腦的高度依賴,難道不也醞釀著更新一輪的危機嗎?哥本哈根會議如果能讓人們從這個角度看我們的世界,也許就沒算白開。◇
 

您也許會喜歡